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马化英语:RomanizationRomanisation),又称拉丁化LatinizationLatinisation),是语言学中将不是拉丁字母(又称罗马字母)形式的文字系统,转换成拉丁字母的过程。主要是将被转换系统里的非拉丁文字,按照转写系统的规则和转写表,忠实地将字符(也包括字符的附加符号及单音素双字符)对号入座地转写成转换系统里的拉丁字符。被转换系统与转换系统的字符也可以逆向转写

罗马化的方案有很多,包括用以表达书面语音译、和用以表达口语转录。后者可以再被分为两类:音位转录,用以记录音素或者一段说话里的语义数量。和更严格的标音转录来记录说话声音。而每一个罗马化方案均有一套独立的规则,规定了每一个已罗马化字元的发音。除了拼音文字之外,现今唯一采用语素文字系统的汉字也从近代起出现罗马化方案,但并未完全取代汉字原有的功能。

类似罗马化的文字转写型式还有“西里尔化英语Cyrillization”(又称“斯拉夫化”),即将一个语言音译或转录成西里尔字母的过程。

罗马化方案

音译

如果使用罗马化方案去把原来的字词去音译的话,最基本的原则就是把本来语言里的字母,逐一音译到目标语言之中。这个方法的特色,就是过程中并不着重在目标语言里的实际发音。例如,使用日语的训令式罗马字的话,就容许读者可以百分之百地,凭拼音去重组成日语的片假名音节。但这个方案需要事前对日语有一定的知识。

转录

音位转录

但是,大部分的罗马化方案都以一般读者为主。就是说读者事前并不需要对本来语言有认识,反而应该提起读者对本来语言如何发音的兴趣。这样的罗马化方案大多根据音位转录原则,尝试把在本来语言里,每一个音位的发音,尽量准确地转录,使到操目标语言的人都能发到贴近的发音。日语里的平文式罗马字(或称黑本式罗马字)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个罗马化方案是为英语使用者而设的。

标音转录

标音转录方案则更进一步,这个方案尝试把本来语言里所有的音位描绘出来。有时可能会牺牲目标语言里阅读性的,使用在目标语言里没有的字母国际音标字母就是一个在标音转录里最常用的系统。

取舍

对于大部分的语言来说,建立一套可用性的罗马化方案都会涉及需要在两个极端里进行取舍。纯正的转录被普遍认为是不可能的,因为多会发生诸如在本来语言里的发音和区别,不可能在目标语言里表现出来。但如果硬要表现出来的话,就会使罗马化后的字眼变得复杂。

一般来说,除了一部分学者之外,罗马化方案都倾向以音位转录形式出现。举个例子,日本武术柔术”这一词,使用训令式罗马字的话,就会变成“zyūzyutu”。这样一来可以让本身懂日语的人去重组成假名的“じゅうじゅつ”。但使用平文式罗马字的话就会变成“jūjutsu”,人们会较易猜到这个词语本来的日语发音。

不同书写系统的罗马化方案

阿拉伯字母

阿拉伯字母是用来书写阿拉伯语、波斯语乌尔都语。其罗马化方案如下:

希伯来语字母

希伯来语

婆罗米字母

婆罗米字母用以书写印度大陆和东南亚地方语言的书写系统。长久以来,西方都是透过其罗马化音译去研究梵文以及其他印度文字。自英国的东方学者威廉·琼斯爵士之后,不同的印度文字音译方案亦随之推出。[10]

汉语文字

汉语的罗马化,在某些层面上被证明是一个困难的问题,因为同时涉及政治考虑。另一个困难之处,就是汉语并非表音文字,而是意音文字。所以大部分的罗马化方案并非直接把汉字转换,而是建基于类似汉语拼音之上。[14]


现代标准汉语

中华人民共和国
  • 汉语拼音(1958年):在中华人民共和国,这套方案已经被官方确认为罗马化汉语的标准方案。多数用于教授母语并非普通话的学生,学习普通话时使用的学习工具。这套方案亦被国际社会普遍所接受,作为拼写中文或名字时的标准。汉语拼音价值在于中国地大物博,人口之多,与其他面积和人口相若的国家一样,出现了多种汉语方言。所以需要有一套统一的书写系统和语言去进行沟通。
  • ISO 7098(1991年):国际标准化组织的方案,与汉语拼音非常相似。
中华民国

标准南京官话

标准粤语

吴语

闽南语

闽东语福州话

传教士罗马化语言办报

  • 发端:19世纪末,在中国的欧洲、美国传教士再次掀起兴办中文报刊的高潮。以美国佐治亚州的传教士编辑林乐知为首的一批传教士编辑认识到了非教会报纸具有广泛传播的可能性。为了扩大报刊的发行量,就需要使用更加通俗易懂的文字。作为针对文盲读者的极端方法,他们开始使用罗马化语言。他们起初曾持怀疑态度,因为这意味着报刊的传播元素将与汉字方块字彻底分离。这不仅预示着字母文字的引进,而且暗示了一种基于新文字的文学体系的形成。
  • 莱普修斯字母表:德国传教士倾向于卡尔·理查德·莱普修斯(Karl Richard Lepsius)字母表
  • 威廉·琼斯字母表:英国传教士倾向于推行威廉·琼斯(William Jones)的字母表
  • 成果:在中国东南沿海方言丰富多变的地区,罗马化语言办报的计划取得了些许成功。例如,厦门土话约有800个音节,相比之下,在中国四分之三地区通用的标准官话只有420个音节。虽然不同地区的官话略有变化,但后来还是成为了全国性的标准语言。在香港,崇真会(巴色会)传教士娄士(G.Reusch)于1882年用罗马化的客家方言编纂一份插图月刊,每年订阅价为20美分。[18]在台湾,英国长老会差会的巴克礼(Thomas Barclay)创办一份用罗马拼音化的白话字印刷的教会月刊《台南府城教会报》(后更名台湾教会公报)。在汕头,英国长老会的传教士汲约翰(J.C.Gibson)也办过类似的刊物。但两份刊物的创办时间都不长。中国官话实行罗马化或者演变为单纯的拼音文字都不适用,因为它具有太多的同音异义字。因此,大多数传教士报刊不仅使用汉字印刷,而且采用中国传统的书册式报刊形制。

日文

罗马化,在日语里称作罗马字ローマ字)。


谚文

韩语

  • 马科恩-赖肖尔转写系统(1937年):直至2002年为止,都是韩国官方的韩语罗马化方案。现时此系统仍于北朝鲜使用。
  • 罗马字标记法修正案(2000年):在2005年,韩国政府正式使用这套已于2000年批准的方案。路牌教科书已经开始逐步跟随,政府估计此刻修订需要花费至少20亿美元。但人名拼音仍然可以按照个人意愿,但政府会强烈建议使用新方案。
  • 耶鲁拼法(1942年):这套方案主要应用于学术文学层面。
  • 美国国会图书馆标准方案:与McCune-Reischauer式大致上相同。[20]
  • ISO/TR 11941(1996年):这套方案其实是由两个方案所组成,分别为南北朝鲜两个国家所提出。最初提交上国际标准化组织的方案,是经过双方努力的成果(方案主要以耶鲁方案为基础)。但在最后阶段,双方出现方歧,导致出现了两个方案。[21]

吉阿吉阿语

吉阿吉阿语原本没有文字。从2008年开始,当地与韩国训民正音学会采用谚文字母作为其现代化的文字,但后来废止了。

泰文

泰语

泰语主要于泰国使用,有自己的一套文字去书写。该套书写系统可能是由古高棉传过来,属于婆罗米文字的一种。请参阅泰语字母

西里尔字母

在语言学中,西里尔字母格拉哥里字母都使用了科学音译。同样情况亦应用于古教会斯拉夫语,以及现代的各个斯拉夫语族,因为他们同样使用这些字母。

白俄罗斯语

白俄罗斯语同时使用了西里尔字母和拉丁字母。但时至今日,纵使仍然有使用拉丁字母(正式名称为Łacinka或Łacinica)的拥护者,但已经几乎绝迹。但姑勿论本来的拉丁字母存在与否,白俄罗斯语的名字一般按俄语的习惯被翻译。

例字
Łacinka字母 罗马化后
Homiel Homyel'
Mahiloŭ Mahilyow
Viciebsk Vitsebsk
Baranavičy Baranavichy
Žytkavičy Zhytkavichy
文献

俄语

现时并没有一套国际公认把俄语翻译成罗马字母的方案—事实上已经有很多套方案存在:有时会稍作调整以迎合某些特定语言(例如德语法语),而有些则设计为图书馆音译之用,有些则为翻译俄罗斯旅客护照之用。有时,有些名字的音译则是以传统为主。这样一来,同一个名字会重复出现很多次。例如,俄国著名作曲家柴可夫斯基可以被译成以下名字:Tchaykovsky, Tchajkovskij, Tchaikowski, Tschaikowski, Czajkowski, Čajkovskij, Čajkovski, Chajkovskij, Chaykovsky, Chaykovskiy, Chaikovski等等。

乌克兰语

乌克兰的人名多以音位转录形式翻译。乌克兰国家系统主要于翻译乌克兰地名时使用。

希腊字母

希腊语包括现时在希腊地区使用的语言,及古代的多音调拼字法


格鲁吉亚字母

格鲁吉亚语

ISO 9984是把现代格鲁吉亚语罗马化的系统。

总结

以下的表格列出了把不同字母或书写系统,作音位转录罗马化后的结果。虽然对大部分使用者来说已经足够,但是每一个字母始终还有几个译法和其他例外例子。详情请参阅以下各个语言的相关条目。(由于韩语字母数量过于庞大,所以本表格只列出第一个字母)


罗马化后 希腊语 俄语 希伯来语 阿拉伯语 日语片假名 韩语
A A А ַ, ֲ, ָ دَ, دَ, ﺍ — ﺎ, دَىا
AI י ַ
B Б בּ ﺏ ﺑ ﺒ ﺐ
CH Χ Ч
CHI
D Δ Д ד ﺩ — ﺪ, ﺽ ﺿ ﻀ ﺾ
DH ﺫ — ﺬ
E Ε Э , ֱ, י ֵֶ, ֵ, י ֶ
F Φ Ф פ (final ף ) ﻑ ﻓ ﻔ ﻒ
FU
G Γ Г ג
GH ﻍ ﻏ ﻐ ﻎ
H ח, ה ﻩ ﻫ ﻬ ﻪ, ﺡ ﺣ ﺤ ﺢ
HA
HE
HI
HO
I Η, Ι, Υ И ִ, י ִ دِ
IY دِي
J Ж ﺝ ﺟ ﺠ ﺞ
JJ
K Κ К כּ (final ךּ ), ק ﻙ ﻛ ﻜ ﻚ
KA
KE
KH Х כ (final ך ) ﺥ ﺧ ﺨ ﺦ
KI
KK
KO
KU
L Λ Л ל ﻝ ﻟ ﻠ ﻞ
M Μ М מ (final ם ) ﻡ ﻣ ﻤ ﻢ
MA
ME
MI
MO
MU
N Ν Н נ (final ן ) ﻥ ﻧ ﻨ ﻦ
NA
NE
NI
NO
NU
O Ο, Ω О , ֳ, וֹֹ
P Π П פּ (final ףּ )
PP
PS Ψ
Q ﻕ ﻗ ﻘ ﻖ
R Ρ Р ר ﺭ — ﺮ
RA
RE
RI
RO
RU
S Σ С ס, שֹ ﺱ ﺳ ﺴ ﺲ, ﺹ ﺻ ﺼ ﺺ
SA
SE
SH Ш ש ﺵ ﺷ ﺸ ﺶ
SHCH Щ
SHI
SO
SS
SU
T Τ Т ט, תּ, ת ﺕ ﺗ ﺘ ﺖ, ﻁ ﻃ ﻄ ﻂ
TA
TE
TH Θ ﺙ ﺛ ﺜ ﺚ
TO
TS Ц צ (final ץ )
TSU
TT
U У , וֻּ دُ
UW دُو
V B В ב, ו, וו
W ﻭ — ﻮ
WA
WE
WI
WO
X Ξ
Y Й, Ы י ﻱ ﻳ ﻴ ﻲ
YA Я
YE Е
YO Ё
YU Ю
Z Ζ З ז ﺯ — ﺰ, ﻅ ﻇ ﻈ ﻆ
ZH Ж

参见

参考文献

  1. ^ [1]
  2. ^ 存档副本. [2013-04-25]. 
  3. ^ [2]
  4. ^ 存档副本. [2015-07-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2-08). 
  5. ^ [3]
  6. ^ [4][永久失效链接]
  7. ^ [5]
  8. ^ [6]
  9. ^ [7]
  10. ^ [8][永久失效链接]
  11. ^ 详情请参阅:Transliteration of Indic scripts: how to use ISO 15919
  12. ^ [9]
  13. ^ 存档副本. [2006-11-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2-12). 
  14. ^ 请参考: 存档副本. [2005-08-2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4-06-19).  [10]
  15. ^ [11]
  16. ^ [12]
  17. ^ 可参考这里
  18. ^ JOHN MURDOCH.Report on Christian Literature in China.Shanghai 1882.pp7-8,12,19-20
  19. ^ [13]
  20. ^ [14]
  21. ^ 两个方案的分别:[15]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22. ^ [16]
  23. ^ [17]
  24. ^ 存档副本. [2013-04-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7-16). 
  25. ^ [18]
  26. ^ [19]
  27. ^ [20](PDF文档)
  28. ^ 存档副本. [2005-0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5-03-07). (JPEG图档,以乌克兰写成)
  29. ^ [21](PDF文档)
  30. ^ 托马士.彼得逊先生撰写的五个系统对比:[22](PDF文档)
  31. ^ 存档副本. [2005-01-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4-12-10). 
  32. ^ [23](PDF文档)

外部链接

  • 联合国地名专家组-罗马化系统工作组
  • 美国国会图书馆-罗马化列表(PDF文档)
  • Java罗马化程式
  • 尚有少量书籍附有罗马化列表《ALA-LC Romanization Tables》Randall Barry (ed.), U.S. Library of Congress, 1997, ISBN 0844409405.
  • Thomas T. Pederson's chart(PDF文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