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9k
2k
0
9k

Comments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10 min ago
edit
delet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Post
首页
刘惠恕博克 2016年08月26日
点赞 0
0
4,490
中华民族的起源与中国传统疆域的拓定(下)    收藏
当日阅读次数:1    当日博文总阅读数: 896

中华民族的起源与中国传统疆域的拓定(下)

刘惠恕

唐代国界,经太宗、高宗父子两代经营,全盛之时,“北征突厥、薛延陀(今内蒙境)。西平吐谷浑(今青海)、高昌(今新疆境),服西域。东灭高句丽(今朝鲜北部,辽宁东部)、百济。于是国境所及:东至海,西逾葱岭,南尽林邑(同占城,今越南中南部),北被大漠。疆域较隋所增,为新疆之大部及五原以北并辽东及朝鲜西北两部之地。而声威所被,则北服漠北,西府波斯,东臣新罗、日本,南震南洋、印度,古代汉族之声势,至此极矣。”[1] 《旧唐书?地理志》谓唐界:“东至安东府西至安西府,南至日南府,北至单于府。”这里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唐代五大都护府的设置:

唐太宗贞观四年(630年)灭东突厥,收河套、陕甘之地,贞观二十年(646年)灭薛延陀,尽收内外蒙古地,置燕然都护府于西受降城(今内蒙五原西北)辖之。“时西北诸蕃,咸请上尊天可汗。”[2]高宗鳞德元年(664年)设单于都护于云中古城(今内蒙林格尔西),总章二年,又设安北都护府于郁督军山(又名燕然山,今外蒙杭爱山)东端温昆水畔,辖境含今外蒙全部及俄西伯利亚东部,哈萨克斯坦国境西伯利亚南部。

唐太宗贞观九年(635年)败降吐谷浑,贞观十四年(640年),灭高昌,置安西都护府于交城河(今吐鲁番西雅和卓),贞观二十二年(648年)迁龟兹,辖天山南路。高宗显庆二年(657年),破西突厥于伊丽河(今伊犁河)、碎叶川,次年,以碎叶川南岸(今哈萨克斯垣托克马克附近)代焉耆,划入安西四镇。[3]武则天长安二年(702年),没北庭都护府于庭州(今新疆吉木萨尔北破城子),与安西都护府分掌天山南路与天山北路。其中北庭都护府辖境东起今伊吾,西至咸海,北抵额尔齐斯河及巴尔喀什湖,南倚天山与安西都护府接界。安西都护府辖境东起焉耆,西至伊郎东境,北临天山锡尔河,南达阿富汗南部。唐高宗龙朔元年(661年),波斯国(汉称安息)受大食国(阿拉伯)侵扰,请求内附,唐高宗设波斯都督府。因此,唐代安西与北庭都护府的设立,使中国西部疆域第一次实践了《禹贡》所提出的理念──西达“西海”(今里海与波斯湾海域)。

由于隋炀帝三征高丽失败,未能复汉代中国辽东之土,于是有了唐太宗644年征高丽之举,共复辽东城池10座,但围安市(今辽宁海城南营城子)未下,因天寒粮尽退兵。唐高宗显庆五年(660年),高丽(今辽东及朝鲜半岛北部)、百济(今韩国西南部)合攻中国与国新罗(今韩国东南部),唐高宗派军渡海救新罗国,灭百济,在原百济境内置熊津等五个都督府(后被新罗占领)。唐高宗总章元年(668年),灭高丽,于平壤设安东都护府,辖境西起濡水(滦河),东抵库页岛,北及东西伯利亚北部,南含朝鲜半岛北部。735年(唐玄宗开元二十三年),唐将原高句丽贝水(今北朝鲜大同江)以南之地让与新罗,新罗初步统一朝鲜半岛。[4]唐安东都护府辖区退及今朝鲜大同江(平壤南)以北,府治迁平州(今河北卢龙)。此后历史上的朝鲜政府一直维持着与中国的藩国关系。

    唐高宗调露元年(679年),收安南都护府于交趾(今越南河内西北),后移宋平(今河内),辖区含今广东西南、海南、广西与云南部分与越南北部。辖区外的印度、南洋诸国均为朝贡国。

七世纪初,源自于中国古羌人部族的吐藩部落开始强盛,统一西藏高原,于贞观七年(633年)建立吐蕾王国。贞观十五年,唐太宗下嫁宗室女文成公主于土蕃王松赞干布,带去中原先进文化。唐中宗景龙四年(710年),又嫁金城公主于土蕃赞普展带珠丹,土蕃与唐会盟表示:唐蕃“和同为一家,天下百姓,普皆安乐。”[5]从此,西藏地区也开始纳入中华文化圈内。

以上所述,为唐代疆域四至概况。在这里需要一提的是公元751年高仙芝与大食国在中亚怛逻斯(今哈萨克斯坦东南部江布尔城)之战的失败,对于中国疆域的影响。怛逻斯之战的失败对中国来说,可以说是一次历史性的失败,因为战役之后,唐代丧失了对葱岭(帕米尔高原)以西原内附国“昭武九性国”的控制能力,而中华传统文化则从此丧失了对于历史上曾一度到达过的对于里海与波斯湾地区(中国古代所说的“西海”地区)的影响力,把这一地域的文化统领力量让位于伊斯兰教(古称回教),尽管此后中国元代与清代的行政管辖区都曾到达过这一地区。而怛逻斯之战的后果对于当时西亚阿拉伯国家乃至整个西方世界的影响都是幸运的,因为唐军战败后,有大批工匠被俘,中国的造纸技术、绫锦纺织技术、陶瓷制造技术、炼丹术和硝因此得已西传。[6]

 

QQ23截图20160826133719.png

图二十三:唐代疆域图(本图自百度图片下载)

 

QQ24截图20160826133749.png

图二十四:唐代形势图(本图自百度图片下载)

 

QQ25截图20160826133830.png

图二十五:唐初民族分布图(本图自百度图片下载)

 

 

QQ26截图20160826134017.png

图二十六:唐安西都护府图(本图自百度图片下载)

 

QQ27截图20160826134049.png

图二十七:唐北庭都护府图(本图自百度图片下载)

 

QQ28截图20160826134120.png

图二十八:唐安南都护府图(本图自百度图片下载)

 

QQ29截图20160826134508.png

图二十九:唐安东都护府图(本图自百度图片下载)

 

唐亡之后,中国社会再度陷入分裂时期,先是经历了历时70多年的“五代十国”(907年至979年)混战,紧接着又进入了为时三百余年的先是宋、辽、西夏三国鼎立,后是宋、金、西夏的三国鼎立时期(960─1279年)。中国社会的复归统一直至蒙古人建立的元王朝1279年灭南宋才得以实现。

 

QQ30截图20160826134535.png

图三十:北宋形势图(本图自百度图片下载)

 

QQ31截图20160826134757.png

图三十一:南宋形势图(本图自百度图片下载)

 

元代先统西域。元宪宗元年(1251年)在畏吾儿地(今新疆中部、东部)和花刺子模地(今阿姆河下游及阿富汗北部)分置别失八里行省(治别失八里,今新疆吉木萨尔北破城子)和阿母河行省(治忽罗珊的徒思城,今伊朗马什哈德附近)。[7]这是历史上中国在西域地区设行省之始,不久撤除。元世祖于至元八年(1271年)又一度设阿里麻里行省(今新疆霍城西北),后改隶元帅府。此后,西域地区作为察合台后王封地,置于元政府的管辖之下。对于面积广阔的中国东北部及东西伯利亚地区,元设辽阳行省来加以管辖,辖境东至骨嵬(即库页岛),[8]北越外兴安岭,南达双城总管府治(今朝鲜永兴)。又设征东元帅府于与骨嵬隔海相望的奴儿干(今苏联特林)。元政府又于成宗大德十一年(1307年),于漠北设和林行省,管理外蒙以北至北冰洋地区,治和林,仁宗皇庆元年(1312年),改称岭北行省,仍以和林(改名和宁)为治所。“行省辖境,东起蒙可山、哈剌温山(大兴安岭),接辽阳行省;西至也儿的石河,与钦察汗国和察合台汗国为邻;南及漠南与中书省及甘肃行省接界;北达北海(北冰洋喀拉海)。”[9]对于自唐亡以后长期处于分立状态的云南地区,元设云南行省加以管辖,使其直隶于中央政府。对于长期独立于中央行政之外的青藏高原地区,元世祖忽必烈于至元二十五年(1288年)在中央设立掌管全国佛教事务及统辖吐蕃地区的专门机构宣政院。吐蕃地区包括今西藏、青海大部,四川雅安地区西部至甘孜、阿坝地区和甘肃西南部在内。西藏地区从此正式成为中国行政区划的一部分。元代海军力量强大,为了加强对南海海域的管理,元政府于至正二十年(1360年)在澎湖设置巡检司,以加强戍守。此外,元世祖忽必烈还派著名天文学家郭守敬到南海进行了富有科学意的天文测量活动,测得“南海,北极出地一十五度。”[10]从此,南海与中国的联系更加紧密。

概而言之,元代的疆域,“东尽辽左,西极流沙,南越海表,北逾阴山。”[11]亦即东起白令海,西至阿姆河下游,北达北冰洋,南及南海。其本土范围(不含其他蒙古汗国──窝阔台、察合台、钦察、伊儿),大致包括今中国国土、蒙古全境、俄罗斯鄂毕河额尔齐斯河以东西伯利亚地区、阿富汗的东北部、巴尔喀什湖至阿姆河之中亚地区、克什米尔东部、锡金与不丹全境、缅甸、泰国北部以及越南西北部。其范围之广,超过了汉唐盛世疆域及后来清王朝一统中国后的疆域,而成为中国疆域广大的时期。可惜的是,元朝政府不善于处理民族关系,一味靠武力维持统冶,政权持续未久(1279─1368),即被元末农民起义推翻,庞大的国家也随之瓦解。[12]

 

32.png

图三十二:成吉思汗立国图(本图自百度图片下载)

 

QQ33截图20160826134913.png

图三十三:元代疆域图(本图自百度图片下载)

 

QQ34截图20160826134940.png

图三十四:元代形势图(本图自百度图片下载)

 

朱元章所建立的明王朝,全盛时期,“东起朝鲜,西接吐蕃,南至安南,北距大碛,东西一万一千七百五十里,南北一万九百里。”[13]其面积含关内十八省:山东、山西、陕西、河南、四川、湖北、湖南、江西、浙江、福建、广东、广西、河北、云南、贵州、甘肃、江苏、安徽,兼有内蒙古、新疆、青海、西藏等地。明王朝的行政设置包括关内的京师、南京两京,山东、山西、河南、陕西、四川、江西、浙江、福建、湖广、广东、广西、云南、贵州十三布政使司,另有东北地区的奴儿干都司,青藏高原的乌斯藏、朵甘二都司,肃州以西的哈密卫等,共十九个一级行政区划。

明王朝为维护中国疆域统一所采取的一些重要措施包括:明初,在河州(今甘肃临夏)设西安行都指挥使司,辖藏族地区。此后,在今西藏地区设乌斯藏都指挥使司;在今西藏昌都地区东部、四川甘孜地区及青海南部,设朵甘都指挥使司,分别进行管理。两都指挥使司辖区东起今四川康定,西至克什米尔东部,北临柴油木盆地南端,南抵今不丹境内。这一措施进一步加了西藏与内地的联系。对于中国东北边疆地区的管理,明设立了奴儿干都司。永乐十年(1412年),明成祖派太监亦失哈巡视苦兀(库页岛)。次年,亦失哈在特林主持修建永宁寺时刻有石碑《敕修奴儿干永宁寺碑记》,宣德八年(1433年)重修永宁寺时又镌碑《重建永宁寺碑记》,二碑文详细记载了明代奴儿干都司及所辖卫所的情况。永乐年间,原受封于明王朝的安南国发生叛乱,国王失踪。[14]永乐五年(1407年),明成祖遣师平叛,设置交趾布政使司统其地。宣德三年(1428年),明政府废交趾布政使司,还政于黎氏,越南继续维护与中国的藩国关系。为了加强对南海的行政管辖,明初继续保持元代始设的澎湖巡检司。当时被称作“万里石塘”的今东沙、中沙、西沙群岛及被称作“千里长沙”的南沙群岛,被明政府划归海南琼州府万州(今万宁县)管辖。[15]永乐年间,郑和开始了七下西洋的壮举,宣德六年(1431年)郑和第七次下西洋时,舰队经台湾,汲水于赤嵌(今台南市)。这一巡海活动,也进一步密切了南洋蕃国与中国宗主国的关系。

 

QQ35截图20160826135027.png

图三十五:明代疆域图(本图自百度图片下载)

 

明代海军虽然强盛,但总的来说,明代所控制的陆地疆域,未能超出汉唐。自明英宗正统年(1436年至1449年)以后,国土日缩。长城以北地为瓦刺、鞑靼占领,天山以北地为瓦刺夺取,嘉峪关以西地为吐蕃所夺,东北之地失于后金。因此,最终拓定古代中国疆域和完成古代中华民族统一的任务是由满族人所建立的清政权来实现的。其大致过程表现为:

(1)抵抗俄对中国东北地区的侵略,签订中俄《尼布楚条约》

万历年间(1573-1620年),原为欧洲国家的沙皇俄国越过乌拉尔山,迅速东扩,侵占了原属中国少数民族的传统活动区域西伯利亚地区。清初,俄军深人中国兴安岭和黑龙江与松花江流域,强占尼布楚、雅克萨等地。经清雅克萨保卫战,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九月八日,中俄签署《尼布楚条约》,从法律上确定了中俄两国东段边界以额尔古纳河、格尔必齐河与兴安岭为界,黑龙江以北至外兴安岭以南和乌苏里江以东地区,包括库页岛,属中国领土,乌第河以南地作为待议地区。

(2)平定漠西厄鲁特蒙古准噶尔部首领噶尔丹叛乱,签订中俄《恰克图条约

漠南蒙古(清时始称为内蒙吉)在清兵入关以前已归附清朝。漠北喀尔喀蒙古和漠西厄鲁特蒙古(清时称为外蒙古),在清军入关前后均遣使向清朝入贡。清康熙二十七年(1688年), 厄鲁特蒙古准噶尔部首领噶尔丹勾结沙俄,率军越过杭爱山进袭漠北喀尔略蒙古,喀尔略蒙古三部南徙内蒙。康熙二十九年(1690年),噶尔丹以追击喀尔喀部为借口,攻入内蒙古乌珠穆沁。康熙帝经三次亲征,平定噶尔丹叛乱,划阿勒坦山(阿尔泰山)以西、以北的科布多地区和唐努山以北的唐努乌粱海地区给厄鲁特蒙古为牧地。喀尔喀蒙古的札萨克图汗、土谢图汗和车臣汗三部仍回到漠北原居地。清政府设置乌里雅苏台定边左副将军和科布多参赞大臣加以统一管理。由于这时沙俄侵略势力已蚕食中国北海地区(贝加尔湖)、大兴安山(雅布洛诺夫山)原清属茂明安等部落游牧地、柏海儿湖地区土谢图汗原辖地、额尔吉克塔尔噶克山(萨彦岭)以北札萨克图汗原辖地,以及鄂布河(鄂毕河)流域原准噶尔部辖地,雍正六年五月五日(1728年6月12日),在与沙俄签订《恰克图条约》时,承认这一既成事实,确定中俄两国中边界以恰克图为界,而使当时中国外蒙古的北疆后退至萨彦岭及色楞河中游的恰克图城以南。[16]从此,中国丧了传统的“北海”(贝加尔湖)疆域。[17]

(3)平定南疆回部贵族领袖大、小和卓木的叛乱

清初,天山以南叶尔羌(今新疆莎车)、吐鲁番(新疆今县)均遣使向清朝朝贡。[18]康熙十七年(1678年),居天山北路的厄鲁特蒙古准噶尔部首领噶尔丹在沙俄支持下,击溃南疆回部政权,“尽执元裔诸汗,迁居天山以北,回部及哈萨克皆为其属。” [19]噶氏死后,其继任者继续从事分裂国家的活动。乾隆二十年(1755年),清军平定准噶尔贵族达瓦齐与阿睦尔撒纳的叛乱。稍后,由北疆逃归的南疆维族贵族大、小和卓木又发动反清分裂战争。乾隆二十四年(1759年),清军平定了大、小和卓木的叛乱,在东起哈密,西至巴尔喀什湖以东、以南塔拉斯河、楚河流域,帕米尔高原以西的广大西域地区,建立起有效的行政管理体系,并在当年,更西域名为“新疆”。[20]乾隆二十七年(1762年),清政府设伊犁将军于伊犁惠远城(今新疆霍城南),作为新疆最高行政军事长官。

(4)平定青海境内厄鲁特蒙古和硕特部贵族首领罗卜藏丹津叛乱

清初,在准噶尔部逼迫下迁入青海境内的厄鲁特蒙古和硕特部,接受清政府的封号。康熙年间,清政府在平定噶尔丹叛乱时,噶尔丹侄策妄阿拉布坦乘乱兼并青海厄鲁特蒙古和硕特部,并指使和硕特部首罗卜藏丹津发动叛乱,进犯西宁。雍正元年(1723年),清兵平叛,分蒙古族为二十九旗,于青海南部设立土司,并改西宁卫为西宁府,设立青海办事大臣,以加强清政府对青海的控治。

(5)平定西藏贵族的叛乱活动

清初,对于西藏地方政府与中央政府关系,仍承袭明代的管理形式。康熙五十六年(1717年),西藏叛乱分子勾引准噶尔部策妄阿拉布坦叛军入藏,杀害西藏领袖拉藏。康熙五十九年(1720年),清兵入藏平叛并驻军。雍正五年(1727年),清设置驻藏大臣监督西藏地方事务,当时“番众仍统属于喇嘛”。[21]乾隆十五年(1750年),藏王珠尔默特再次勾结准噶尔叛军叛乱,清政府在平叛之后,废除藏王制,实行驻藏大臣、达赖、班禅“互参制”,达赖管理康(喀禾)、卫(前藏),班禅管理藏(后藏)与阿里。另设置噶厦,由四噶布伦分理西藏政务。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粉碎廓尔喀(尼泊尔)在西藏叛乱分子勾结下的侵。乾隆五十八年(1793年)清颁《钦定西藏章程》,规范对西藏管理制度,强化驻藏大臣权力,规定西藏管理机构──由四噶布伦组成的噶厦,须在驻藏大臣领导下行使权力。[22]

(6)收复台湾,加强对中国海岛的管理

康熙元年(1662年),郑成功自荷兰殖民者手中收复台湾。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清军进入台湾,次年设台湾府,府治今台南市。另在澎湖设巡检,将钓鱼台、黄尾屿及赤尾屿等岛屿,隶于福建省。[23]又于广东海南岛设琼州府,治今海口市,辖十三州县。其中,将万州(今海南万宁县)所辖的南海诸岛,明确为“南澳气”、“七洲洋”、“万里长沙”、“万里石塘”等四个岛群(即今称之东沙、西沙、中沙和南沙四大群岛)。[24]

上述为清最终拓定古代中国疆域和完成古代中华民族统一的基本过程。对于这一过程,《清史稿》概括为:“太祖、太宗,力征经营,奄有东土。首定哈达、辉发、乌拉、叶赫及宁古塔诸地,于是旧藩札萨克二十五部五十一旗,悉入版图。世祖入关,……定鼎燕都,悉有中国一十八省之地。……圣祖、世宗,长驱远驭,拓土开疆,又有新藩喀尔喀四部八十二旗,青海四部二十九旗,及贺兰山厄鲁特,迄于西藏四译之国。……逮于高宗,定大小金川,收准噶尔回部天山南北二万余里。……自兹以来,东极三姓所属库页岛,西极新疆疏勒至于葱岭,北极外兴安岭,南极广东琼州之崖山,……汉唐以来,未之有也。穆宗中兴以后,台湾、新疆,改列行省。德宗嗣位,复将奉天、吉林、黑龙江改为东三省,与腹地同风。凡府、厅、州、县一千七百有奇。……太宗之四征不庭(停)也,朝鲜,首先降服。赐号封王。顺冶六年,琉球(今日本冲绳岛)奉表纳款。……继是,安南、暹罗(泰国)、缅甸、南掌(老挝,别名缆掌)、苏禄(今菲律宾苏禄群岛)诸国,请贡称臣,列为南服。高宗之世,削平西域,巴勒堤(在今巴基斯坦北境)、[25]痕都斯垣(印度北境,包括克什米尔和巴基斯坦西部)、[26]爱乌罕(今阿富汗)、拔达克山(今阿富汗境)、布哈尔(今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境)、博洛尔(今克什米尔地区)、安吉延(同安集延,今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境)、浩罕(以塔什干地区为中心,含今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境)、东西布鲁特(今乌兹别克境)、左右哈萨克(今哈萨克斯坦境),及坎车(音ju)堤(今巴基斯坦境)[27]诸回部,联联翩内附。……辟地数万里,幅员之广,可谓极矣。”[28]

根据这一记述,在清代完成中国统一后的疆域四至包括:西达葱岭(帕米尔高原)以西和巴尔喀什湖北岸与西南,东到库页岛,北抵西伯利亚南部萨彦岭和外兴安岭,南到南沙群岛。中华各民族统一的国家疆域最终确立。除中国本土之外,当时中国的疆域尚包括周边属国:东有朝鲜、琉球(今日本冲绳岛);南有安南(越南)、缅甸、南掌(老挝,别名缆掌)、暹罗(泰国)、南洋苏禄群岛(今菲律宾境)、婆罗洲(今加里曼丹岛,北属马来西亚、文莱,南属印尼);西南有藏边廓尔喀(尼泊尔)、哲孟雄(锡金)、布噜克巴(不丹)诸国;西至中亚国家“巴勒堤(今巴基斯坦北境)、痕都斯垣(印度北境,包括克什米尔和巴基斯坦西部)、爱乌罕(今阿富汗)、拔达克山(今阿富汗境)、布哈尔(今乌兹别克斯坦、土库曼斯坦境)、博洛尔(今克什米尔地区)、安吉延(同安集延,今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境)、浩罕(以塔什干地区为中心,含今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境)、东西布鲁特(今乌兹别克境)、左右哈萨克(今哈萨克斯坦境),及坎车(音ju)堤(今巴基斯坦境)诸回部”。都向清朝称藩进贡。

比较历史上的中国疆域,由于清朝在立国之初签订《尼布楚条约》和《恰克图条约》时即向俄国退让,清域的北疆,未能达到汉代的“北海”(贝加尔湖)地区,更未能达到元代的北疆──北冰洋海岸。清域的西土如算上当时中亚的属国──“巴勒堤、痕都斯垣、爱乌罕、拔达克山、布哈尔、博洛尔、塔什干、安吉延、浩罕、东西布鲁特、左右哈萨克,及坎车堤诸回部”等,可以说是达到了汉代所说的“西海”──里海沿岸,但是却未能达到唐代国土范围曾一度所及的“西海”──波斯湾沿岸。因此,对照《尚书?禹贡》所提出的中国传统疆域理念:“东渐于海,西被流沙,朔(北)南暨(照耀)声教,讫于四海”,清代只能说是部分的实现,即东到东海,南抵南海。但尽管如此,清代所拓定的疆域仍可说是极为辽阔。鉴于汉、唐、元代中国的疆域虽然辽阔,但是其疆域内云、贵、川、藏及东北地区与内地的联系,却不如清代来得紧密,因此,清代所最终拓定的中国疆域,相对于《禹贡》始倡的“朔(北)南暨(照耀)声教,讫于四海”的一统中华民族的治国理念的实践来说,却具有着实质意义。这也是作为古代中国少数民族之一满族所建立的清王朝对于中华民族事业发展所做出的积极历史贡献。因为,近现代中国疆域的发展,正是以清初所拓定的中国疆域作为出发前提的。

 

QQ36截图20160826135233.png

图三十六:清代疆域图(本图自百度图片下载)

 

QQ37截图20160826135422.png

图三十七:清代疆域图(本图自百度图片下载)

 

QQ38截图20160826135444.png

图三十八:清代疆域图(本图自百度图片下载)

 

QQ39截图20160826135514.png

图三十九:清代政区图(本图自百度图片下载)

 

QQ40截图20160826135553.png

图四十:清代分府图(本图自百度图片下载)

 

在阐述清代拓定疆域对于中国统一所做出的历史贡献时,所遇到的重要学术问题是:如何正确看待历史上由少数民族所建立的王朝。对此,歧论之一是:满清政权是异族政权,“非我族类”。对于蒙古人所建立的元王朝也有类似的评价。这显然是站在狭隘民族主义(大汉族主义)立场上所发表的论点,而极其有害于正确地评价中国的历史文化传统和今天“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事业。

此论点之所以有害,首先在于它违背了违背了民族平等的原则,无视历史上的中国少数民族,同为炎黄子孙的支脉,而不利于今天中华民族的统一与团结。如秦汉时期对中国历史曾发生过重要影响的匈奴人,据司马迁所记为:“匈奴,其先祖夏后氏之苗裔也,日淳维。唐虞以上有山戎、玁狁(xianyun)、荤粥,居于北蛮,随畜牧而转移。”[29]而作为秦汉时期匈奴人重要别支的东胡人,鲜卑人与蒙古人均为其后裔。曾建立北魏王朝的鲜卑人自称其先祖为黄帝的小儿子昌意,“受封北土,国有大鲜卑山,故以为号。”[30]而蒙古人则是元王朝的建立者。由此可见蒙古人属炎黄支脉无疑。今天人种学家仍以“蒙古人种”称亚洲居区的黄种人。至于清王朝的建立者满族人,源自于古代中国的肃慎人。根据《史记》所记:禹平水土、“定九州”后,前来祝贺的有“息慎”(肃慎)部落,“感帝舜之功。”[31]肃慎显然是起源于古代黄河流域、接受华夏文化、拥戴华夏一统的少数民族之一,她与古代的华夏民族一样,有有权作为作为中国的统冶民族。雍正皇帝在反驳生员陆生柟的《封建论》时表示:“中国之一统始于秦,塞外之一统始于元,而极盛于我朝,而皆天时、人事之自然,岂人力所能强乎!”[32]雍正并驳斥当时的“华夷有别”说,主张“华夷无别”,指出:舜是“东夷”之人,文王是“西夷”之人,因此,自己虽为满族,也完全可以做合法的中国皇帝。[33]雍正帝并下诏:“天无二日,地无二主,乃天经地义。” [34]由此可见当时清王朝的建立者,完全接受了历史上主张国家大一统的华夏文化传统。至于历史上长期作为中国统治民族的汉民族,也是先秦时期的华夏族发展至两晋南北朝时期经“五胡十六国”时代后,与进入中原的各少数民族相互融合的结果。因此,对待历史上由少数民族进入中原后所建立的中国统一王朝,我们均应抱着一视同仁的态度,视其为中国的合法政府,而决不能视之为异族政权。

其次,由此所派生出的基本观点是:历史上的中华民族,是今天中华民族的前身,而今天的中华民族是以汉民族为主体的由56个兄弟民族共同组成的民族,它的统一性源自于始自《尚书》、主张华夏一统的民族文化传统,具有着不可分割性。因此,研究历史上的中国疆域,不仅应包括汉民族的传统活动区域,同时还应包括历史上中国少数民族的传统活动区域。因此,对于历史上由兄弟民族各自建立的多个政权相互对峙时期──如宋、辽、金、夏时期,我们都应该视作中国的政权,当时中国的疆域,不只是包括宋政权的疆域,同时还应包括辽、金、夏的疆域。至于她们之间的战争,我们只能视作是兄弟的内讧。当然,历史上的兄弟之战也能区分出正义与非正义,但是,这却并不影响我们研究中国古代疆域的统一性问题。否则的话,我们就会得出历史上蒙古人建立的元王朝和满族人建立的清王朝均非中国政权的荒唐结论,并由此进一步认可近代西方列强侵略中国和俄国蚕食中国疆土均属合理的荒唐结论。仅强调这一点,作为本书《导言》的结论,并力求把握住这一点,作为全书写作的出发前提与基本观点。

2007年8月25日

 

 



[1] 见童书业:《中国疆域沿革略》,开明书店1946年版。

[2] 《旧唐书》卷3,《太宗纪》下。

[3] 唐安西四镇原为龟兹、焉耆、于阗、疏勒。

[4] 见范文澜《中国通史》第三编第一册,人民出版社196511月第一版,第285页。

[5] 《旧唐书》卷196上吐蕃传》上。

[6] 杜环:《经行记》,见杜佑《通典?西戎总序》转引。──参范文澜《中国通史》第三编第一册,人民出版社196511月第1版,第304页。江布尔城为清代西部边疆的止处。

[7] 《元史》卷3,《宪宗纪》。

[8] 见《高丽史》卷30《忠烈王世家》:忠烈王十三年(至元二十四年)九月,“东真骨嵬国万户帖木儿领蛮军一千人罢戊还元,来谒公主。”──“骨嵬”系唐代“窟说”部的同名异译。

[9] 王育民:《中国历史地理概论》下册,人民教育出版社1988年版,第279页。

[10] 见《元史》卷48《天文志?一》。孰守敬测南海事另见《元史?郭守敬传》。

[11] 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8,《历代州域形势》。

[12] 铁木真1206年建蒙古国,1271年忽必烈定国号为元。

[13] 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9,《历代州域形势》。

[14] 安南王永乐元年(1403年)受明成祖册封。

[15] 见明《广东通志》、《琼州府志》及《万州志》均记:“万州有千里长沙,万里石塘。”

[16] 前此,雍正五年七月十五日(1727831日),中俄双方已预签《布连斯奇条约》,划定了中俄东段边界,而《恰克图条约》为对该约的最终认定。

[17] 参王育民:《中国历史地理概论》下册,人民教育出版社1988年版,第291页。

[18] 当时属察合台后裔──维吾尔化的蒙古贵“回部”所统治。

[19] 魏源:《圣武记》卷四。

[20] 《清高宗纯皇帝实录》卷601。

[21] 《清史稿》卷137《兵志?八?边防》。

[22] 参王育民:《中国历史地理概论》下册,人民教育出版社1988年版,第292293页。

[23] 参乾隆三十二年(1767年)黄证孙:《大清万年一统天下全图》、朱锡龄:《大清万年一统全图》、嘉庆《清绘府州县厅总图》、《大清一统天下全图》、光绪《古今地舆全图》。

[24] 参乾隆三十二年(1767年)黄证孙:《大清万年一统天下全图》、朱锡龄:《大清万年一统全图》、嘉庆《清绘府州县厅总图》、《大清一统天下全图》、光绪《古今地舆全图》。

[25] “巴勒堤”国在希格尔河谷和斯卡杜河谷当中,下接克什米尔,再往下即系温都斯坦,亦名巴尔蒂斯坦,在今巴基斯坦北境,喜马拉雅山南麓,当地人自称 “西藏提乌德”,意即“小西藏”。关于“巴勒堤”地理位置考证,见陆水林:《乾隆时期巴尔蒂斯坦(小西藏)与清朝关系初探》,载《中国藏学》2004 1期。

[26] 痕都斯垣”当即“温都斯坦”,据乾隆二十五年五月二十八日《叶尔羌办事大臣海明、额敏和卓奏巴勒提遣使呈文请安并贸易情形折》所陈巴勒提使臣语:“我巴勒提地方,下接克什米尔,再往下即系温都斯坦。”其位置在今克什米尔南,巴基斯坦与印度之北境。──见陆水林:《乾隆时期巴尔蒂斯坦(小西藏)与清朝关系初探》,载《中国藏学》2004 1期。──另说“痕都斯坦”四字由乾隆隶定,即波斯语“印度”,以产玉著名,位置在今印度北部,包括克什米尔和巴基斯坦西部,当时(18世纪)北印度处莫卧儿帝国时期。──见朱雪莱:痕都斯坦玉和西番作》,载:《收藏》2007年第1期

[27] 坎车(音ju)堤又名坎巨提、乾竺特、喀楚特,在叶尔羌西南约1500里,葱岭西南,喀喇昆仑山西南,新疆蒲犁县西南,克什米尔之北,今属巴基斯坦。──见《清史稿》卷529, 列传316《属国四?坎巨提》,中华书局1977年8月第一版,第14726页。

[28] 《清史稿?地理志?一》。

[29] 《史记》卷110,《匈奴列传第五十》,《前四史》,江苏古籍出版社20022月版,第208页。

[30] 《魏书》。”

[31] 《史记?五帝本纪》。见《史记》一《纪一》,中华书局标点本,19599月第1版,第43页。

[32] 《清世宗实录》卷83,雍正七年七月。

[33] 《大义觉迷录》卷首上渝。

[34] 《清世宗实录》卷44,雍正四年五月。


作者

作者

刘惠恕博克

关注

本文来自 KNOWPIA 客户端自媒体,不代表KNOWPIA的观点和立场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欢迎您加入我们!
扫描二维码进入微信小程序

发表评论

评论

评论

还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