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神与太阳神或称戴奥尼索斯与阿波罗是一种哲学的、文学的概念,一种二分法。西方的文学及哲学家如:普鲁塔克[1]尼采托马斯·曼等,都多以此理论为基础,作出文学或哲学评论。

虽然此理论是藉德国哲学家尼采的《悲剧的诞生》而广为人知,但其实它是普鲁士诗人弗里德里希·荷尔德林引用温克尔曼对酒神戴奥尼索斯的论述提出的。[2].

此理论描述的两个极端均是以希腊神话神祇命名的。一个是太阳神阿波罗,另一个是丰收之神和酒神戴奥尼索斯。他们均是天神宙斯的儿子。阿波罗代表诗歌、预言、俊美整齐和光明;戴奥尼索斯则代表生命力、戏剧、狂喜和醉酒。文学评论家以他们对比的性格描述不同的艺术风格,但希腊神话中他们并非相反象征或仇敌。

尼采的理论

悲剧的诞生

在《悲剧的诞生》中,尼采运用“酒神”与“太阳神”做为一组二元对立的精神范式典型,他以醉境和梦境分别形容酒神状态和太阳神状态。

太阳神精神象征的是美的外观,“我们用太阳神的名字统称美的外观的无数幻觉”[3],是一种形式美、节制和对称、是分析和分辨。太阳神精神象征的是形式主义和古典主义、视觉艺术。[4]

而酒神精神来源自古希腊的酒神祭。在酒神祭中,人们打破禁忌、放纵欲望,解除一切束缚,复归自然。这是一种痛苦与狂喜交织的非理性状态。“酒神状态的迷狂,它对人生日常界线和规则的破坏,期间,包含着一种恍惚的成分,个人过去所经历的一切都淹没在其中了。”[5]是一种狂热、疯狂的快感、是人与人之间的界限消弭了,成为了称为观众的一体。酒神精神象征的是浪漫主义、音乐和表演艺术。[6]

尼采相信埃斯库罗斯索福克勒斯希腊悲剧同时蕴含太阳神(演员的对话部分)和酒神(歌咏团的歌唱部分)的精神。然而,欧里庇得斯却舍弃了酒神精神,将戏剧引导至心理剧的层面,亦因此造成希腊悲剧的衰微。

偶像的黄昏

晚期的尼采美学思想将酒神及太阳神精神都视为醉境:“两者都被理解为醉的类型”[7]。且赋予酒神不仅是美学上的意义,且是面对人生苦难的重要力量:“甚至对生命最奇怪与最艰难的问题都要表示肯定,甚至在其最高类型时生命意志都会对其自身的不可穷尽性感到喜悦— 那就是我所谓的酒神精神,我推测那就是能通达悲剧诗人心理学的桥梁。”[8]

参考文献

  1. ^ Radek Chlup, "Plutarch's Dualism and the Delphic Cult"
  2. ^ Adrian Del Caro, "Dionysian Classicism, or Nietzsche's Appropriation of an Aesthetic Norm", in Journal of the History of Ideas, Vol. 50, No. 4 (Oct. - Dec., 1989), pp. 589-605 (英文)
  3. ^ 《悲剧的诞生》25
  4. ^ 存档副本. [2008-03-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2-25). 
  5. ^ 《悲剧的诞生》7
  6. ^ 存档副本. [2008-03-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2-25). 
  7. ^ 《偶像的黄昏》Ⅸ—10
  8. ^ 《偶像的黄昏》Ⅹ—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