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小调第三号交响曲Symphony No. 3)乃古斯塔夫·马勒的第三首交响曲作品,于1893年至1896年间写成。演奏需耗时90至100分钟。

结构

此曲最终定作以下之章节:

  1. 刚强·果断(Kräftig. entschieden.)
  2. 小步舞曲速度·中板(Tempo di Menuetto. Sehr mäßig.)
  3. 自在地·诙谐地·从容不迫(Comodo. Scherzando. Ohne Hast.)
  4. 甚缓板·神秘地·从头至尾极弱奏(Sehr langsam. Misterioso. Durchaus.)
  5. 爽朗的速度及尽情表达(Lustig im Tempo und keck im Ausdruck.)
  6. 缓板·祥和地·伤感地(Langsam. Ruhevoll. Empfunden.)

此段涉及稍为长至30分钟(有时40分钟)的首段乐章,形成该交响曲之第一部分。而第二部分历时60至70分钟,包含其余五部分的乐章。

马勒在首四套交响曲之每章节当中,亦以标题音乐之主题标示涵意。第三号交响曲所述之标题如下:

  1. “牧神苏醒,夏季昂首阔步地迈进”
  2. “草地上花儿跟我说”
  3. “林中鸟兽跟我说”
  4. “人跟我说”
  5. “天使跟我说”
  6. “爱跟我说”

上述标题在1898年出版交响曲时被予以删除。

原订出现之第七标题“小孩跟我说”,却于其后被删去,但后来又出现于第四号交响曲当中并作为最终乐章。

此交响曲由于乐段极广及其人物、构造相差异之缘故,跟交响曲极不相似,然而又在马勒众作品当中自成一格。以“跟该首交响曲一样概念奇异”见称的首段乐章,描绘出原始时期牧神苏醒为引子,堪称19世纪最长奏鸣曲式单一乐章;该处又有一个极美妙的次中音长号所形成之清晰音节,并于后期形成;由此处开始(包括明显地出现之长度),皆每处出现创新之地方。以高座见称的无数个单独鼓声以历时30秒形成韵律式的段落,与此同时,8个圆号为开首段重新出现,并连同于发展部出现的各主题亦在再现部出现,最后在最高涨的气氛下结束。

第三乐段透过马勒早期的音乐《夏日换班记》(Ablösung im Sommer)潜移默化,形成与布谷鸟有关之片段;第四乐章以“午夜之歌”为题,取材自尼采著作《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而第五乐章则是根据《少年魔号》改编而成的“天使跟我说”。

最后一个乐章以最慢板开始,五部弦乐一直都占著非常重要的位置,直至转拍子时双簧管的加入才打破弦乐垄断的情况,代表上帝的爱的主题旋律在圆号和其他管乐中不断重复,气氛渐渐推向高潮,长大的结尾,乐队一直维持在D大调主和弦属和弦之间徘徊,加上两部定音鼓的轮流交替以维持高潮,最后引到最高的境界中完结全首交响曲。

娜塔丽·鲍雅-里希纳与马勒第三交响曲之关系

马勒在创作第三交响曲期间,曾与一位名叫娜塔丽·鲍雅-里希纳(Natalie Bauer-Lechner)的中提琴手成为要好的朋友。创作过程当中,马勒并无透露创作内容予公众,反而将之透露予鲍雅-里希纳。她亦为第三交响曲作私人记录,由此可见她对马勒第三交响曲有着极深远的影响。

配器法

第3号交响曲采取下列的配器形式:

木管乐器:4长笛(全部兼任短笛)、4双簧管(第4双簧管兼任英国管)、2E高音单簧管(第2高音单簧管兼任第4单簧管)、4单簧管、B低音单簧管 (由第3单簧管兼任)、4巴松管低音巴松管(第4巴松管兼任)

铜管乐器:8圆号(F调)、4小号(F调)、4长号大号

敲击乐器:2定音鼓、2铁片琴铃鼓三角铁小鼓大鼓

乐队外乐器小军鼓(于第一乐章再现部前演奏)、B邮号(只于第三乐章出现)、管钟(只于第五乐章出现,置于合唱团内)

合唱部分女低音独唱(第四、五乐章)、女声及童声合唱(第五乐章)

弦乐器:第一小提琴、第二小提琴、中提琴大提琴低音提琴、2竖琴

歌词(第四及第五乐章,德文原词连中文翻译)

第四乐章

"Zarathustras Mitternachtslied"
(aus Also sprach Zarathustra von Nietzsche)

ALTSOLO

O Mensch! Gib acht!
Was spricht die tiefe Mitternacht?
Ich schlief,ich schlief
Aus tiefem Traum bin ich erwacht!
Die Welt ist tief!
Und tiefer als der Tag gedacht.
Tief ist ihr Weh!
Lust tiefer noch als Herzeleid.
Weh spricht: Vergeh!
Doch alle Lust will Ewigkeit
Will, tiefe, tiefe Ewigkeit!

“查拉图斯特拉午夜之歌”
(取材自尼采著作“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女中音独唱)

人哪,听着!
深沉的午夜在说什么?
我睡了,我睡了—
我从深沉的梦里醒来;
世界是深沉的,
比白昼所想的还要深沉。
深沉是世界的痛苦;
快乐比起悲痛更深更沉;
痛苦在说:“走吧!”
可惜快乐渴望永恒—
深沉,深沉的永恒。

第五乐章

"Es sungen drei Engel"
(aus Des Knaben Wunderhorn)

FRAUEN- UND KNABENCHOR, ALTOSOLO:

(Bimm bamm!)

Es sungen drei Engel einen süßen Gesang,
Mit Freuden es selig in den Himmel klang;
Sie jauchzten fröhlich auch dabei,
Daß Petrus sei von Sünden frei.

Und als der Herr Jesus zu Tishe saß,
Mit seinen zwölf Jüngern das Abendmahl aß.
Da sprach der Herr Jesus; "Was stehst du denn hier?
Wenn ich dich anseh' so Weinest de mir."

"Ach, sollt' ich nicht weinen, du gütiger Gott;
Ich hab' übertreten die zehn Gebot;
Ich gehe und weine ja biterlich,
Ach komm und erbarme dich über mich!"

"Hast du denn übertreten die zehn Gebot,
So fall auf die Knie und bete zu Gott,
Liebe nur Gott in alle Zeit,
So wirst erlangen die himmlische Freud'!"

Die himmlishe Freud' ist eine selige Stadt;
Die himmlishe Freud', die kein Ende mehr hat.
Die himmlishe Freude war Petro Bereit't
Durch Jesum und allen zur Seligkeit.

“三人同唱的天使颂”
(取材自“少年魔号”)

女声及童声合唱、女中音独唱

(Bimm bamm!)

三位天使唱着甜美的歌,
声声喜乐,响彻天国。
众天使们齐声欢呼著说:
“彼得的罪得赦免!”

坐在桌前的主耶稣,
正在跟十二门徒用晚膳。
主耶稣说“你站着所为何事?
我看得见,你为我而哭!”

“仁慈的主!我怎可能不哭?
我犯了十诫!
漫无目的地走着,苦苦痛哭!
主啊,求你怜悯!”

“若犯了十诫的话,
必须跪下祷告,
及发誓以后永远祇爱神!
因为喜乐由神所赐!”

天赐的喜乐是有福的城,
天赐的喜乐并无终结!
天赐的喜乐由彼得来领受。
耶稣将喜乐赐予彼得,也永远赐予世人。

成就

第三号交响曲虽然阵容庞大及演奏时间极长,但近年却吸引不少顶级乐团尝试征服这首乐曲,现在,现场演奏机会比起二十世纪前期及中期都为多。另外由于马勒曾于第二号交响曲的第一乐章结尾处标示 "需休息五分钟",因此曾经有一些现场版本同样于第一乐章后加插短暂的中场休息,不过现在多为一气呵成地演奏,或只作很短暂的休息。

本交响曲曾多次被主要乐团及指挥作灌录。其中一个最难忘的录音,就是一个由名叫莫礼士·艾伯拉瓦尼尔的美籍指挥领导犹他州交响乐团,于美国犹他州盐湖城内以听觉优良见称之盬湖城大圣堂,以四声道立体声作现场录音。最终之乐章亦曾用作1984年的电视片集“召唤荣光”(en:Call to Glory)之主题音乐,亦曾于BBC纪录片“海岸”(Coast)其中一集介绍英国海军舰艇的环节中出现。

第二乐章曾被布烈顿于小型乐团当中演奏,此录音亦在1950年由Boosey & Hawkes发行。

卢奇诺·维斯孔蒂1971年的《魂断威尼斯》亦曾用到第四乐章的一小段。在电影中,此段音乐是电影主角——作曲家古斯塔夫·冯·奥森巴哈(en:Gustav von Aschenbach)临死前的作品。

第六乐章曾被用作2004年第28届雅典奥运会开幕式第二章节的背景音乐,并配合诺贝尔文学奖得主George Seferis的诗句朗诵。

乐曲首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