鸡尾酒疗法,专指一种治疗艾滋病的方法。它由华裔美籍科学家何大一发明,是目前公认的疗效最佳的艾滋病治疗方法。这项研发使何大一以“艾滋病研究者”(AIDS Researcher)的身份荣获1996年的时代杂志风云人物。鸡尾酒疗法能够较大限度地抑制病毒的复制,但并不是每个病患在妥善治疗后都能长期把血液病毒量控制到极低。

历史

1995年由美籍台湾科学家何大一提出,将两大类当时已有的抗艾滋病药物(逆转录酶抑制剂和蛋白酶抑制剂)中的2—4种组合在一起使用,称为“高效抗逆转录病毒治疗方法”。因其类似鸡尾酒的配置过程,故又称“鸡尾酒疗法”。

疗效、副作用及局限性

由于使用多种药物,避免病毒对单一药物迅速产生抗药性而影响疗效,鸡尾酒疗法能够较大限度地抑制病毒的复制,并能修复部分被破坏的人体免疫功能,进而能够减少患者的痛苦,提高其生存几率。自1995年该疗法应用于临床之后,已使大量艾滋病患者受益。有统计数据表明,鸡尾酒疗法使艾滋病患者的死亡率降低到20%。

但是,鸡尾酒疗法有较高几率产生令人严重不适的副作用,其局限性也明显;对于这些问题的轻描淡写造成一些高危险群对艾滋病的轻忽——也就是防疫漏洞。

  • 它不能彻底清除体内的病毒(最有名的潜伏地点是免疫系统的T细胞;而因为血脑屏障血睾屏障,药物难以进入脑袋及生殖器官:另外肠胃组织也会残留病毒),此外、患者面临慢性发炎造成的加速老化(提早罹患心血管疾病糖尿病)的问题。
  • 患者的血液病毒量有机会控制到极低的,但精液的病毒量就没办法了,血液验不出病毒的患者仍需使用保险套才能把传染率降到极低(虽说血液病毒量成功控制到长期维持极低后、无套性交的传染几率也会大幅下降,但仍不够低,而且不是每个病患在妥善治疗后都能长期把血液病毒量控制到极低;因此只有在感染方长期监控及对方也要预防性的服药后、才勉强可以取代保险套),也造成生育最好使用成本高昂失败率高的人工生殖才能让母子垂直感染率降到够低。
  • 该疗法存在令许多人严重不适副作用,易引起恶心、贫血结石、慢性肾衰竭、肝功能损坏、骨质疏松、神经(包含脑袋)损伤等;这代表病患服药顺从性低、预防性投药无法广泛实施、接触后投药的身心负担很高。
  • 已经成功控制的病患因为其他疾病而接受治疗时,医师仍须因为艾滋病而改变治疗策略,就算是非侵入性治疗也必需因为艾滋病而改变策略,类似于医师必需考虑糖尿病患者容易感染的问题。另外,对于艾滋病患的侵入性治疗及急救,需要特别高的防疫等级、接触后投药的副作用也很可能让投药期间无法工作,这代表如果将所有病患视为艾滋病患来防范、医疗急救成本会大幅提高,如果不强迫告知医护及急救人员该病患是否感染艾滋病,对医病双方权益伤害都极大。
  • 由于需要多种昂贵药物,进行该疗法的费用很高,治疗其副作用也需医疗费;不提供医疗补贴会对病患造成严重负担,提供则很可能会对社会造成严重负担(有些艾滋病高危险群会因此疏于防范,增加艾滋病患病率)。
  • 需经常调整药物搭配、不能忘记服药,否则也会产生抗药性。(艾滋病毒突变很快,就算是有良好的服药顺从性,也可能产生抗药性,而服药顺从性较差时、则容易产生抗药性)
  • 由于艾滋病突变很快,加上生殖器残存较高病毒的特性,其后果是两个已服药控制的病患、大多要使用保险套才不会造成问题;因为每个病患体内的艾滋病毒都有所不同,而且多数已服药病患并不会一直保持血液病毒极低(传染性大降)的状态,交换病毒会造成其抗药性的叠加。
  • 许多宣传会高估鸡尾酒疗法的能力,尤其是高估鸡尾酒疗法对传染力的控制力,病患会以为及宣传吃药就可以取代保险套,但必需是对药物无明显副作用的感染者、他们才可能有长期服药,他们若有良好服药顺从性、并经常抽血确认血液病毒长期维持在极低量(服药顺从性良好的患者,也偶见病毒小窜升的状况),传染几率才会大降。
  • 如果感染已久后才治疗,则容易出现高度致死的免疫重建发炎症候群。

组合方式

常用组合

参见

外部链接

  • 何大一与“鸡尾酒”疗法,新浪网新闻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