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鲀英语:Puffer fish),常作河豚,古名肺鱼,俗称气鼓鱼气泡鱼吹肚鱼鸡泡鱼青郎君刺䲅[1][2],一般泛指鲀形目二齿鲀科三齿鲀科四齿鲀科以及箱鲀科所属的类。河鲀普遍分布在世界各地北纬45度至南纬45度之间的海水淡水等水域。河鲀普遍具有膨胀身体的能力,能够将大量的水或空气吸入极具弹性的胃中,使身体大小膨胀数倍,以吓阻掠食者。同时,大多数四齿鲀科以及箱鲀科的河鲀,分别具有剧毒河鲀毒素箱鲀毒素,依品种分布于内脏、肌肉、血液、皮肤等等不同部位,毒性并随季节有所变化。河鲀肝最毒,但富含ω-3脂肪酸,而且味道可口,1975年日本传奇歌舞伎演员八代目坂东三津五郎吃了四份河鲀肝,中毒身亡,日本政府之后便下令禁吃河鲀肝。中国大陆也一度禁止市场上的河鲀销售,直到2016年年底方有限度解禁。

命名

注意:本页面含有Unihan新版用字:“𩷪”。有关字符可能会错误显示,详见Unicode扩展汉字。

在中文里,河鲀自古以来有多种叫法。因河鲀在受到威胁时会鼓起身体,还能发出“咕咕”的声音,因此中国古代称其为𩷪黄驹嗔鱼。广东海丰、潮州、汕头一带的闽语仍然有称河鲀为“鲑鱼”的用法[3]

因河鲀体表的斑纹,中文里又称其为鲐鱼,以及鯸鲐鯸鮧鰗鮧鹕夷鯸䱌等音近的称呼。此外,还有的称呼[3]

食用

中国很早就对其毒性有所见解。晋人左思《三都赋·吴都赋》便有“王鲔鯸鲐”之句,其注曰:“鯸鲐鱼,状如蝌蚪,大者尺余,腹下白,背上青黑,有黄纹,性有毒。”沈括在《梦溪笔谈》中说:“吴人嗜河豚鱼,有遇毒者,往往杀人,可为深戒。”《太平广记》亦云:“鯸鲐鱼文斑如虎,俗云煮之不熟,食者必死。”《嘉靖江阴县志》在“鱼之属”中提到:“河豚,……凡腹、子、目、精、脊血有毒。”《丹徒县志》称:“子与眼人知去之。血藏脂内,脂至肥美,有西施乳之称,食者必不肯弃。苟治不法,则危矣。”清代名医王士雄称:“其肝、子与血尤毒。或云去此三物,洗之极净,食之无害。”

河鲀肉极度美味,是中国长江三鲜”(河鲀、刀鱼鲥鱼)之首,长江镇江下游产的河鲀则是长江中最好的。北宋诗人梅尧臣的《范饶州坐中客语食河豚鱼》描写:“春洲生荻芽,春岸飞杨花。河豚当是时,贵不数鱼虾。”欧阳修在《六一诗话》里说:“河豚尝生于春暮,群游水上,食絮而肥。南人多与荻芽为羹,云最美。故知诗者谓只破题两句,已道尽河鲀好处。圣俞平生苦于吟咏,以闲远古淡为意,故其构思极艰。此诗作于樽俎之间,笔力雄赡,顷刻而成,遂为绝唱。”另外苏轼也写下“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4]并曾说河鲀味道“值那一死”[5]。宋朝人用蒌蒿芦苇的幼芽与河豚合烹,据说是可以解毒。[6]常有美食家因河豚料理不当或品种不分,造成意外中毒死亡,因而古有“拼死吃河豚——勉强从事”的说法。现在河鲀的研究以日本研究最深,在日本,河鲀的料理均需严格训练领有执照的厨师才能够进行。日本已养殖出无毒河鲀。养殖则以中国大陆为大宗,每年皆饲养输出大量河鲀至日本等地。

观赏

河鲀同时也是一种观赏鱼,在水族馆中的观赏用河鲀,一般根据体型大小分别称为狗头或是娃娃。常见的观赏用河鲀有金娃娃八字娃娃黄金娃娃巧克力娃娃皇冠狗头斑马狗头红木瓜狗头等等。吃小鱼,小虾,螺(水生蜗牛)。

白色河鲀

自卫机制

河鲀的体型浑圆,主要依靠胸鳍推进。这样的体型虽然可以灵活旋转,速度却不快,是个容易猎取的目标。因此,河鲀演化出了迥异于一般鱼类的自卫机制。河鲀受到威胁时,能够快速地将水或空气吸入极具弹性的胃中,在短时间内膨胀成数倍大小,吓退掠食者。棘鲀科的刺河鲀身上甚至带有刺,膨胀时全身的刺便会竖起,令掠食者难以吞食。

四齿鲀科的河鲀更含有河鲀毒素,为一种剧毒,仅需极少量便能致人于死。箱鲀科河鲀亦含有毒性比氰化物强烈275倍的箱鲀毒素(Ostracitoxin)。陈藏器本草拾遗》称:“入口烂舌,入腹烂肠,无药可解。”河鲀的剧毒大多分布在内脏,然而随着品种不同,毒性分布的位置也不同,有些品种的河鲀甚至连肌肉以及皮肤都有毒,完全无法食用。而河鲀的毒性也会随着季节而有强弱的变化,例如河鲀到了繁殖期,毒性往往会变强。

也有些河鲀不具毒性,例如棘鲀科的河鲀便为无毒。而少数的四齿鲀,如黑鲭河鲀(克氏兔头鲀)、白鲭河鲀(怀氏兔头鲀)等,通常、或仅偶尔在内脏有微弱毒性。

河鲀毒

河鲀毒素是一种剧毒,毒性大约为氰化物的1200倍。对于老鼠实验,其半数致死量浓度低至8µg每公斤体重。一只河鲀体内所含的毒素,估计足以杀死三十个成人。河鲀毒并非独见于河鲀体内,蓝圈章鱼芋螺、以及某些种类的蝾螈都含有河鲀毒。河鲀毒是由河鲀体内共生的细菌所产生的,河鲀于摄食的过程中获得产毒所需的细菌。河鲀本身由于细胞膜钠离子通道的结构与一般生物不同,因而对河鲀毒免疫。少数鱼类对河鲀毒免疫,因而成为河鲀的天敌,例如虎鲨狗母等。

分类

四齿鲀科的瓦氏尖鼻鲀(Canthigaster valentini)

文化

  • 日本电影《送行者:礼仪师的乐章》电影,有吃烤河鲀“鱼白”的镜头。鱼白是指雄性河鲀的精巢,亦名西施乳。

注释

  1. ^ 台湾闽南语常用辞典:刺䲅,中华民国教育部
  2. ^ 康熙字典 䲅:《本草》䲅鱼,一名鹕夷。以物触之,即塡腹如气球。亦曰嗔鱼。白背有赤道,如印,鱼目得合,与诸鱼不同,即今河鲀也。《注》音规。
  3. ^ 3.0 3.1 周杨. 河鲀命名小考. 中国科技术语. 2012, (5): 47–49, 57. 
  4. ^ 王士祯在《渔阳诗话》卷中说:“坡诗‘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非但风韵之妙,盖河豚食蒿芦则肥,亦如梅圣俞之‘春洲生荻芽,春岸飞杨花’,无一字泛设也。”
  5. ^ 《河南邵氏闻见后录》:经筵官会食资善堂,东坡盛称河豚之美。吕元明问其味,曰:“直那一死!”再会,又称猪肉之美。范淳甫曰:“奈发风何?”东坡笑呼曰:“淳甫诬告猪肉!”
  6. ^ 张耒《明道杂志》云:“河豚,水族之奇味,世传以为有毒,能杀人。余守丹阳及宣城,见土人户食之,其烹煮亦无法,但用蒌蒿、荻芽、菘菜三物,而未尝见死者。”

参考

  • 朱振藩:〈一种鱼引发文人疯狂——苏轼拼死吃河豚〉,台湾《历史月刊》25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