捻军(1853年-1868年),清朝官方称之为捻匪捻贼,是活跃在长江以北安徽北部及江苏山东河南三省部分地区的反清农民军,兴起后一度响应同时期的太平军。捻军重要人物为沃王张洛行(又称张乐行,张宗禹之叔)、奏王苗沛霖、梁王张宗禹、遵王赖文光、鲁王任柱等人。捻军持续活动16年,全盛时曾于同治4年斩杀清军名将、蒙古亲王僧格林沁,最后分为东西两支,由清朝将领李鸿章左宗棠平定。

语源

捻军一名起源于“捻子”,“捻”本是淮北地区方言用字。最初一带有游民捏纸燃烧[1],“烧油捻纸”用来作法,于节庆时聚众表演,为人驱除疾病、灾难以牟利,是称“捻子”。早期捻子是向乡民募捐香油钱,购买油捻纸,后来也有恐吓勒索,实与盗贼无异[2]。越是荒年歉收,入捻人数越多,所谓“居者为民,出者为捻。”[3]

历史

捻军势力

1853年太平军北伐时,淮河两岸的捻党纷起响应,[4]但太平军并没有重视这股势力。捻军骑兵纵横驰骋于皖、豫、鲁、苏、鄂、陕、晋、直(冀)八省十余年,行踪飘忽不定,难以捉摸,很少和清军打硬仗。极盛时期总兵力约十万,有万余骑兵。清廷常把捻军和发贼太平军)并列,称之为“发捻”。捻军一直缺乏明确的战斗目标,曾国藩称:“捻匪之人多志大远不如粤匪”;1865年爆发高楼寨之战,清朝大将僧格林沁亲王中伏被全歼。清廷命两江总督曾国藩为钦差大臣,统率湘军淮军及其他部队镇压新捻军,曾国藩提出重点设防、设立马队、修筑圩寨等一套“以静制动”的攻捻方略,[5]以及“聚兵防河”的计策,[6]企图缩小区域,包围捻军。接下来的几年清廷动用数省兵力,放弃早期尾随追打的方法,改利用地形,“画河圈地”,将捻军堵在狭窄区域内。1866年秋,捻军在河南许州(许昌)分为东、西二捻,东捻军由赖文光任化邦领导;西捻军由张宗禹领导,进军陕西,二者随时相呼应。该年11月东捻军在湖北安陆府(今钟祥市)臼口镇,活捉清提督郭松林,击毙总兵张树珊,消灭曾国荃的湘勇六千人。此时曾国藩因指挥不灵,沙河贾鲁河、运河防线相继冲破,数次战败,被迫下台。

清廷改以李鸿章左宗棠为钦差大臣,分别攻打东捻军和西捻军。1867年2月19日,捻军在安陆府的尹隆河战役淮军刘铭传部围住,击毙其总兵唐殿魁等,湘军鲍超部即时出现,猛攻东捻军之背,使捻军大胜变为大败。此役东捻军折损两万余人,清军伤亡2,000人。该年年底,东捻军被围困于黄河南岸、六塘河北岸、胶莱河西岸、运河东岸地区,最后为李鸿章刘铭传所灭,首领任化邦战死,12月24日山东寿光海滨与南北洋河、弥河间之战,范汝增等牺牲,主力丧失殆尽。不久赖文光被俘后处死。

西捻军得到东捻军告急求援信,突破左宗棠的包围,星夜驰援东捻军,张宗禹计划引兵直捣京畿,迫清军回防,以救东捻军之急。于是西捻军绥德南下清军兵力最薄弱的宜州,越黄河入山西、河南,一度兵临北京近郊的芦沟桥,朝廷急调直隶各军防堵。由于大雾弥漫,行军不便,张宗禹临时取消围攻。但至此西捻很明显误失军机,数天后各路清军云集京师内外,西捻军已陷入围困之中,只得突围南下。东捻覆灭后,西捻军仍在战斗。大军回到豫北,4月间从山东东昌李海务渡口抢渡运河而东,在进攻天津时,为崇厚洋枪队击退。7月,适逢大雨连绵,黄河、运河水位上升,1868年7月26日商河大战,31日济阳玉林镇大战,西捻皆败。1868年8月,西捻军被围困在黄河、运河、徒骇河之间,全军覆没,张宗禹不知所终[7]。捻军至此彻底覆灭。

年表

  • 1852年,皖北大旱,入捻农民增多。亳州张洛行龚得树等结捻聚众万人攻占河南永城。同年11月,捻众在安徽亳州雉河集(今安徽涡阳)歃血为盟,推张洛行为盟主,起兵抗清,号称“十八铜人聚义”。
  • 1853年, 太平天国北伐军经安徽、河南时,皖北捻党纷起响应,饥民到处揭竿而起。每年春秋二季集合外出夺取粮食。
  • 1855年,黄河决口(开封以东),山东南部、安徽北部、江苏北部大批灾民流离失所,纷纷入捻。亳州、蒙城捻军推张乐行为盟主,号称“大汉永王”(一称大汉明命王),以雉河集(今安徽涡阳县城)为根据地,制定《行军条例》十九条,组成捻军,建立青、红、黑、白、黄“五行旗军制”,人数达十万,到达高潮。淮河南北,遍地皆捻。
  • 1857年,张乐行与太平军陈玉成会攻霍邱,接受太平天国领导,被封为成天义。
  • 1858年至1862年 捻军在豫、皖、等地转战,各有胜负,张乐行晋升为征北主将,又封沃王。
  • 1864年,太平天国失败后,遵王赖文光和梁王张宗禹等重组捻军。赖文光正式授予捻部各将太平天国新王号;新捻军采用灵活机动的战术,逐渐变为一支约十万余人的骑兵部队。
  • 1867年,西捻被左宗棠湘军围困,东捻被李鸿章淮军围困,突围失败。11月,任柱与刘铭传战斗中遭叛徒潘贵升杀害,主力覆没。西捻军已被左氏击败,残部闻讯突围,东下救援。
  • 1868年1月,东捻在山东胶莱河寿光战斗全军覆没,赖文光遭俘虏后被杀;西捻进入陕西,配合回民军作战,后为援救东捻军,一度逼近保定天津。8月,在山东为淮军围困于鲁西北,恰逢连日大雨,捻骑不能奔驰,西捻溃败,张宗禹也在逃离中失踪。至此捻军全部失败。

参见

注释

  1. ^ 朱学勤等:《剿平捻匪方略》第1卷,第25页。
  2. ^ 清史纪事本末》载:“捻者捏也。乡人行傩逐疫,捏纸燃脂,为龙戏,谓之拜捻。不逞之徒,聚捏成队,公肆仇杀焚掠,俗呼为捻子。”民国《涡阳县志》载:“捻匪掠粮,远地谓之‘打捎’,就地借贷谓之‘磨湾’。”
  3. ^ 《汇陈查办圩□折捻匪折》。《曾国藩全集》,世界书局版,第二册,第781页。
  4. ^ 《剿平捻匪方略》序:“当粤西初用兵时,皖、豫之间,伏莽即已蠢蠢欲肆,一二年后,日益鸱张,分股数十,贼圩林立。”《湖北通志》记载:“自粤匪倡乱,群捻揭竿而起,受其嗾指,或分扰以掣我军,或前驱以助贼势,亡虏千数百股。”(注:张仲炘等:《湖北通志》,《捻军》第3册,第175页。)
  5. ^ 王闿运:《湘军志》,《捻军》第1册,第6页。
  6. ^ 王定安:《求阙斋弟子记》,《捻军》第1册,第42页。
  7. ^ 《涡阳县志》民国刊本,卷十五。

参考文献

  • Elizabeth J. Perry(裴宜理)著,池子华等译:《华北的叛乱者与革命者,1845-1945》(北京:商务印书馆,2007)。
  • 周世澄:《淮军平捻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