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门阵,或称婚人厌炮[1],是中国人迷信可用妇女阴部、月经、尿粪、衣裤等阴秽物来使枪炮法术失灵的厌胜之术,并认为能以阴阳之法化解的是用男人阳具、阴毛等阳污物的阳门阵

历史

中国的古人将火炮当作有灵性的雄性物,加上女性秽物自古被视为具厌胜作用,两项结合遂产生了阴门阵[2]。此术于明清战场上,不论是官史、野史皆有记录;不论是官军、民军皆有使用;不论是高官、民众皆有信者。

明朝

播州之役,有少数民族妇女脱衣挥舞簸箕尝试让明军火炮射不中[3]方以智在他的学术作品《物理小识》也收录此说[4]

明末民变,崇祯九年,张献忠军攻击李觉斯刘大巩守的滁州,奸杀村落数百名女性后,将她们砍头,尸体倒插于地并曝露下体,相信可使官军火炮失灵。守军惨不忍睹,奇怪的是火炮也故障,李觉斯就取数百桶便桶来摆,炮击回复正常后,认为是这样作才破解了阴门阵。[5][6]

崇祯十四年,李自成军攻汴梁时,将数百名妇女倒插入土暴露下体,火炮就巧合也发生问题,守军陈永福遂令士兵不穿衣服点炮,另一说是用约同样数量的裸体僧侣作阳门阵反击。后来民军就常用阴门阵。[7][8]

清朝

军机处档案《东案档》记载在王伦起事中,官民两方皆用法术斗法,有多个迷信离奇的口供[9],如清军叫妓女脱衣露阴,认为才因此打中王伦之弟[10];如清军将死者的阳具放在火炮上,发炮击落善于闪避火炮的乌三娘[11]屠绅的小说〈万人冢〉描写清军将男人阴毛装入炮身打出,破解民军的阴门阵;然后民军反过来用阳门阵找少年裸体对城内射弩,清军就找妓女露阴摆阴门阵,老阴胜少阳,民军裸男就被打败[12]。平定后,舒赫德上奏乾隆皇帝,说叶信用女人与黑狗血破邪术[13]

林爽文事件,伤亡惨重的林爽文军想叫妇女在战场露下体来让清军枪炮失灵,但还未开始就被抓[14]。乾隆皇深觉可笑,认为这表示叛军已无办法才用这招,责骂任承恩惧战[15]

第一次鸦片战争杨芳奉命到广东作战,至佛山受到民众热烈欢迎。杨芳进入城中就大发议论说,洋人的火炮在海洋中能打中陆地的我军,必定是善用邪术的人在船内;于是像李觉斯一样到处收集妇女用的马桶,想要借此破邪[16][17]。失败后,杨芳被以“粪桶尚言施妙计,秽声长播粤城中。”[18]、“杨参赞广收马桶。”[19]等诗作、对联嘲笑。

太平军也有使用阴门阵,何文庆强迫妇女在江边裸体执旗来厌炮[20]。清军在颍上县守城时,有数十名簪符、穿红裳的孕妇对城门拜,尝试让围城的太平军枪火失灵[21]鲁迅在〈阿长与山海经〉,回忆保姆阿长曾说:“城外有兵来攻的时候,长毛就叫我们脱下裤子,一排一排地站在城墙上,外面的大炮就放不出来,再要放,就炸了。”

同治陕甘回变徐占彪攻打肃州回民也使用阴门阵抵抗[22]

义和团运动徐桐对翰林们讲可用阴门阵作战,跟宗室寿富傅梦岩[23]等官员一样幻想樊国梁等洋人也会这类法术[24][25]。民间也传闻洋人找裸女骑在大炮、站于高楼上[26],洋人拥有阴毛编成的指挥旗[23]、女阴制作的伞[27]、人皮制作涂污血的大炮[28]等魔法武器,西什库天主堂又被涂抹月经、挂上女人皮[29][30]等防御设备,所以拳民的神打才会失灵、无法攻陷天主堂等洋人据点。为此,义和团禁止妇女出门,违反就杀害,不知杀死多少人[31]。该团还杀害天津一名米店铺掌,称该人提供妓女的月经布给聂士成军队缠绕颈部,造成拳民在落垡被聂军打败[32]红灯照则认为只有她们才不怕洋人的阴门阵[33]。至于启秀则似明末的陈永福去找和尚,向载漪载勋献策一名五台山老和尚可攻破西什库天主堂,很有信心必胜,听到的人都在偷笑[34],不过慈禧太后也想找和尚这样作[35]。当该名老和尚到后,角色扮演成民俗形象中的关公,拿着关刀、《春秋》,骑着号称赤兔马的马,说神灵已附身便进攻教堂,不料马上阵亡,马倒是逃回了[36],启秀不久也被八国联军的日军俘虏[37]

民国

民国初年的柴小梵在《梵天庐丛录》斥流传甚广的阴门阵为邪说,对当时还有信这套的人表示担忧。[1]

参考

  1. ^ 1.0 1.1 民国·柴萼梵天庐丛录》:“光绪甲午春,四川顺庆土匪作乱,徐杏林时以全省营务处代理提督,适患足疾,遣部将马总兵雄飞带兵平之。一日,战未毕,忽见对阵之匪拥出妇人数十,哭声震天,官军大炮竟不燃。此见诸近人笔记者,名曰‘婚人厌炮’。昔读《六合内外琐言》,亦有妇人裸以厌敌之说,诚不值通人一笑。此种邪说,流传甚久亦甚广,时至今日,尚有信之者,可忧也!”
  2. ^ 李敖. 〈厌炮〉. 《中国迷信新硏》. 台湾: 李敖出版社. 2002-02-10: 221页. ISBN 9575100956 (中文(台湾)‎). 
  3. ^ 明·李化龙平播全书》:“贼凡遇我兵放铳,即令妇人脱去中衣,向我兵以箕扇之,炮不得中,此厌镇法也。”
  4. ^ 明·方以智物理小识》:“李霖寰大司马征播,杨应龙败逃囤上,李公以大炮攻之,杨裸诸妇向炮,炮竟不燃,此受厌法也。”
  5. ^ 明·计六奇明季北略》:“丙子正月,贼连营数十里,攻滁州。太仆寺卿李觉斯、知州刘大巩,督率士民固守。贼云梯冲棚,穴地填濠,百道环攻,城上火炮交发,夺其云梯,燔之。贼死者甚众,敛兵稍退,掠村落妇女数百人,裸而遝淫之。已而,尽断其头,环向堞,植其跗而倒埋之,露其下私以厌诸民。城上燃炮,炮皆迸裂或暗不鸣。城中惶惧,觉斯命取民间团月亦数百枚,悬牒外向,以厌胜之。燃炮始发。贼复大创,贼怒攻益急。”
  6. ^ 清·彭孙贻流寇志》:“刳孕妇腹,咸倒埋之,植跗露其私,环向堞数百躯。城上壮士回首不忍视。贼噪攻城,城上鸣炮,炮厌,皆裂,或暗不鸣。”
  7. ^ 明·李光壂守汴日志》:“乃驱众妇人,裸而立于城下以厌之,谓之‘阴门阵’,城上之炮皆倒,泄而不鸣,城中将吏乃急命诸军,裸立而燃炮,谓之‘阳门阵’以破之。贼之炮石亦倒泄而不鸣,异哉。”
  8. ^ 清·董含三冈识略·阳阵阴阵》: “先是,流寇围汴梁,城中固守,力攻三次,俱不能克,贼计穷,搜妇人数百,悉露下体,倒植于地,向城嫚骂,号曰‘阴门阵’,城上炮皆不能发。陈将军永福急取僧人,数略相当,令赤身立垛口对之,谓之‘阳门阵’,贼炮亦退后不发。详见李光壁《汴围日录》,后群盗屡用之,往往有验。当考黄帝风后以来,从无此法。”
  9. ^ 清·《东案档·上大学士于字寄钦差大臣舒》:“王伦以邪术驱兵作战,官亦以邪制邪,捐纳吏目杜安邦具禀指出:‘贼人常时前后混喊破不过火,及攻临清之日,贼人跑回乱喊说此处出了能人了,远见城上有穿红的女人了,城墙抹了黑狗血,破了法,枪炮竟过火了。’军机大臣将黑狗血一节讯问教犯后,据教犯李旺供称:‘这是头一次攻临临西门的事,这一次王贵在前,攻城时,城上施放枪炮,王贵被打瞎,跑转回来,说是城上有女人破了法了。那时我也远远望见城上有两个披着头发的女人,一个骑在城垛上溺尿,这一次我们的人被枪打死的很多。’孟灿亦供称:‘攻临清时,听见王伦说,城上有穿红的女人,光着下身,抹著血溺尿,把我们的法破了。’”
  10. ^ 清·俞蛟临清寇略》:“贼中有服黄绫马褂者,系王伦之弟,伪称‘四王爷’;右手执刀,左手执小旗,坐对南城,仅数百步,口中默念,不知何词。众炮丛集拟之,铅丸将及其身,一二尺许,即堕地。当事诸君俱惴惴无可措手。忽一老弁,急呼妓女上城,解其亵衣,以阴对之,而令燃炮。群见铅丸已堕地,忽跃而起,中其腹。一时兵民欢声雷动,贼为之夺气。群知其术可破,益令老弱妓女,裸而凭城;兼以鸡犬血粪汁,缚帚洒之,由是炮无不发,发无不中,贼碎首糜躯,洞胸贯胁,尸枕藉城下,以千计。”
  11. ^ 清·俞蛟《临清寇略》:“官军围三匝,矢炮拟之若的,三娘扬袖作舞状,终莫能伤。日将夕矣,一军皇骇,盖不虑其不死,虑其遁走而莫可致也。有老弁就贼尸,割其势,置炮上,一发而三娘堕地。诸军呼声雷动,锋刃齐下,立成肉糜。”
  12. ^ 清·屠绅六合内外琐言·万人冢》:“是时统军荆公,以天子命率王师解清渊之围。公善韬略,先斩一大将军,军中股栗,无或敢退避者,贼至薄城,公命以大炮击之,贼以女弟子厌炮咽其声,公大惊曰:‘此阴门阵也,须破之。’令城中卒剃下体毛,置炮中,击死贼无算。贼又令小男子,年十五以上者,裸体执弩矢,射城中,多死伤,公曰:‘贼猖獗以阳门来乎?’令以群娼列于城上,露其阴,老阴少阳,小男子败矣。”
  13. ^ 清·《宫中档乾隆朝奏折·乾隆三十九年十月七日舒赫德奏折》:“临清西南二门俱有关圣帝君神像,纵有邪术不能胜任。然起初施放枪炮,则竟敢向前,叶信因想起俗言黑狗血可以破邪,又闻女人是阴人,亦可以破邪,是以用女人在垛口向他,复将黑狗血洒在城上。那日放枪即打着手执红旗的贼目,各兵踊跃放枪炮,打死贼匪甚多。”
  14. ^ 清·《钦定平定台湾纪略》:“因屡次被官兵枪炮打死甚多,今日陈金娘叫伊露体出阵,要厌枪炮,不想就被拿获等供。”
  15. ^ 清·《东华续录选辑》:“谕军机大臣等:‘……况贼将所掠妇女逼令露体出阵,冀厌枪炮;可见贼势已穷,行径可笑,无难一鼓歼擒。乃任承恩一味畏葸,迟延不进。’”
  16. ^ 清·梁廷夷氛闻记》:“芳之始至,道佛山口入,民詟其宿将,望之如岁,所到欢呼不绝,官亦群倚为长城。入城,即发议,谓:‘夷炮恒中我,而我不能中夷。我居实地,而夷在风波摇荡中。主客异形,安能操券若此。必有邪教善术者伏其内。”传令甲保遍收所近妇女溺器为压胜具,载以木筏,出御乌涌,使一副将领之。”
  17. ^ 清·佚名《粤东纪事》:“杨侯初来,实无经济,惟知购买马桶御炮,纸扎草人,建道场,祷鬼神,然尚添造炮位,军器木排等事。”
  18. ^ 清·关康己《平夷录·感时诗》:“杨枝无力爱南风,参赞如何用此公。粪桶尚言施妙计,秽声长播粤城中。芳名果勇愧封侯,捏奏欺君竟不羞,试看凤凰冈上战,一声炮响走回头。”
  19. ^ 清·佚名《入寇志·省中联语》:“琦侯爷痛哭龙牌,杨参赞广收马桶,奕将军潜师赴敌,祁宫保出示安民。”
  20. ^ 清·林西藩隐忧续记》:“何文庆焚掠沿江村民殆尽,掠妇女悉令裸体,执旗于江岸立以厌炮。”
  21. ^ 清·曹蓝田《颍上城守日记》:“先是有产妇未满月者十余人,并簪符著红裳,登城四门而拜,县幕友陈士兰之计也。贼发火顿熄,或即一拜之力,盖古有厌胜术,未可全以为非也。”
  22. ^ 清·左宗棠左文襄公全集·克复肃州尽歼丑虏关内肃清折》 :“徐占彪以枪炮轰击,忽炮声不震,正诧异间,瞥见贼杀妇女二人倒竖阵前,似以妖术厌胜者。”
  23. ^ 23.0 23.1 清·仲芳氏庚子记事》:“晚饭后,伯茀来、傅梦岩来,谈及本日临拳民荡平西什库之期,摆金网阵,惟洋人有万女旌一具,以女人阴毛编成,在楼上执以指麾,则义和团神皆远避不能附体,是以不能取胜。”
  24. ^ 清·高树《金銮琐记》:“相素讲程朱理学,在经筵教大阿哥,退朝招各翰林说阴门阵,盖闻豫瞎之言樊教主割教民妇阴,列阴门阵,以御枪炮云。樊实无其事。”
  25. ^ 清·高树《金銮琐记》:“徐荫轩相国传见翰林,山东张翰林曰:‘东郊民巷及西什库洋人,使妇女赤身围绕,以御枪炮。’闻者皆匿笑,荫老信之。”
  26. ^ 清·侨析生《京津拳匪纪略》:“连日每战不利,皆由西人用赤身妇女裸骑炮上,或赤身高楼巅,妇女皆租界旁西开一带娼妓及河东住户也。吾辈神术最恶污秽,妇女又为最忌。”
  27. ^ 民国·沈云龙庚子诗鉴》:“又谓樊国梁为老鬼,年二百余,有一伞为女阴三百六十具制成,故攻之不下。”
  28. ^ 清·侨析生《京津拳匪纪略》:“又传言,西人用人皮制一巨炮,满涂污血,一经施放,秽气远出,故神兵却退而不敢犯,每次战败职此之故。”
  29. ^ 清·陈恒庆谏书稀庵笔记·义和拳》:“所寓又近什袭库法国教堂,义和拳及虎神营兵,闩日围攻,予亲见之。闻教堂内,教士教民约三四百人,其兵械只有枪数十。义和拳挟煤油柴草,从外诵咒以焚其室,迄不能然。于是谣言出矣,谓教士以女血涂其屋瓦,并取女血盛以盎,埋之地,作镇物,故咒不能灵。”
  30. ^ 清·仲芳氏庚子记事》:“西十库开仗,忽有赤身妇女走出,团民受伤者众,楼周围挂妇人皮,并各秽物,以致团民难以得胜,东交民巷亦用此法。”
  31. ^ 清·管鹤《拳匪闻见录》:“自此日起,匪党不令妇人出门,防污秽也,违则杀之,不知而被害者甚多。”
  32. ^ 清·佚名《天津一月记》:“西门内有永顺米局,相传聂军门在落垡与团战时,惧圑法术,曾由永顺铺掌向妓女觅经布,致破其法。团因至铺,执铺掌将杀之,众人力剖其诬,乃罚大米二十包。团向人诡称,落垡之战,聂军门将士皆用其布围绕颈项,致多伤亡,故衔之。”
  33. ^ 清·仲芳氏庚子记事》:“一切军器皆不畏惧,枪炮遇之即不能燃,义和团法术虽大,然尚畏惧秽物,红灯照则一无所忌,与义和团联合一气。”
  34. ^ 清·陈恒庆谏书稀庵笔记·义和拳》:“大学士启秀献策于端王、庄王曰:‘此等义和拳,道术尚浅。五台山有老和尚,其道最深,宜飞檄请之。’乃专骑驰请,十日而至。启秀在军机处贺曰:‘明日太平矣。’人问其故,曰:‘五台山大和尚至矣。教堂一毁,则天下大定。’闻者为之匿笑。”
  35. ^ 清·李希圣庚子国变记》:“尚书启秀奏言,使臣不除,必为后患,五台僧普济,有神兵十万,请召之会歼逆夷。曾廉、王龙文,请用决水灌城之法,引玉泉山水灌使馆,必尽淹毙之。御史彭述,谓义和拳咒炮不燃,其术至神,无畏夷兵。太后亦欲用山东僧普法、余蛮子、周汉三人者。”
  36. ^ 清·高树《金銮琐记》:“尚书启秀函请五台山普净,来京攻西什库教堂。僧言关圣降神附其身,携青龙刀一柄、《春秋》一部,骑赤兔马往攻,入阵便中炮亡,惟马逃归。”
  37. ^ 佐原笃介拳乱纪闻》:“兵部尚书启秀因曾力助旧党,并曾奏保五台山僧人普静为圣僧,调令攻袭什库,八月廿七日为日兵拘禁。”

延伸阅读

  • 女体与战争-明清厌炮之术“阴门阵”再探
  • “阴门阵”新论--明清身体的文化小史

外部链接

  • 三冈识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