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年拍的华埠东百老汇。背景里可见已倒塌的前世界贸易中心北楼。
2004年拍的华埠勿街
勿街和坚尼路交叉口。
披露街(Pell Street)
一家销售中药的药店。

华埠(俗称中国城唐人街)是美国纽约市曼哈顿的一个地区。

1980年代后,此地区已经超过旧金山中国城成为西半球最大的唐人街[1] 从中国人的构成在布鲁克林最迅速增长的人口。

地理

在1970年代之前,华埠的惯例边界是:

在这地区内,游客可以看见老的华埠:坚尼街、勿街和茂比利街的交叉口,披露街和宰也街的交叉口。

不管所并吞的社区,华埠现在的边界大约是:

这个地区大约有南北一英里东西两英里。现在的华埠包括下列的街道:

历史

早期移民华人

1896年中国戏院表演

虽然Quimbo Appo声称其为1840年代时来到曼哈顿华埠的汉人,但其实第一个到此地永久定居的中国人是一个广东商人阿肯(Ah Ken),在柏路开了一间香烟店。[2][3][4][5][6][7][8][9][10]他约在 1858 年时抵达纽约,据说当时他在纽约街头贩售一根三毛钱的香烟,提供点烟纸和油灯供顾客使用。[4]

后续来到的移民也仿效阿肯贩售香烟,或是背著广告看板赚钱维生,阿肯的成功激励了香烟制造商威廉·隆佛特(William Longford)、约翰·欧可(John Occoo)和约翰·艾瓦(John Ava),选择在华埠经营生意,独占烟草生意。[11]有些人推测,阿肯在勿街南侧经营一间招待所,租赁房间给初来到此地的华人,因此才富有起来,能够开设香烟店,渐渐形成今日所谓的华埠。[2][6][12][13][14][15]

排华时期

十九世纪末,面对着大量的种族歧视和新的限制海外华人工作选择的法律,许多美国西海岸的淘金华人迁移到美国东海岸来寻工。早期华人工作场所包括洗衣店和餐馆。华埠由勿街、披露街、宰也街开始。1870年,华埠当时有200华裔居民。在《排华法案》通过的1882年,华人居民已达到2000。1900年,汉人达7000人,但大多为男性,女性少于200人。

早期的华埠受堂口影响。堂口是一种氏族性的公所,执政范围包括同乡会、政治同盟(中国国民党中国共产党)和一些秘密的非法活动。这些堂口会照顾被种族歧视而受骚扰的会员,给他们反骚扰保护。堂口也与街头帮派结盟,也帮助新移民起身:如借钱、帮助创业等等。

这些氏族性的公所后来建立了理事会称为中华公所。虽然中华公建立的目的是帮助缓和堂口之间的局势,但“安良堂”和“协胜堂”两大堂口当年经常有街头的“堂斗”,大部分的争斗发生在宰也街上。街头帮派如“鬼影帮英语Ghost Shadows”和“飞龙帮英语Flying Dragons (gang)”在1980年代还很盛行。

华埠地区唯一的公园,哥伦布公园,是当时纽约市声名狼藉的地区五点区,在十九世纪,此地是纽约市最危险的贫民窟。

移民许可之后

美国《1965年入境移民与国籍服务法案》实施后,使得更多的亚洲移民移居美国,华埠的人口因此而爆增,华人社区逐渐往北发展。导致在1970年代,居住许多意大利美国人的小意大利被并吞了,只剩下一些在是摩比利街上的意大利餐馆。诺丽塔英语NoLIta, Manhattan(小意大利北区)的南部也开始被同化。1990年代,华人开始移居下东城的西侧,这地区50年前是东欧犹太人所居,20年前则是西班牙人所居。今日,犹太人居住的遗迹所剩无几,只有犹太餐馆和几所犹太教会堂

华埠受九一一袭击事件的影响很大,因为离世贸中心很近,所以旅游业和当地商业恢复的很慢,许多连接金融区与华埠的干道和地铁线路被关闭多年,造成长期的交通不便。

2007年,豪华公寓的建设开始从苏活区进入华埠,在这之前华埠以拥挤的公寓和华人居民闻名,虽然一些建设计划仍以华人社区为目标,但豪华公寓的发展已促进华埠的经济文化多元性。[16]

目前,曼哈顿房地产价格的攀升和居高不下的租金也影响了曼哈顿华埠,许多较为贫困的新华人移民无法负担租金,因此这里的发展减缓,许多华人开始移居法拉盛华埠布鲁克林华埠。在下东城和小意大利区域,许多原先海外中国人负担得起的公寓被重新整修,以较高的价格出租,这些公寓的主人,多数都是有名望的中国裔美国人,在地产价值飙涨的驱动下,发现停止较低收入的居民的合约才能有较多的利益收入。[17]

2009年,许多新汉人移民选择在东百老汇定居,舍弃以往的鲍尔里(Bowery)西侧。此外,官话逐渐侵蚀广东话,变成纽约华埠的主要中文方言。《纽约时报》曾指出,法拉盛华埠现今是曼哈顿华埠的主要对手,为海外中国裔纽约客的政治贸易的文化中心。[18]

经济

华埠有许多食品店。

很多华埠的经济都属于灰色经济,工资一般低于其它的美国人,很多人拿了现金工资而不报税或只报了少部分的税。这里提供了很多工作给不会英语或没有技能的新华人移民。纽约市本来是以服装业和旅游业为主,所以华埠也循这方向发展了服装业旅游业,给华埠带来了很多大大小小的制衣厂。旅游业和餐馆业在华埠也很发达。

由于南美洲与中国内陆的生产成本低廉,上游的制衣批发商把订单都给了海外的生产厂家,华埠本地的制衣业慢慢萎缩了,只剩下少数还在支撑运营。

中餐食品店和海鲜店密集于茂比利街、坚尼街和巴士打街交界、东百老汇上。华裔开的珠宝店位于勿街和包厘街之间的坚尼街。由于华裔的储蓄率很高,华埠有很多的银行。这些银行一般都雇用了大量华人职员。这里也有不少华资银行进驻。

在华埠邻近的小意大利区经常举办一些街坊活动,吸引了大量游客来游玩,他们一般都会顺便走过来华埠这边看看,这间接给华埠带来了繁荣。在华埠与小意大利区之间,只相隔了坚尼街,所以造就了很多华裔摊贩在坚尼街一带销售廉价的商品,一般都是游客喜欢购买的小精品或仿冒的名牌商品。

人口

小香港/小广东

直到1960年代,移民纽约华埠的海外华人以广府人为主,所以主要语言为粤语,特别是广州话台山话。另外有少部分移民是客家人,讲客家话。 直到1960年代,本来唐人街的界线是Bowery Street(包厘街)东边和Canal Street(坚尼街)北边. 以前那时候是全部台山人. 但是从1965年开始很多香港人也开始大量进来唐人街,使粤语广州话变成唐人街的通用语。唐人街开始发展,先超过坚尼街的界线然后后来会超过包厘街的界线。 但是从1970-80年代, 真正最发展最多华人人口的唐人街还是在勿街的周围区。超了包厘街东边没有那么发展属于唐人街也还是交叠华人犹太人和波多黎人混合一起.

小福州

而从1970年代开始,特别1980年代开始大批来自福建省福州人进入华埠,他们的母语是闽东语福州话。因为那时候唐人街大部分广东人和福州人无法融合因为方言和文化差别, 所以他们安定在汉人、犹太人、波多黎各人交叠区超过包厘街东边然后会慢慢发展自己的福州人唐人街。

现在唐人街变成早期发展的广东唐人街在西边,新发展福州唐人街在东边。[19]

另外,基于很多东南亚国家的政治纷乱、越南战争和排华的原因,大量汉人从东南亚国家移民到美国来。这些国家包括越南,泰国,菲律宾,马来西亚,老挝,印度尼西亚等。1980年之前,汉语普通话很少被居民使用,都是以各自方言沟通为主。最近的新移民大多都是从中华人民共和国及而来,所以都讲汉语普通话

与其它市区唐人街不同,曼哈顿的华埠不仅仅是商业区,它也有很大的住宅区。粗估有15万至25万居民,也有少数估算高达35万。准确的人口数量很难获得,因为语言障碍非法移民造成的“低人口普查参与率”。社区的主要人口成长来源是移民。现在居民慢慢地学会英语,也获得更完善的教育,因此也有好的工作,最后搬到富裕的区域。

海外中国人的情况

虽然福州人大部分能讲国语和法拉盛在皇后区开始发展自己的讲汉语唐人街,但是法拉盛那边的房租太贵,很多福州人移民来没身份所以他们很多找工作赚钱.所以他们不能安定在法拉盛也那时候法拉盛汉人人口和汉人商业没有这么多,所以新汉人移民很小机会可以找工作那边.

以前虽然曼哈顿的华埠是全部广东人, 但是以前只是一个纽约地方最多汉人最多汉人商业可以给工作包括便宜房子租所以新移民来的福州人没办法必须要安定在曼哈顿的华埠。 很多福州人那时候学习广东话来工作和沟通。如果以前法拉盛的汉语人士区早期点发展很大还有便宜房子租和很多商业,福州人会大部分安定在那边因为可以容易很多沟通用国语找工作也不会这么多安定在曼哈顿的华埠和布鲁克林唐人街那时大部分广东人. 很可惜他们那时给广东人欺负因为他们有不一样文化特别语言分别也他们很多没身份。

从2000年开始

从2000年开始,华人人口开始越来越小就因为士绅化开始来和房子租开始太贵. 很多福州人从曼哈顿唐人街搬走去布鲁克林日落公园八大道新的唐人街有更加大很多还有变成纽约最大最中的福州人新发展区.

很多广东人搬去布鲁克林的本森赫斯特地区和羊头湾到处发展了好几个自己新的小广东人唐人街例如18大道从65街到77街左右,Bay Parkway大道从65街到68街和86街从18大道到25大道。这些全部在本森赫斯特地区. 羊头湾的唐人街就是在U大道Q地铁车站附近

建筑

这44层楼的孔子大厦是一栋政府补贴公寓,但是比一般华埠的住房的水准要高。

住宅

华埠的住房以前大多都是拥挤的公寓,很多建立已经百年了。自从大量新移民拥进来以后,华埠的景观改变了,不少老旧的公寓被拆除或改建。

包厘街和地威臣街上的一栋巨大的联邦补贴住房工程称为孔子大厦(Confucius Plaza)在1976年完工。这44层楼的住宅大楼给上千所居民带了必要的住所。这建筑也包括容闳公立小学[20]。虽然这公寓是为低收入贫民的补贴公寓,因为现代标准的住房在华埠很少,所以有不少华人居住在此公寓里。

华埠除了这栋孔子大厦外,另外还有桥景大厦,尼克村大厦, 两桥大厦,及邻近几栋大型政府楼,都住满不少华人。华埠里面也新建了不少高级康斗公寓(Condo)。

风格

从建立以来,华埠没有很多特殊风格的建筑。

在1962年,一座称牌坊在且林广场上建立,纪念为第二次世界大战而牺牲的华裔少尉飞行员刘国梁英语Benjamin Ralph Kimlau和其战友们。[21]这牌坊包含近代书法家于右任的作品。每年在美国阵亡将士纪念日这一天,由美国华裔退伍军人会在这牌坊献花纪念。另外一座林则徐的铜像也由美国林则徐基金会于1997年竖立在此广场,他是清朝一位著名的反鸦片的福州侯官。雕像正面朝向东百老汇大道,许多福州商店在此,俗称“福州街”。1976年,孔子的雕像在“孔子大厦”前建立,由于地段方便,常被用于会合地点。

1970年代,纽约电话公司(之后被威讯购买)开始为电话亭加中国式的形装饰。1980年代,住属于中国城的一些大公司分店如银行开始装修用古典中国建筑风格。

其它海外汉裔社区

有些汉裔社区近几十年来在纽约生根,包括皇后区法拉盛(Main Street, Flushing),其汉裔人口由于九一一袭击事件的影响,最近超过了曼哈顿华埠。皇后区的另外一个华人社区艾姆赫斯特(Broadway, Elmhurst),华裔人口也在增长中。纽约市最新的另外一个华裔社区位于布鲁克林日落公园(Sunset Park),从8大道上的39街至68街,被称为“八大道”。在布鲁克林还有其它一些比较小的唐人街,有海湾公园道(Bay Parkway)从65街至74街,羊头湾地区(Shepherd Bay)的“U大道”从东12街至东24街,本森赫斯特地区(Bensonhurst)的86街从18大道至Stillwell大道,大纽约市周边的爱迪生镇现在也发展出一个小的唐人街。

这些汉裔社区的人口组成与曼哈顿华埠不一样。住在新华埠的人一般比较富裕,商店也比较大型及运营的资本比较雄厚。法拉盛华埠主要的构成是由于1997年香港主权移交而来的香港移民。这些移民都有较多的资本,他们购买了之前居住在法拉盛的摩门教教徒财产。而布鲁克林的“八大道”主要是来自广东福建的新移民。美国化的中国裔一般都离开密集的中国裔社区。

参见

参考资料

  1. ^ Chinatown: A World of Dining, Shopping, and History. NYC & Company. [2007年4月27日]. No visit to New York City is complete without exploring the sights, cuisines, history, and shops of the biggest Chinatown in the United States. The largest concentration of Chinese people -- 150,000 -- in the Western Hemisphere are in a two-square-mile area in downtown Manhattan that's loosely bounded by Lafayette, Worth, and Grand streets and East Broadway. 
  2. ^ 2.0 2.1 Moss, Frank. The American Metropolis from Knickerbocker Days to the Present Time. London: The Authors' Syndicate, 1897. (pg. 403)
  3. ^ Asbury, Herbert. The Gangs of New York: An Informal History of the New York Underworld. New York: Alfred A. Knopf, 1928. (pg. 278–279) ISBN 1-56025-275-8
  4. ^ 4.0 4.1 Harlow, Alvin F. Old Bowery Days: The Chronicles of a Famous Street. New York and London: D. Appleton & Company, 1931. (pg. 392)
  5. ^ Worden, Helen. The Real New York: A Guide for the Adventurous Shopper, the Exploratory Eater and the Know-it-all Sightseer who Ain't Seen Nothin' Yet. Indianapolis: Bobbs-Merrill, 1932. (pg. 140)
  6. ^ 6.0 6.1 Hemp, William H. New York Enclaves. New York: Clarkson M. Potter, 1975. (pg. 6) ISBN 0-517-51999-2
  7. ^ Wong, Bernard. Patronage, Brokerage, Entrepreneurship, and the Chinese Community of New York. New York: AMS Press, 1988. (pg. 31) ISBN 0-404-19416-8
  8. ^ Lin, Jan. Reconstructing Chinatown: Ethnic Enclave, Global Change. Minneapolis: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Press, 1998. (pg. 30–31) ISBN 0-8166-2905-6
  9. ^ Taylor, B. Kim. The Great New York City Trivia & Fact Book. Nashville: Cumberland House Publishing, 1998. (pg. 20) ISBN 1-888952-77-6
  10. ^ Ostrow, Daniel. Manhattan's Chinatown. Charleston, South Carolina: Arcadia Publishing, 2008. (pg. 9) ISBN 0-7385-5517-7
  11. ^ Tchen, John Kuo Wei. New York Before Chinatown: Orientalism and the Shaping of American Culture, 1776–1882. Baltimor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2001. (pg. 82–83) ISBN 0-8018-6794-0
  12. ^ Federal Writers' Project. New York City: Vol 1, New York City Guide. Vol. I. American Guide Series. New York: Random House, 1939. (pg. 104)
  13. ^ Marcuse, Maxwell F. This Was New York!: A Nostalgic Picture of Gotham in the Gaslight Era. New York: LIM Press, 1969. (pg. 41)
  14. ^ Chen, Jack. The Chinese of America. New York: Harper & Row, 1980. (pg. 258) ISBN 0-06-250140-2
  15. ^ Hall, Bruce Edward. Tea That Burns: A Family Memoir of Chinatown. New York: Simon and Schuster, 2002. (pg. 37) ISBN 0-7432-3659-9
  16. ^ Toy, Vivian S. "Luxury Condos Arrive in Chinatown." The New York Times. September 17, 2006. Retrieved on April 2, 2010.
  17. ^ 存档副本 (PDF). [2011-05-15].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1-07-21). 
  18. ^ Semple, Kirk. "In Chinatown, Sound of the Future Is Mandarin." The New York Times. October 21, 2009. Retrieved on October 27, 2009.
  19. ^ 请注意这里真的不是福州. 海峡都市报. 2012-11-01 [2015-02-13]. 
  20. ^ 容闳公立小学
  21. ^ Kimlau Square. 纽约市公园与娱乐管理局. 2000年7月19日. 

外部链接

  • 纽约中华公所网站
  • 华埠共同发展机构的旅客网站(英文)
  • 美洲汉人博物馆(英文)
  • 华埠地图(英文)
  • 华埠商店地图(英文)

坐标40°43′06″N 74°00′09″W / 40.71833°N 74.00250°W / 40.71833; -74.00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