云南旅游:腾冲从北海湿地到江苴古镇(图)

      中华时报北京9月29日讯(记者冯赣勇)说来也真巧,记者腾冲行到达的当日正是9.18事变89周年纪念日。回首历史,当年发生的腾冲战役,就是抗日战争时期滇西缅北著名的战役之一,从1944年5月11日远征军20集团军强渡怒江至9月14日攻克腾冲城,历时127天。腾冲也是抗日战争夺取胜利的第一座城市。

飞虎公园(摄影:冯赣勇)

2020年9月18日下午,当记者一行驱车驶进腾冲,看到这座整洁的城市景观,到处洋溢着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真是心情很激动。特别是在前往蔺家寨时经过市中心那座位于飞虎公园中记载着一段令人难忘的抗战历史的雕像更是怦然心动。

飞虎雕像(摄影:冯赣勇)

飞虎公园中的这组雕塑造型是由一架腾空而起的战斗机和美国军官、空军飞行员、中国国民革命军军人和老百姓等八个人物组成。整体结构紧凑,人物造型刚健,表现出一种团结一致、英勇无畏的精神。

飞虎公园留影(摄影:王珏)

89年前,中国和盟军为运送抗战物资开辟了一条空中通道“驼峰航线”,“飞虎队”长期以来飞越著名的“驼峰”航线,支持中国的反法西斯战争。“驼峰”那是世界上著名的艰难航线,它始于1942年,终于二战结束。其中美国空军飞虎队参与作战,有几十位美军官兵牺牲于此。为纪念友军的战绩,在这里建立了这座纪念性的公园,它承载了中美合作的历史,表达了人们向往和平的愿望。

北海湿地(摄影:冯赣勇)

2020年9月19日上午记者离开下榻的中胜中州颐和酒店开启腾冲游的第二天行程。当天先后浏览了北海湿地、大龙井古镇、原乡栖花岭及江苴古镇等四个腾冲著名的自然与人文景观,虽然行程看似紧张但是身心却感到十分愉悦。

群山脚下的湿地(摄影:冯赣勇)

作为专职摄影师的黄文滔,是记者此行的司机兼导游,虽然小黄不是职业导游,但由于他是腾冲人,又常年从事拍摄工作,对当地的旅游资源十分了解,故对记者此行的行程也安排的井井有条。

湖中泛舟(摄影:冯赣勇)

我们首站驱车来到位于腾冲城外北向大约12公里处的北海湿地一游。这里海拔为1731米,景色秀美,四面环山,地理位置特殊,属高原火山堰塞湖生态系统,大片漂浮于水面的陆地;犹如在五彩缤纷的巨型花毯,具有生物多样性复杂、生产力极高的特征。

游船码头(摄影:冯赣勇)

走进湿地,只见沿着庞大水域的湖水一侧是观光栈道,游客既可以漫步而行,也可乘景区观光车一游。小黄介绍说,这里于1994年被首批公布为中国33个重点保护湿地之一,也是云南省内唯一的一个国家级湿地保护区。现在湿地保护区的面积达到了24439亩,湿地核心区域面积有804亩。

湿地留影(摄影:黄文滔)

北海湿地的整个草甸子都是漂浮在湖面上的,人们把它称之为草排或者海排。它是由各种水草的草须经过千万年的生长不断串接而成的,平均的厚度大概有一米左右,最厚的地方有两米,像这样厚度的草排在全国范围内也非常罕见。

划草排(摄影:冯赣勇)

记者顺湖而游,看到有几位游客站在一块长方形的“草”上,分别用手中的竹竿当浆在湖中缓慢地游动,原来这就是湿地的一个独特旅游项目草排。不知何故,记者看着站在草排上穿着救生衣划水的游客感觉有点悬,如果几个人掌握不好平衡,有可能会落水吧?小黄笑着说,我的担心是多余的,这种划草排其实既安全又充满着趣味性,很受游客的喜爱。

辽阔的湿地(摄影:冯赣勇)

北海湿地的形成,是由于亿万年前周围的火山喷发流出的岩浆,堵住了地下水的出水口汇积成湖,火山灰撒落到湖面上,经过长年累月的沉积之后,通过不同的途径带来了草种,随着这些野草不断的生长,慢慢的也就构成了这片漂浮在湖面上的大草甸。

湿地岸畔景观(摄影:冯赣勇)

这些水草和草排不仅能吸附和分解水和空气中的杂质,对一些有毒物质还能起到消除毒素净化水质的作用,并且能调节气候,保持生态平衡。因此湿地也被科学家称为“地球之肾”。它与森林、海洋并称为“地球的三大呼吸系统”。

水上风光(摄影:冯赣勇)

据说,这里的景色会随着一年四季而不停的变化。在春末夏初,湿地上开满了妖娆的紫蓝色鸢尾兰;到了夏季,乳白色的野生睡莲依着绿色的花萼纷纷绽放,给人带来一丝丝清香。

湿地湖上水鸟(摄影:冯赣勇)

秋天的湿地是多彩的,有绿色的茭白和芦苇,桃红色的金凤花,紫色的水葫芦花,还有大片的鹅毛玉凤花;冬季,湿地是水鸟的乐园,它是北方鸟类向东南亚迁徙的重要中转站和补给站。一年四季的景色,都会留有余韵,令到此的游人流连忘返。

湿地一角(摄影:冯赣勇)

离开北海湿地,用过午饭后来到当日下榻于大龙井古镇上的璞宿边城客栈。大龙井古镇是人们喜欢的流连之所,这里独具韵味的徽式建筑群,会令人对百千年前古人传统文化生活产生无尽的遐想。

大龙井古镇(摄影:冯赣勇)

大龙井古镇位于腾冲曲石镇,这是雅居乐创建的一座现代化的仿古小镇,面积36000平米。漫步徜徉古镇,这里多条街巷纵横期间,分别坐落着酒楼、书院等造型多元的所在,每到一处其个性化的门面都会让你驻足用手机或相机留下瞬间的定格,让你慢慢地品味。

古镇一角(摄影:冯赣勇)

大龙井古镇是从建筑、文化、艺术等等方面仿古的小镇,它的最大特点之一是就像在农村一样几乎找不到相同的两户人家,移步景换。古镇以明清建筑为蓝本,同时,客栈、戏台、酒吧、购物街、特色餐饮应有尽有。漫步于此,尽情徜徉于惬意的生活之中。

璞宿边城客房(摄影:邵田子)

记者下榻的璞宿边城客栈虽说是民宿,但其内中的设施绝对可以和星级饭店媲美。这里共有三层,据说共计十几个大床间和标准间。记者住在一层庭院的一间标准房,宽敞明亮的室内空间,独立分室上档次的洗浴与卫生间,感觉住在这里十分舒服和惬意。夜幕降临时分,挂着大红色灯笼的中庭,虽然不大,绿植点缀,很有情调。

与邵田子留影(摄影:黄文滔)

这家客栈的老板是位80后的美女叫邵田子,记者跟她聊天得知,她是湖北黄冈人,跟着父母来到这里创业,邵田子和妹妹邵末子共同经营着这家客栈。刚来时邵田子还有些想法,觉得自己年纪轻轻的干这个没什么意思,但是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经营,她已经深深地爱上了这座古镇以及她的这座客栈。

古镇风光(摄影:冯赣勇)

的确,在记者看来,这里也是值得在此奋斗的一片广阔天地。古镇上一幢幢或聚集或散落各处的田园,一块块遍满红色灌木水草的漂亮的湿地,这些自然与人文的美景在大龙井相得益彰,真是一处好似世外桃源的地方。

古镇夜色(摄影:冯赣勇)

特别是漫步夜色中的古镇街道上更是一种难得的美妙享受……这里的天气不冷不热,一阵清风徐来更是令人感到神清气爽。仰头一望星光点点闪烁在青色的夜空中,低头平视古镇街道两侧灯火阑珊。

高黎贡山书院(摄影:冯赣勇)

记者来到镇头,走进高黎贡山书院,里面一股书的清香扑面而来,这里与古镇的氛围如此搭调,透着一种用语言表述不清的文化与和谐……夜游大龙井古镇,给人留下的是一个难忘的美好夜晚。

古镇大戏台(摄影:冯赣勇)

翌日清晨,走出大龙井古镇下榻的璞宿边城客栈晨练健步走,突然发现门前不远的大戏台上空无一人,于是记者在台上练了一遍《八段锦》感觉好爽,之后在戏台上拍下了凌晨静谧的大龙井古镇一角。

古镇街头雕像(摄影:冯赣勇)

古镇有依托。古镇依托丰富的自然资源和深厚的文化底蕴应运而生。给你一个“古色古香”的家。这是现代人心灵的精神契合,是对慢生活追求的渴望,诗与时光飘到这里就有了着落,一切安然静好,我们在这里回到了最初美好的模样。一方一净土,一念一天堂。大龙井古镇,心灵所归之处。

栖花岭留影(摄影:黄文滔)

腾冲原乡栖花岭是记者腾冲游的第三站。当日在下榻的璞宿边城客栈午休后,黄文滔驱车带我们驶抵坐落于高黎贡山山脚下的风景区,这里是一个集花海观光、游乐体验、运动康体、亲子娱乐、田园度假于一体的综合性旅游度假景区。

栖花岭风光(摄影:冯赣勇)

乘观光车驶进景区顺着观光栈道驱车而行,眼前的景色令人目不暇接,这里由缤纷花海世界、悦动嬉水乐园、运动拓展乐园、亲子乐活世界和田园牧歌乐园5大主题分区组成,其间30个各具特色的景点错落分布,7大湖泊如珍珠般散落,人们乘车经过8个别有趣味的观光车站,令人沉浸于高黎贡山下的花意爱恋,纵情在山林河湖的妙趣画卷之间。

栖花岭留影(摄影:黄文滔)

腾冲人文历史深厚,自然条件优越,旅游资源丰富,故此原乡栖花岭景区孕育而生。走进原乡栖花岭,玫瑰月季夹道迎接,抬头可见烂漫银杏,往里走,还能看到漫天飘舞的马鞭草,原乡栖花岭处处散发出独特韵味。

蓝天下的栖花岭(摄影:冯赣勇)

据说,炎夏时节,到原乡栖花岭避暑是再合适不过的选择,这里全年300多天有湛蓝的天空和明媚的阳光。走上原乡栖花岭景观大道,无时无刻不被原乡各色美景所震撼,而沿途绿树掩映中隐约可见的建筑,又让人体会到建筑与自然和谐相生的魅力。

江苴古镇(摄影:冯赣勇)

腾冲游的最后一站,黄文滔驱车带我们来到高黎贡山脚下的江苴古镇。这里是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外景拍摄地之一,当年腾冲抗日县政府遗址就坐落于古村中。这里还是当年茶马古道的必经之路。

走进江苴古镇(摄影:冯赣勇)

江苴古镇地处腾冲县北部,距市区40公里左右。历史上这里是丝绸古道中重要的一段,是南方丝绸古道翻越高黎贡山后的一个重要驿站,历史上“走夷方、到印度、贩洋沙、运珠宝”的商队、马帮常在此歇脚。

古镇留影(摄影:黄文滔)

从保山穿越高黎贡山经南斋公房,下山来到这里,由于这里特殊的地理位置就形成了一个非常热闹的古道驿站,西去东来的客商上山到这里是第一站,下山的马帮到这里是最后一站,当时这里是草料、食物的重要补给站。

古镇老屋(摄影:冯赣勇)

汉朝时,滇西南“汉辟五尺道”开始创建,穿越澜沧江、怒江,翻越高黎贡山而来的古道途经江苴,成就了滇西最繁忙的“官道”。元明清时期,永昌丝绸古道,翻越高黎贡山经江苴。石板路铺就的街道,历经风尘仍不失气派姿态的建筑,仿佛仍在述说往日盛景。

古镇留影(摄影:黄文滔)

走进古镇令人能深刻感受到一种时代的沧桑感,这里至今仍有大量的古建筑留存。据相关资料,1942年5月10日腾冲沦陷后,在江苴成立了腾冲临时县务委员会,推举张问德老先生为抗日临时县政府县长,并开始在江苴文昌宫办公,开办抗日训练班、组织民众抢运战略物资、收留远征军伤病员,曾在短时间内聚集一千余抗日志士举起了抗日大旗。《我的团长我的团》里收容站的取景地即为江苴文昌宫。

腾冲抗日政府旧址(摄影:冯赣勇)

1942年5月日本法西斯占领腾冲。1944年5月中国远征军第二十集团军发起反攻腾冲的战役,就在这条线上,中国远征军与日军作战十多天,战争异常惨烈,日军尸横遍野,中国远征军官兵也用鲜血染红了这条古道。

古镇街巷(摄影:冯赣勇)

如今在江苴古镇街道两旁的民居墙板上看到的一个个的弹孔眼,都在告诉今天的人们战争悲壮与惨烈。年纪大一些的村民还对这场战争记忆犹新。

旧址院落一角(摄影:黄文滔)

走在街道上感受着思绪在历史和现实的时空中交融,说不清楚是哪条石板上还残留着马锅头的体温,哪块石头上曾留下过抗日将士们沸腾的热血,哪一段路上铺满了江苴人民对幸福的渴望和对战争的恐惧,是哪条石块见证了江苴街的繁荣与惨烈。

古镇驿站纪念石(摄影:冯赣勇)

抗战结束后,随着腾冲与外界联结通道的南移,江苴逐渐被历史遗忘,逐渐淡出了人们的记忆。江苴古镇小河绕村而过,鸡犬相闻,村人依旧在村头洗菜浣衣,水流的慢,生活不疾不徐,缕缕炊烟升腾,剧中那一顿猪肉白菜炖粉条,仿佛一个梦。

街巷石阶(摄影:冯赣勇)

江苴古镇很小,也很简陋,没有其它古镇那样雍容华贵的气质,眼前满是江苴古镇沧桑和酸楚的市景,但她却在腾冲有着重要的历史意义,今天的江苴古镇没有丝毫的矫揉造作,素面朝天的以她本真的容颜向人们展示着她的过往……

古镇沧桑(摄影:冯赣勇)

有人说,一个人从这个世界消失,是再也没有人记得他的时候。而江苴,正是这样一个身负旧日荣耀和伤痕的地方。军人之命,与国同殇。

宁静的古镇(摄影:冯赣勇)

那些曾经以此为据,南望南天门的人,和这一片热土,不该被忘记。正像电视剧《我的团长我的团》中团长里龙文章的一句:“岂曰无衣,与子同袍”值得他们被永远铭记。

茶马古道的记载(摄影:冯赣勇)

这里承载着腾冲太多的历史感伤和腾冲对外面世界的渴望。往日的喧嚣已经走远,今天的江苴古镇舔舐着战争的伤口,洗尽铅华,含蓄蕴藉、淡泊恬静、质朴率真。

定格古镇瞬间(摄影:黄文滔)

村旁清澈的小河水蜿蜓流淌,雄伟壮丽的高黎贡山滋润着古镇。难怪有许多来过江苴古镇的人都说他们看到了中国最美的乡村古镇!(图文:冯赣勇)

免责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及转载者本人,不代表平台观点和立场。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
2 +1

发表评论

需要登录才能评论!
CNR赣勇

CNR赣勇

擅长 旅游 文章的撰写

男,中共党员,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主任编辑记者

TA最受欢迎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