圣殿骑士团
基督和所罗门圣殿的贫苦骑士团
Pauperes commilitones Christi Templique Solomonici
Templarsign.jpg
圣殿骑士团的徽章,著名的双人骑单马图像,象征他们早期的贫困,内环的希腊文拉丁文 Sigillum Militum Xpisti,搭配中央的十字架,表示基督的士兵[1]

存在时期 1119年–1314年
效忠于 教宗
种类 西方基督教军事修士会
功能 保护基督徒朝圣者
规模 巅峰时达15,000–20,000人,10%是骑士[2][3]
总部 耶路撒冷圣殿山
别称 圣殿骑士修会
冠名自 圣伯尔纳铎
格言 Non nobis Domine, non nobis, sed nomini tuo da gloriam
(上主,光荣不要归于我们,不要归于我们,只愿光荣完全归于你的圣名。)
取自《圣咏集》115:1
服装 白底红十字
吉祥物 两骑士骑一马
参与战役 十字军战役,包括:
亚实基伦包围战 (1153年)英语Siege of Ascalon
蒙吉萨战役 (1177年)
迈尔季欧云之战 (1179年)英语Battle of Marj Ayyun
哈丁战役 (1187年)
阿斯夫战役 (1191年)英语Battle of Arsuf
阿卡包围战 (1189年–1191年)英语Siege of Acre (1189–1191)
阿德穆斯包围战 (1210年)英语Siege of Al-Dāmūs
列格尼卡战役 (1241年)
阿卡围城战 (1291年)
收复失地运动
指挥官
首任大团长英语Grand Masters of the Knights Templar 雨果·德·帕英
末任大团长 雅克·德·莫莱

圣殿骑士团(法语:Ordre du Temple),或神庙骑士团,正式全名为“基督和所罗门圣殿的贫苦骑士团”(拉丁语Pauperes commilitones Christi Templique Solomonici),是存在于中世纪天主教军事修士会,乃著名的三大骑士团之一,[4]。其成员称为“圣殿骑士”[5],而高级成员则获许穿着骑士团标志性的绘有红色十字之白色长袍。圣殿骑士团曾是欧洲历史上最富有和强大的天主教军事修士会之一,并且在其存在的近两百年中对中世纪的欧洲经济体系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圣殿骑士团创立于第一次十字军东征(1096-1099)之后,主要由信奉天主教法国骑士组成。其首领最初驻扎在阿克萨清真寺的一角,该寺位于耶路撒冷圣殿山,传说是建在所罗门王圣殿之上,因此得其团名。1129年,圣殿骑士团得到罗马教廷正式支持,拥有诸多特权,遂迅速增长其规模、势力和财富,甚至发展出最早的银行业[6][7]

圣殿骑士团和十字军的命运密切相关。1291年,圣地陷落,他们失去根据地,最终沦为法王腓力四世为解决财政问题的牺牲品。1307年,其众多成员在法国被捕,残酷审讯后以异端罪名处以火刑[8]

1314年,身处亚维农教廷的教宗克雷芒五世腓力四世施压,宣布解散圣殿骑士团。此一活跃将近两世纪的宗教军事组织,从此在欧洲主要地区销声匿迹,其悲剧性结局则催生许多相关的传说和文学作品。

历史

建立和兴起

圣殿骑士团最早的总部,耶路撒冷圣殿山阿克萨清真寺

1098年,十字军攻占圣地耶路撒冷,众多基督徒遂长途跋涉前来朝圣,但朝圣的路途却充满凶险,他们经常被屠杀[9]。约1119年,两位当年参战的法国贵族雨果·德·帕英格弗雷·德·圣欧莫[10],提议成立一个修士会,以保卫朝圣者的安全[11]。耶路撒冷国王鲍德温二世同意,并允许他们以圣殿山的阿克萨清真寺作为根据地。传说该寺建于昔日所罗门圣殿的废墟之上,修士会因此得名“基督和所罗门圣殿的贫苦骑士团”。他们最初只有9名成员,依靠捐助维持。其徽章的双人骑单马图像,象征着他们的贫困。

这种穷困状态很快改变了,基督教世界影响力很大的圣伯尔纳铎决定支持圣殿骑士团。1129年,主教会议在法国特鲁瓦举行,教宗正式承认他们的地位。1139年,教宗英诺森二世教宗诏书授与他们特权地位。圣殿骑士团只对教皇负责,不受国王和地方主教指挥;具有免税特权,还能在其领地收取十一税。他们因此快速发展为教宗的重要力量,成员最多超过2万名。圣殿骑士团守卫圣地的重要堡垒,是保卫耶路撒冷王国的决定性角色。

辉煌

从1129年十字军围攻大马士革,到1291年阿卡沦陷,圣殿骑士团几乎参加了所有保卫圣地的战斗。参战的圣殿骑士团通常仅300人左右,人数不多但战斗力强大,是冲锋陷阵的主要力量,常能发挥以一当十的角色。

1177年11月25日的蒙吉萨战役耶路撒冷国王鲍德温四世年仅16岁,率领80名圣殿骑士、375名骑兵和几千步兵,大胆攻击阿拉伯萨拉丁的3万人军队,结果后者精锐的马木留克近卫军几乎被全歼,共伤亡2万余人。萨拉丁带着1/10不到的残余部队逃回埃及

哈丁战役(1189年-1192年)。

1187年的哈丁战役,圣殿骑士团被萨拉丁大军围困,大部分成员非死即伤。同年,萨拉丁攻陷耶路撒冷,圣殿骑士团退出,最后退到塞浦路斯第三次十字军东征(1189年-1192年)时,圣殿骑士团已经开始式微。

灭亡

圣殿骑士团初期得到极多地产,奠定其发展基础,其后发动募捐组团海外朝圣,又从事银行业与商业以壮大资产。他们掌握东西方之间的商业活动,各地拥有分支机构,法国英国甚且一度将国王御库委托其保管。圣殿骑士团在当时金融圈举足轻重,使人认为富甲天下,却因此成为其毁灭的原因。

1241年,蒙古拔都西征入侵波兰。在列格尼卡战役中,圣殿骑士团的参战部队几乎灭绝。其大首领阿尔芒(Armond de Perigord)写信给法国国王路易说,中欧已无任何军事力量可以阻挡蒙古铁骑直抵法国。1291年,十字军黎凡特地区最后的领土阿卡城马木留克铁骑攻陷耶路撒冷王国正式宣告灭亡。圣殿骑士团和医院骑士团撤退到塞浦路斯,再返回法国。他们是法国国王的大债主,拥有几千座城堡和巨额财富,因此受到国王和主教的嫉恨。法国国王腓力四世罗织“异端”罪名铲除他们。

雅克·德·莫莱,十九世纪 Chevauchet 的彩色制版

1307年10月13日星期五(这是“黑色星期五”的由来之一),事前并无任何征兆,全法国的圣殿骑士团成员几乎都被逮捕,并被限制使用任何财产,以防止被移转出国。原因是以精明能干著称的“美男子”法王腓力四世已先广发密函,命令各地官员同时执行他的整肃行动。巴黎一地就逮捕了138名,包括其大团长雅克·德·莫莱。他们很多死于审讯,其余处以火刑

当时教廷位于法国亚维侬的教宗克雷芒五世在圣殿骑士审判中扮演的角色不单为帮助迫害者,他曾多次要求将审判权交付教会,但未得到腓力四世同意。

两个圣殿骑士团成员被处以火刑,15世纪法国手绘图

1312年,法王腓力四世提出要求,教皇克雷芒五世宣布解散圣殿骑士团。西班牙和葡萄牙的骑士团改组成两个新的骑士团:西班牙蒙特萨骑士团和葡萄牙基督骑士团

1314年,莫莱在上火刑架之前,诅咒法王腓力四世和教皇克雷芒五世,说他们会在一年内面临永恒的审判。事实的确与之符合。教皇克雷芒五世一个月后终于不敌长期缠身的癌魔辞世,而腓力四世则在半年后打猎时突然中风猝逝。

2001年,一名意大利女学者Barbara Frale英语Barbara Frale在梵蒂冈找到秘密资料奇农羊皮纸英语Chinon Parchment,这份拷贝中清晰的发现,骑士团其实是被裁定“可能悖德,未至异端”,且教宗克莱蒙五世早在1308年就赦免了德·莫莱的罪行,还包括其他所有被审判的领袖。但德·莫莱没有见到这份赦免,他不知道,教宗克莱蒙五世早已从基督教的本质以及内心深处赦免了他们。然而,克莱蒙五世因受制于法王腓力四世而不敢在生前公布。[12]

体制

圣殿骑士团的标志衣装是白色制服外加白色长袍。1147年第二次十字军东征后,白色长袍的左肩再绣上红色十字,开始是等边十字,后来为八角十字。徽章是两名持盾和矛的骑士共骑一匹马,盾上绘有红色十字。它象征其成员是贫穷的骑士,后来演绎为成员的袍泽情谊。法王腓力四世则将该骑士团的徽章扩大解释,认为圣殿骑士团的团员们有同性恋的倾向,以此网罗罪状,加以定罪。圣殿骑士团的口号是“God wills it.(神的旨意)”,还有拉丁语Non Nobis, Domine, Sed Nomini Tuo Da Gloriam.。翻译成英语:Not to us, o' Lord, but to your name give glory.(非为了我们,上主啊,是为归荣耀予祢的名)。

圣殿骑士团的首领称为宗师、大团长或总团长(The Grand Master),是以选举产生的终生职位。大团长直接对教皇负责,不受国王和各地主教控制。团员分三阶层:

  • 骑士(Knights):他们是骑士团最精锐战士和骑士团的象征,通常拥有三至四匹战马及重骑兵装备和一至二名骑士侍从(侍从一般情况下不属于骑士团,而是被骑士本人雇佣),他们获准穿着标志性的背部绘有红色十字的白色长袍以象征慈悲与纯洁。因为骑士团本身并没有赐予平民以骑士头衔的权利,所以没有骑士头衔的成员无法加入此阶级。[13]
  • 军士(Sergeants):他们是由骑士团从平民家庭中吸收的成员组成,也是骑士团人数最多的阶层,他们保证骑士团的日常运作并负责如行政管理/武器制造/建筑等后勤工作。而前线上的军士则是和骑士们并肩作战的轻骑兵,他们通常穿着黑色和棕色的衣装。而骑士团内亦有数个重要的资深职位是专门为军士阶层保留,如阿卡金库的卫士指挥官---也是实质上的骑士团海军舰队指挥官。
  • 随军神父(chaplains):这个阶层从1139年正式成为骑士团的组成部分之一,这些经过罗马教廷神圣认证(Ordination Priest)的神父们负责整个骑士团组织成员在宗教和精神上的需要。

圣殿骑士团领导层的组成

  • 大团长:统领全团的灵魂人物,入团者皆需发誓对他效忠。团规戒律甚严,其中77~98条都以他为对象。概略如:
    1. 必须住在圣地耶路撒冷(该地早在 1127年就是团总部)。
    2. 由13个团牧师选出,选举规章有25条。
    3. 对外代表全团,但政治权力不大,主要是与诸侯的外交工作。
    4. 骑士团印一枚(监察长也有)。
    5. 全权决定是否参与某一场战役。他有2名辅佐,负责军事建议。作战时,这2人形影不离。
    6. 行军露营时,帐篷必须是圆型,代表圣墓时常在其心中,且由一名骑士保护。
    7. 有4匹马,包括一匹战马。
    8. 手下有:随行牧师1名、总管1名、撒拉森人秘书1名、随从1名(有2匹马)、土耳其轻骑兵1名(向导与仆人)、厨师1名、仆人1名(有1匹马,背负主人的盾牌与长矛)、杂工1名(有3匹马)、马童2名。
  • 神父长:团里的二号人物,有4匹马。大团长不在时,代行其所有权力,包括资产与土地。手下有:随从秘书1名、随从1名(有2匹马)、善战骑士1名(有3匹马)、撒拉森人翻译1名(有马)、阿拉伯轻骑兵1名、跟班2名、马童2名。
  • 军团长:负责战时与平时的所有军事决策,掌管团里的武器与战马。做弥撒时,他统领所有骑士。作战时,他直接指挥所有骑士;冲锋时,他必须亲执横幅前进。大团长出意外时,他维持秩序、管理各单位,并组织选举。有4匹马,包括1匹战马。手下有:骑士随从1名、萨拉森轻骑兵1名、跟班2名。
  • 骑士总管:类似军团长的副手,指挥10名骑士,有3匹马、跟班1名。
  • 圣地监察长:类似财政部长,管理圣地和全团的资金,还有团里人事工作。掌管欧洲与东方之间的经济贸易交流,重点主要是亚克港口。有4匹马,包括1匹负重马。他的手下有:秘书1名、记录员1名、随从1名(有2匹马)、阿拉伯骑兵1名、跟班2名、步行仆从2名。
  • 掌旗官:管理团里的服装、制作和材料。所有成员的衣着必须合乎规范,例如骑士们的长袍。有4匹马、不同种类的帐篷两个。手下有:掌刑官1名、跟班2名、手工制衣团体。
  • 圣城监察长:护持团里至高无上的圣十字架,负责领地治安,直接指挥10名善战骑士,保护朝圣者和全部朝圣道路畅通安全。有4匹马,包括1匹战马和1匹负重马。手下有:跟班2名、扈从1名(有2匹马)、骑马的萨拉森秘书1名、阿拉伯轻骑向导1名。1187年,圣城陷落。此职务取消。
  • 行省监察长:由团里派驻安条克王国或黎波里,代行团务与决策。他管理当地分支据点的内政,包括食物与酒,也负责地方行省的经济。有4匹马(包括1匹负重马)、圆型帐篷1个、地方横幅1条。手下有参谋1名、随从1名(有2匹马)、记录员1名、撒拉森轻骑兵1名、异教徒翻译1名。
  • 行省内务长:权力极有限,管理当地分支据点的杂务。有4匹马、跟班2名。


备注
  • 骑士与随从的分别
    • 骑士必须出身贵族,乃圣殿骑士团的主体,先在欧洲的行省分支据点受训,再派往圣地作战。每个骑士有3匹马和跟班1名。盔甲武器都由骑士团提供。随从则只需是农民或地主资格。
  • 随从也区分官职高低
    • 异教骑兵总管:指挥团里所有撒拉森轻骑兵和随扈。
    • 军团随从长:管理维修团里所有武器,类似武器库总管。
    • 跟班队长:管理所有跟班。

银行业起源

圣殿骑士团在东方和西欧拥有大量地产,甚至曾经包括整座塞浦路斯岛。他们在西欧从事高利贷银钱业,还发行汇票给翻山越岭随时可能遭抢的朝圣者,甚至充当保镖。这庞大资产成为圣殿骑士团在1307年10月13日被屠杀的主要原因,并成为西方世界恐惧“13号星期五”的原因。

大众文化

圣殿骑士团在大量文艺作品中出现,其形象正面反面兼有。 出现过圣殿骑士的作品:

参见

注释 

  1. ^ as reproduced in T. A. Archer, The Crusades: The Story of the Latin Kingdom of Jerusalem (1894), p. 176. The design with the two knights on a horse and the inscription SIGILLVM MILITVM XRISTI is attested in 1191, see Jochen Burgtorf, The central convent of Hospitallers and Templars: history, organization, and personnel (1099/1120-1310), Volume 50 of History of warfare (2008), ISBN 978-90-04-16660-8, pp. 545-546.
  2. ^ Burman, p. 45.
  3. ^ Barber, in "Supplying the Crusader States" says, "By Molay's time the Grand Master was presiding over at least 970 houses, including commanderies and castles in the east and west, serviced by a membership which is unlikely to have been less than 7,000, excluding employees and dependents, who must have been seven or eight times that number."
  4. ^ Malcolm Barber. The New Knighthood: A History of the Order of the Templ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4. ISBN 0-521-42041-5. 
  5. ^ 法语:Templiers
  6. ^ Martin, p. 7.
  7. ^ Nicholson, p. 4
  8. ^ Malcolm Barber. The Trial of the Templars.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78. ISBN 0-521-45727-0. 
  9. ^ Burman, pp. 13, 19.
  10. ^ Hugues de Payens 和 Godfrey de Saint-Omer。
  11. ^ Read, The Templars. p. 91.
  12. ^ 圣殿骑士 异端污名早获昭雪
  13. ^ Selwood, Dominic. The Knights Templar 1: The Knights. [12 April 2013]. 

参考文献

  • Isle of Avalon, Lundy. "The Rule of the Knights Templar A Powerful Champion" The Knights Templar. Mystic Realms, 2010. Web. 30 May 2010.
  • Barber, Malcolm. The New Knighthood: A History of the Order of the Temple.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4. ISBN 0-521-42041-5. 
  • Barber, Malcolm. The Trial of the Templars 1.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1993. ISBN 0-521-45727-0. 
  • Barber, Malcolm. The Trial of the Templars 2.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06. ISBN 978-0-521-67236-8. 
  • Barber, Malcolm. Supplying the Crusader States: The Role of the Templars. (编) Benjamin Z. Kedar. The Horns of Hattin. Jerusalem and London. 1992: 314–326. 
  • Barrett, Jim. Science and the Shroud: Microbiology meets archaeology in a renewed quest for answers. The Mission (University of Texas Health Science Center). 1996, (Spring) [2008-12-25]. 
  • Burman, Edward. The Templars: Knights of God. Rochester: Destiny Books. 1990. ISBN 0-89281-221-4. 
  • Mario Dal Bello, Gli Ultimi Giorni dei Templari, Città Nuova, 2013, ean 9788831164511
  • Frale, Barbara. The Chinon chart – Papal absolution to the last Templar, Master Jacques de Molay. Journal of Medieval History. 2004, 30 (2): 109. doi:10.1016/j.jmedhist.2004.03.004. 
  • Hietala, Heikki. The Knights Templar: Serving God with the Sword. Renaissance Magazine. 1996 [2008-12-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10-02). 
  • Marcy Marzuni. Decoding the Past: The Templar Code (Video documentary). The History Channel. 2005. 
  • Stuart Elliott. Lost Worlds: Knights Templar (Video documentary). The History Channel. 2006. 
  • Martin, Sean. The Knights Templar: The History & Myths of the Legendary Military Order. New York: Thunder's Mouth Press. 2005. ISBN 1-56025-645-1. 
  • Newman, Sharan. The Real History behind the Templars. New York: Berkley Trade. 2007. ISBN 978-0-425-21533-3. 
  • Nicholson, Helen. The Knights Templar: A New History. Stroud: Sutton. 2001. ISBN 0-7509-2517-5. 
  • Picknett, Lynn; Clive Prince. The Templar Revelation. New York: Touchstone. 1998. ISBN 0-684-84891-0. 
  • Read, Piers. The Templars. New York: Da Capo Press. 2001. ISBN 0-306-81071-9. 
  • Selwood, Dominic. Knights of the Cloister. Templars and Hospitallers in Central-Southern Occitania 1100-1300.. Woodbridge: The Boydell Press. 2002. ISBN 0851158285. 
  • Selwood, Dominic. 'Quidam autem dubitaverunt: the Saint, the Sinner. and a Possible Chronology' in Autour de la Première Croisade,. Paris: Publications de la Sorbonne. 1996. ISBN 2859443088. 
  • Selwood, Dominic. “The Knights Templar 1: The Knights (2013)
  • Selwood, Dominic. “The Knights Templar 2: Sergeants, Women, Chaplains, Affiliates (2013)
  • Selwood, Dominic. “The Knights Templar 3: Birth of the Order (2013)
  • Selwood, Dominic. “The Knights Templar 4: Saint Bernard of Clairvaux (2013)
  • Julien Théry, "Philip the Fair, the Trial of the 'Perfidious Templars' and the Pontificalization of the French Monarchy", in Journal of Medieval Religious Culture, 39/2 (2013), pp. 117-148, online

延伸阅读

  • Malcolm Barber, Keith Bate. The Templars: Selected sources translated and annotated by Malcolm Barber and Keith Bate (Manchester University Press, 2002) ISBN 978-0-7190-5110-4
  • Addison, Charles. The History of the Knights Templar (1842)
  • d'Albon, André. Cartulaire général de l'ordre du Temple: 1119?–1150 (1913–1922) (at Gallica)
  • Barber, Malcolm. The Knights Templar – Who were they? And why do we care?. Slate Magazine. 2006-04-20.  ;
  • Brighton, Simon. In Search of the Knights Templar: A Guide to the Sites in Britain. London, England: Orion Publishing Group. 2006-06-15. ISBN 0-297-84433-4. 
  • Butler, Alan; Stephen Dafoe. The Warriors and the Bankers: A History of the Knights Templar from 1307 to the present. Belleville: Templar Books. 1998. ISBN 0-9683567-2-9. 
  • Frale, Barbara. The Templars: The secret history revealed. Dunboyne: Maverick House Publishers. 2009. ISBN 978-1-905379-60-6. 
  • Gordon, Franck. The Templar Code: French title: Le Code Templier. Paris, France: Yvelinedition. 2012. ISBN 978-2-84668-253-4. 
  • Haag, Michael. The Tragedy of the Templars. London: Profile Books Ltd. 2012. ISBN 978-1-84668-450-0. 
  • Haag, Michael. The Templars: History and Myth. London: Profile Books Ltd. 2008. ISBN 978-1-84668-148-6. 
  • Hodapp, Christopher; Alice Von Kannon. The Templar Code For Dummies. Hoboken, NJ: Wiley. 2007. ISBN 0-470-12765-1. 
  • Levaye, Patrick. Géopolitique du Catholicisme (Éditions Ellipses, 2007) ISBN 978-2-7298-3523-1
  • Partner, Peter. The Knights Templar & Their Myth. Rochester: Destiny Books. 1990. ISBN 0-89281-273-7. 
  • Ralls, Karen. The Templars and the Grail. Wheaton: Quest Books. 2003. ISBN 0-8356-0807-7. 
  • Smart, George. The Knights Templar Chronology. Bloomington: Authorhouse. 2005. ISBN 1-4184-9889-0. 
  • Upton-Ward, Judith Mary. The Rule of the Templars: The French Text of the Rule of the Order of the Knights Templar. Ipswich: Boydell Press. 1992. ISBN 0-85115-315-1. 

外部链接

纪录片

  • 十字架的秘密 - 审判圣殿骑士团 Knights Templar on Trial
  • 圣经传说 - 圣殿骑士团 The Secret Bible: Knights Templar

电台节目

  • 神秘之夜:圣殿武士2009-12-19 (广东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