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9k
2k
0
9k

Comments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10 min ago
edit
delet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For our ancestors who didn’t have the benefit of a world map...

Rizom - April,2018
addtofavorite
share
Post
首页
马啸 07月04日 14:29
点赞 0
0
804
1966年文革初期廣州改店名、改路名的真實記憶    收藏
当日阅读次数:4    当日博文总阅读数: 214


1966年文革初期廣州改店名、改路名的真實記憶




 劉向南   记者刘向南   1周前

       以下內容來自本人所收藏的一套寫於廣州文革期間的日記,寫此日記的程先生當時是廣州市某機關單位幹部。現只節選其日記中關於1966年“文革”初起廣州市改路名、改店鋪名的部分,有刪節。



 

       8月17日 星期三 晴

        吃中午飯時,謝啟文、胡培、李福來等以及基建隊的兩位同志在飯堂議論着25中等一些中學校門口貼上的對聯,說有一聯是這樣的:

        老子反動兒造反       老子革命兒接班

        胡培和基建隊的同志認為上聯不妥當,可以這樣理解,也可以那樣理解。我也認為很不明確。張瑞安走來說她是這樣理解的:“老子反動,兒子就造反去革他的命。”基建隊的兩位同志就不同意,說群眾看起來不明確,壞人看了更會利用,他們可以把它看成“老子反動兒子也反動”,即兩個都是壞人。胡紹生也認為人家很容易這樣理解的,因為這是一副對,既然下聯是“老子革命兒接班”是一對,那麽上聯是反動的也成為一對。張瑞安後來也認為有問題。

       後來大家又談到有一副對聯的意思是:

        老子革命,兒子也革命       老子中間,兒子也中間       老子反動,兒子也反動

        可能是出自一個人的手筆。

       晚上下班回家,走至十四中門口,見有人駐足觀看一副對聯,我也停下來,在不大明亮燈光中看到寫着:

        老子造反造反造反打天下       兒子革命革命革命保江山

        大概是革命學生寫的吧。

        鄧笑群(通訊員)同志下午談到她路經中山五路、永漢路一帶見有好幾間商店門圍着一大群人看大字報,是革命群眾貼大字報批評某些商店的名稱或陳設不合乎革命化的要求,如對“美利權冰室”貼的大字報,現“美利權”已改為“水海”;又如某某商店不到15平方的地方竟裝設了10支光管,也被革命群眾貼大字報批評其資產階級作風。



 

      8月18日 星期四 陰

       惠福路一帶,看見商店的招牌,將店名用紙蓋住的幾乎占15%以上。有一間叫“堅美”號的商店被革命群眾貼上大字報並建議改為“建華”,惠福市場的“惠福”兩個字也被用紙封住了。

      文明路(工人文化宮對面)一間小食店“福榮”號也被革命群眾貼了四五張大字報,說它資本主義經營作風嚴重,對顧客態度惡劣,衛生極差,說它的工作人員是“為人民幣服務”,有一個像老板娘的態度特別差,動不動罵顧客,又欺騙小孩,短秤,等等。

       這間小食店當晚沒有營業。隔壁不遠的一家糖果煙酒店××號怕群眾貼大字報,主動寫出了檢討書張貼在門口。我沒有看這檢討書的內容。

 

       8月19日 星期五 晴

       今天清晨三時隊里的一部分同志到越秀體育場參加慶祝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大會。昨晚的《羊城晚報》至今天上班時還未送來。一定又有什麽重要新聞了,我想。後來才知道原來是我們敬愛的毛主席在北京天安門城樓上接見首都百萬前來參加慶祝無產階級文化大革命的革命群眾。

 

       8月21日 星期日 晴

        今天大有新聞可記。

       上午十時以後和建軍理完發,想到西關去找錦釗,並看一看西關一帶的群眾革命大字報,錦釗不在家,就抓緊時間去看大字報。第一幕就在多寶路的愉園酒家門口拉開了:

       有一張大字報說的是“愉園酒家”這塊招牌,“愉園”兩字是才子佳人,死人,古人,封建貴族蘇東坡的手筆,現在還保存它是什麽意思?是宣揚什麽思想?為什麽這里的革命職工嗅覺這樣不足,抓住這塊死人的棺材板不放?下署“市一中戰鬥小組”。

       還有兩張是說的這個地方專談吃喝玩樂,談飲談食,一點政治氣氛也沒有。還為“愉園”兩字作了解剖,說“愉園”也者則樂以忘憂的“世外桃源”之謂也,我們決不同意。有一張大字報下署“革命造反者”。



 

       第二幕看到的是在多寶派出所的門口有群眾揭發某專區民警為了找對象而天天到對象的家里去糾纏,又接受人家禮物而放走兩個資本家的子女(中學畢業)去香港,要他趕快交代清楚。還有一張大字報揭發張某對待兒童采取粗暴的態度,天氣很冷把小孩關在黑房里,而不是耐心地教育。

       還有一張大字報揭發某工作人員是反革命流氓。

       派出所負責人寫了一張大字報貼在門口,建議群眾寫書面交給他處理,並把現有的大字報撕下來調查研究處理,群眾不同意,立即貼出兩張大字報表示反擊。

        寶華路銀龍酒家門口的大字報有兩派意見,有一派自署“半工半讀學生”,對拆掉銀龍認為是破壞了古跡,另一派不同意並進行反擊,認為破除迷信和破壞古跡根本是兩碼事,他們不至於分不清的,這一派說,龍是代表封建皇帝欺騙、恐嚇人民的工具,根本不是什麽古跡,該店革命職工接受群眾意見將之改名並將銀龍拆除是非常正確的舉動。

        寶華路順記(現已改為椰林冰室)被人貼上“修記”,下面一副白紙對聯是“阿飛流氓傳習所、牛仔牛女安樂窩”。據大字報揭發是1965年大年初四夜,該店大播黃色音樂,叫什麽“都怪我的眼睛看中了你”之類的東西,經群眾再三勸告該店負責人,不但不聽,而且還態度十分惡劣,等等。

        關於第十甫豪華理發店被革命群眾貼上很多大字報的消息在本隊已聽到有些職工談過,今天路過此地,特別留意去看一看。只見“豪華”已改名為“潔群”。革命群眾的大字報已經不多了,我只看了其中一張是該店革命職工寫的,其中說到群眾提出的正確意見要反映上級改正,但也要提防壞人的破壞行動。最近該店被人搗毀工具、桌椅、玻璃等物,還將職工學習園地和毛主席語錄撕毀。又說到他們店最近已組織了革命工人戰鬥小組,並已將一個壞人送交公安部門處理。

        早上和建軍到珠江路吃早餐,叫了兩碗“及第粥”,工友送給我們時叫“上升粥”,我當時以為他送錯了,到櫃臺前去問,才知道“及第粥”現已改名為“上升粥”。

 

       8月24日 星期三 晴

        晚下班時經西華路光復北回家時,看到光復北的“雪山冰室”給革命學生貼上大字報,內容大致是說“雪山”這個名字有影射社會主義國家一片冷冰冰的意思,和鄧拓之流的影射手法是同一鼻孔出氣。



 

       8月25日 星期四 晴

        早上在讀語錄和唱革命歌曲之前大家說說笑笑,吳灼林同志講了一件使大家都大笑不止的事情。他說:有一棺材鋪貼上“毫不利己專門利人”的語錄被革命群眾提出批評,要他趕快除掉。

       晚上提前20分鐘下班回家拿遊泳衣和帶建軍準備參加隊里的集體遊泳,匆匆忙忙連晚飯也顧不得吃,結果還是趕不上時間,帶建軍趕回隊里,去遊泳的車子已經開走了,時間才不過是6:20,只好到越秀山遊泳池去遊泳。

       今晚在越秀遊泳池也玩得很好,建軍已學會用嘴吸氣的辦法。他不肯很快離開,一直遊至九時許將近收場時才上岸,出得門來,碰巧體育館散場,坐不到5號車,一直行至中山紀念堂前才坐到7號車回家。在岳母處吃晚飯後已經將近十一時了。又步行回紙行路僑星新街,已經是午夜十二時有多了。

       這麽晚的時間,在文明路新聞電影院附近還看到七八個女學生纏着一個說是“牛仔”的中年男子不放,初時我弄不清究竟是什麽事情,站在一旁觀望了一會兒,聽見有一位女學生解釋,才知道事情的經過。這個女學生說到他當時和四五個“牛仔”模樣的人坐在一起,頭上梳得非常光滑,就向他們提出意見,說是他們的頭上不夠革命化,而他們不但不接受,叉起腰,斜着眼,怒視這群革命女學生。問他是哪個單位也不敢大膽說出,說是沒有單位的,後來才說出是服務站的。革命女學生質問他,難道服務站就不是有組織有單位了嗎?難道真的沒有單位革命群眾就不能管你嗎?群眾圍了一大群,有個工人模樣的人支持革命學生又說了幾句,使那個人更不敢說話了,只是說我不算什麽“牛仔”,那幾位朋友也不是“牛仔”,可以都寫上地址給你們去調查,等等。

       表面看來他的確沒有“牛仔”那副打扮。



 

       8月26日 星期五 晴

        晚上10時多返回家途中至文明路昨天晚上“捉牛”的地方,又見圍着一大群人。我站在一旁聽了很久,聽不出是什麽問題,就鉆進人群中去,還是不明真相。心中要看個究竟,一直等了一個半鐘頭,才聽到指揮唱革命歌曲和讀語錄的中大學生出來說明真相。根據很不系統和不連續的介紹才稍稍明白:大概是珠江中學(民辦)的一位女教師(盧慧蓮?)是“牛女牛婆”,被革命學生剪爛了褲子,怕引起群眾反感,由中大學生和一個臨時選出來的群眾代表出來作解釋,說盧某人在歷次運動中都有反黨反社會主義言行,平時一向“牛女”打扮,已警告過她仍不悔改,所以激起群眾義憤而剪她褲子的。據側邊群眾的耳語,還可能剪了她的頭發。

       有群眾大聲說要求拉出來鬥她,學生就大聲說明:她既然是牛鬼蛇神,就不應讓她有說話的自由,等等。以後散會。回到家中已經午夜12:30了。

       今天還聽到過:(1)有幾個外國人也被群眾糾纏過,經翻譯解釋也無濟於事;(2)石室天主教堂里面的東西被拉出來燒毀,玻璃窗打破很多,神父被拉出來(我搭車經過看見圍了很多人);(3)新“愛群”的地面也被群眾刨了一下,經解釋後離去。群眾的主要說法是,為什麽要建這麽好的高樓大廈給外國資本家住?!“愛群”經理向群眾解釋時說他本人的思想也不通,等等;(4)南方大廈的玻璃也被打破很多;(5)華僑大廈被革命群眾改為“東風大廈”。改為“東風”招牌的有好幾間,如“陶陶居茶樓”改為“東風樓”等等;(6)晚上聽瑞玉說到她的單位公安局今天通知各同志及家屬有高跟鞋要拿回去集中燒掉,瑞玉的一雙半高跟鞋,經說明不屬於“辣椒鞋”之類,可以自行處理。

 

       8月27日 星期六 晴

        中午時在惠福路碰到有幾個學生,圍着一個工人模樣的人要他脫了皮鞋走路,看來並不屬於資本主義世界時興的“辣椒鞋”,而是我們慣常所見的有不少職工愛穿的一種“懶佬鞋”,那個人不得不脫下挽着走路,有點勉強地笑着說:“連皮鞋也不準穿。”

 

       8月30日 晴

       聽許炳全說,在華西蕓香茶樓對面,紅衛兵去一地主婆家里搜查,搜出有五口棺材,里面都裝的銀元,要用幾個人擡,可見數量不少。

       又聽陳水、楊銳森說,外面貼有北京來的十二萬火急通報,說是最近北京有反革命和地主殺人的事件發生,共殺死三人,其中有一個是紅衛兵。


  


       晚飯時聽到有人說:去看看吧,紅衛兵來搜作家歐陽山的家了。我匆匆吃完飯跑到盤福市場隔鄰去看,的確看到有七八個紅衛兵,把從歐陽山家里搜出來的各種東西往大卡車上搬。我看到棉被、被褥等就搬了十多張,各式衣服不少。聽紅衛兵粗略介紹,剛才已經搬了一大車,曾搜出:

       (1)鈔票兩手抽,都是十元五元的,另外還有支票。

       (2)手表25個,其中金表10多個。

       (3)半導體收音機三架,大收音機一架,電視機一架。

       (4)恤衫幾十件,都是新的,未用過的。領帶就一架,有一百幾十條。用過的布一大堆。

 

       9月1日 星期四

        晚上瑞玉回家時談到:我為她昨天晚上寫至深夜二時的三個單車用的毛主席語錄牌,全都被給了她那里的同志,自己沒有要,騎單車來廣州時一路上碰到很多麻煩,小將在各條馬路上檢查每架單車有無語錄牌才準通行,她下車了十多次,每次都要她背語錄才準她通行。在馬路上我也看到,沒語錄牌的被寫上黑車的紙牌,勒令要寫。

       此外下班時經西華路,的確看到有的商店將語錄或標語的黃色鑲邊抹去。還看到兩起遊街示眾的,一個戴高帽子的上邊寫着“富農分子陳潔貞”,在光復北看到的;一個戴高帽子的上邊寫着“貪汙分子、偷渡分子周詠梅”,在人民路看到的,是個大肥婆。都是牛鬼蛇神,由紅衛兵押着,由牛鬼蛇神自己打鑼。



 

       9月2日 星期五 夜有細雨、雷聲

        今早起來上班時才收到昨晚的報紙,原《羊城晚報》已改名為《紅衛報》。

       老伊談到我們車隊最近也發生過幾宗行車事故,又有個三輪車組的司機被革命學生戴高帽子遊街(後來才弄清是司機廖家濟,據說是因為平時穿牛仔褲),也有個司機家里被貼滿大字報的(梁羅)。

 

       9月3日 星期六 下午大雨

        今天聽到除“四舊”的新聞,說是街頭上的小闖將將攔截單車,要剷掉鳳凰牌和飛鴿牌的商標,有一個工人被截住,他服從了,但是要小闖將解釋一下理由,據說是因為這個商標的鴿子是向西飛去的,這個解釋不知是否令人滿意。至於為什麽要剷掉鳳凰牌,則未聽到是何原因,可能是這個商標沒有什麽新的意義,因而也在被掃之列也未可知。

       回到岳母處,她對我說,遊水也不能去了,我問她從哪里聽來的,她答不出。她說遊水人家也說成是資產階級的生活方式那一套,我不同意,我說毛主席也是提倡到大江大河里去鍛煉的,肯定是謠言,叫她不要隨便對人亂說。



 

       9月5日 星期一 晴

        晚上學習,聽老梁說,紅線女、羅品超、羅家寶、呂玉郎等都是牛鬼蛇神,被綁作一串遊街示眾,據說,警衛杜塵曾親眼見到此情況。他又談到光復北轉中山七路有一家商店,在門上貼語錄和標語,打開門時,一邊貼語錄一邊貼標語,看起來沒有問題,但一關上門,打橫一看就發現問題了,可能是有意識破壞也未可知。

       鄧永同志談到:文德路(環衛局門口)一連幾晚開鬥爭會鬥爭一個治保主任××瓊,原來是被牛鬼蛇神所利用,發動壞人鬥爭她,後來被紅衛兵發覺,於是反過來鬥爭那班牛鬼蛇神。又談及翟輝同志碰到一次鬥爭會,他親眼看到被鬥爭對象是工人,發動鬥爭的人也是牛鬼蛇神,眼看鬥不下去了,宣布叫群眾散會,群眾不同意,要再鬥下去,但談來談去只有幾句話,無什麽新材料,這一下就露了馬腳,原來也是壞人鬥好人,於是又反過鬥那個牛鬼蛇神。

 

       9月6日 星期二 晴

        聽隊里的同志說,我隊幹部譚四勿(女)在文德路被“紅衛兵”拉去鬥爭,鬥爭後關在“牛欄”里,下午戚書記和徐局長去保她出來時還很囂張,因此只好不保,仍然關在“牛欄”里。被鬥的原因及詳細過程不甚清楚,只是據傳是因為在路上碰到一批小將,要她背語錄,她不肯還指手畫腳批評人,被紅衛兵抓住,起初不老實,自認工人,後來又說幹部,問她出身成份,則說是地主階級出身,就更糟了,一共寫了四次檢討還是不夠老實。

       晚上回家時路上看到比較平靜,沒有看到很多鬥爭會和遊街示眾了,只是在惠福路圍着一群人在看什麽的,我也湊近前去看了一下,原來在樓梯底關着一個中年婦女,身上寫著“牛鬼蛇神”,門邊上貼上“牛欄”二字,這下我才清楚“牛欄”兩個字的含義。那個牛鬼蛇神低着頭,愁容滿面,圍看的群眾還喊著要她交待什麽。



 

        9月25日 星期日 晴

        午飯後已1:30,在岳母處和孩子們睡了兩個鐘頭,帶他們到兒童公園逛了半個小時,才知道兒童公園晚上不開放,下午5:30就要清場,並且已改名為“紅小兵公園”。這個名字,也是文化大革命的產物。

 

       10月8日 星期六 晴

        下班時到德寶路下車,步行回岳母處帶孩子。至師院接待處的墻上看了兩份革命傳單,一份是首都大專學校紅衛兵司令部前進兵團中南大隊的“南下宣言”,一份是廣州毛澤東主義紅衛兵臨時總部和首都××××××學校紅衛兵共同登出的“緊急通知”還是什麽“第一號通令”(記不清了),內容大致是廿屆出口商品交易會即將到來,凡黑七類、非紅五類出身的紅衛兵、教師學生以及不是來廣州進行革命串聯的,一律要在本月9日廿四時前離開廣州,否則將采取必要的行動。

 

       10月9日 星期日 晴

        早上七時半就帶孩子出門,坐上3號無軌電車到越秀山公園去,這時遊人還不多,在湖濱路走了一圈,然後答應大孩子建軍的要求去劃小艇。3角錢一個鐘頭的小艇,劃得挺有意思。孩子們非常愉快,神氣出奇。我有掌舵的技術,不像別人那樣在湖中打圈圈。我懂得掌舵而人家不懂得也是不行的,紅領巾的小艇把我們的小艇撞來撞去,也許是因為我得掌舵,不以為意,能避開的就避開,不能避開的也聽其自然,反覺得挺有意思。

       劃完小艇吃了雪條,循着小山路石級,翻過小山坡去看五羊石像。小孩子一路走着,並不感到疲倦,大約還登上了二百步石級,來到五羊石像前,還想要我抱他們上去玩,我因見太高了,沒有再答應他們的要求。有不少紅衛兵和其他遊客(大多數是外地來市的學生)在那里拍照。這個象征廣州(五羊城)的石像,除了中央的那只大羊的角還保存外,其他羊的角,基本上都被人鑿掉了,很可能是文化大革命中被當做“四舊”掃掉的。

       睡午覺後三時多帶孩子去外面飲了兩杯凍奶和冰水,然後又坐車到烈士陵園。我們已很久沒有來這里了。進陵園現在已不再收門票,這大概也是接受了文化大革命中革命學生的意見的結果。門口有一張註意事項中有這麽幾條規定,記得是:黑七類、非瞻仰烈士者、無面衫的、小孩無人攜帶者、奇裝異服者(外國人及港澳同胞例外)一律不準進園。我看到有幾個人望而卻步,而我帶者小孩進去了(我的兩個小孩也是沒有面衫,只穿文化衫的)。園里的遊人不多,幾乎都是紅衛兵和外地革命師生,偶爾也碰到一兩個外國朋友。



 

       10月10日 星期一 晴

        下班回至西華路,看見176號一家糧店的門口被革命學生貼了一張大字報,旁邊有一張用紅紙寫的檢討書。檢討書我沒有看,只看了那張大字報,原來是因為今天是國民黨的國慶,整條西華路都已經沒有掛國旗了,唯獨這家糧店還懸掛國旗,革命學生質問他們居心何在,是否在紀念國民黨的國慶。

 

       11月9日 星期三 晴

        為了想畫一個廣州地區交通圖,以方便外地革命師生的外出串聯活動,想起有些路名已經更改了,自己記得不多,又問了一下其他同志,仍然記得不徹底,想翻一下報紙,又記不起是哪一天公布的了,沒有辦法,只好看完電影回家後將八、九月份的報紙都給翻了一下,才翻到第二批路名(廿條)更改是921日公布的,將之抄錄如下,以作備忘:

        一、光明路(原光復路)

       二、秀麗路(原恩寧、第十甫、上下九、大德路)

       三、向陽路(原龍津、惠福路)

       四、新風路(原如意坊東、時敏、多寶路)

       五、荔灣路(原寶華、華貴、荔灣東路)

       六、紅雲路(原白雲路)

       七、延安路(原大南、文明、東華路)

       八、沿江路(原西堤、長堤、新堤、南堤、八旗大馬路、東堤、大沙頭、濱江路)

       九、教育路(原教育延長至吉祥、蓮塘、應元路)

       十、廣州起義路(原維新路)

       十一、東風路(原德坭、德宣、新開路至天河機場)

       十二、紅書路(原天成、詩書、紙行、光孝路)

       十三、立新路(原德政路)

       十四、登峰路(原登峰路延長至小北、倉邊路)

       十五、解放路(原解放路延長至廣花公路轉三元里與機場路分岔口以南止)

       十六、向群路(原同福路)

       十七、躍進路(原河南中路)

       十八、前進路(原小港路東段及雲桂路)

       十九、革新路(原鳳樂路、金沙路)

       二十、群眾街(原高第街)

 

       又八月下旬改革的一批路名共四條如下:

        北京路(原永漢路)  人民路(原長庚、豐寧和太平路)   曙光路(原長壽路)  朝陽路(原朝天路和米市路)


                                                                                    文章已于2019-06-20修改




       二〇一九年七月三日转载于微信网络《记者刘向南》栏目

       记者刘向南 https://mp.weixin.qq.com/s/aDJWrRb9SKRnj_cALS4dRg

作者

作者

马啸

关注

来源:   原文作者:刘向南

如涉及版权纠纷,请与网站编辑联系,以便及时妥善处理

欢迎您加入我们!
扫描二维码进入微信小程序

发表评论

评论

评论

还没有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