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反法同盟战争
法兰西大革命战争联盟战争法语Coalition Wars的一部分
Valmy Battle painting.jpg
瓦尔密战役是法兰西革命军的决定性胜利。
日期1792–1797
地点
法兰西,中欧,意大利,比利时,荷兰,西班牙,西印度群岛
结果

法兰西获胜; 巴塞尔和约, 坎波福尔米奥条约

参战方

第一次联盟:
 神圣罗马帝国[1]

 大不列颠王国

法兰西王国 孔代亲王流亡军英语Army of Condé
西班牙 西班牙帝国 (至1795年)[3]
 葡萄牙
 撒丁王国 (至1796年)[4]
 那不勒斯 西西里王国
和一些意大利国家[5]

 荷兰共和国 (至1795年)[6]
指挥官与领导者

第一次反法同盟战争(1792年至1797年)中,欧洲君主制王朝第一次尝试打败法兰西第一共和国。1792年4月20日法兰西对哈布斯堡君主国的奥地利宣战,随后几个星期普鲁士王国加入奥地利一方参战。

这些武力由陆地和海上入侵法兰西,奥地利从奥地利尼德兰进攻,普鲁士由莱茵河攻击,而大不列颠王国支持法兰西各省级的反叛并在地中海围攻南边的土伦港。1793年3月18日,法兰西在内尔温登战役英语Battle of Neerwinden (1793)遭到挫败以及内部旺代地区叛乱的纷争,只能以严厉战争法的措施回应。1793年4月6日组建公共安全委员会构成以及1793年8月的大规模征兵英语Levée en masse征招所有18至25岁身强力壮的男子。 新的法兰西军队反击,击退侵略者并进击超越法兰西边境。

1795年5月,法兰西建立了巴达维亚共和国作为姐妹共和国英语sister republic并以巴塞尔和约获得普鲁士的莱茵兰。随着坎波福尔米奥条约神圣罗马帝国奥地利尼德兰给法兰西,意大利北部建立了几个法兰西姐妹共和国。与西班牙单独签订的第二个巴塞尔和约,随后的督政府实施征服更多神圣罗马帝国(日耳曼奥地利)的计划。

1796年,在阿尔卑斯山北部卡尔大公扭转局势,并在同年4月12日上任的拿破仑蒙坦诺提战役英语Battle of Montenotte获胜,全面进攻皮埃蒙特大区,接续在许多战役获胜,最终在1797年1月15日的里沃利会战的决定性胜利,最终签订在1797年4月18日莱奥本条约英语Treaty of Leoben 和1797年10月的坎波福尔米奥条约。第一次的反法联盟联合崩解了,只剩大不列颠对法兰西作战。

背景

法国大革命

早在1791年,欧洲其他君主国便已紧张的关注着法兰西情势的发展,并考虑其是否应该介入。各国可以选择,既是支持路易十六,或者利用法国混乱的局势获取利益。作为影响欧洲局势的关键人物,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利奥波德二世,同时也是法兰西皇后玛丽·安托瓦内特的哥哥,起初只是冷静观察著法国大革命。 而随着革命变得更加激进,利奥波德二世也变得愈发焦虑,即便他仍希望能够避免战争。

1791年8月27日,在和流亡的法兰西贵族协商后,利奥波德二世与普鲁士王国国王腓特烈·威廉二世发表了皮尔尼茨宣言。宣言声明欧洲君主王室对路易十六及其家族利益的支持,同时对革命者发出含糊但严厉的威胁,警告万一路易十六遭遇不测,奥地利将随同欧洲各国加入对法战争[1]。 虽然利奥波德认为皮尔尼茨宣言可以暂时使他避免对法国进行任何实际的行动,但巴黎当局却认定宣言是一个严重的威胁,革命领袖也对此进行声讨。[10]

除了法国和欧洲君主势力之间意识形态的分歧,争议还蔓延到做为神圣罗马帝国帝国政治体亚尔萨斯的归属问题[10],同时法国当局开始关注国外蠢蠢欲动的流亡贵族,特别是奥属尼德兰和日耳曼小国。 1792年4月20日,国民公会投票支持开战,在由新任外交部长查尔斯·弗朗索瓦·吕穆矣发表一长串的激动演讲后,法国首先向奥地利宣战。[11]

前奏

法国战争初期的挫败

吕穆矣计划入侵奥属尼德兰,他预计当地居民会奋起反抗奥地利的统治。然而,革命已经彻底瓦解了法国军队,法军没有足够力量入侵。法军士兵在战役一开始便溃逃,其中一个案例中士兵甚至谋杀了西奥博尔·德狄龙Théobald Dillon英语西奧博爾·德狄龍Théobald Dillon将军后集体逃跑。[11]

正当革命政府狂乱的招募生力军并重组军队时,一支由不伦瑞克公爵卡尔·威廉·斐迪南所率领的同盟军也正在莱茵河畔的科布伦兹集结。随后,入侵行动自1792年7月展开,主要由普鲁士老兵组成的不伦瑞克军夺取了隆维凡尔登要塞。[12] 1792年7月25日,公爵发表了布伦瑞克宣言, 这是路易十六的堂兄孔代亲王所起草的,该宣言宣布不伦瑞克公爵的意图 : 恢复法兰西国王及其所有权力,任何反对他的个人或城镇将被视为叛乱,并以戒严法处死。[11] 这项宣言激使革命军及革命当局采取任何必要的手段对付普鲁士侵略者,[11],而且几乎立即导致群众攻占了杜乐丽宫并推翻国王的统治。[13]

胜利天平转向法国

不伦瑞克军不断的前进,但在1792年9月20日的瓦尔密战役中,与吕穆矣和凯勒曼之间的战事却陷入胶着,该战役中表现专业的法国炮兵战功卓著。虽然就战术上而言,该战役充其量是个平局,但却为法军争取了时间,并极大的鼓舞了法军士气。此外,面对比预期更长久的战事及更加昂贵的军费,在成本和持续战斗之风险的考量下,普鲁士也决定从法国撤军以保存其军队。. [14]

同时,法国在其他几个战场也获得成功,一方面法军在意大利占领了萨伏依尼斯,另一方面,亚当·菲力浦,居斯蒂纳伯爵英语Adam Philippe, Comte de Custine将军也进入了日耳曼地区,沿着莱茵河夺取了施派尔沃尔姆斯以及美茵茨,甚至到达了美茵河畔法兰克福。1792年11月6日,吕穆矣进攻比利时,再次于杰玛佩斯战役击败奥地利军队并赢得胜利,在冬天来临前占领了整个比利时。[14]

战争

1793

1793年12月大不列颠撤离土伦

1793年1月21日,革命政府在审判后处决了路易十六。 [15] 这使得欧洲各国政府开始团结,包括西班牙,那不勒斯王国和荷兰等国均反对革命。1793年2月1日,法国对大不列颠王国和荷兰宣战,不久后也对西班牙宣战。 1793年,在神圣罗马帝国的引导下,葡萄牙、那不勒斯和托斯卡纳大公国均对法宣战,第一次反法同盟于焉成形。[16]

法国于是实行征兵制政策,征集了数十万的青年入伍,使其得以部署比其他国家更多的人力,[14]同时法国不断的进攻,从而使得规模庞大的法军可以源源不绝的从敌人的领土征用战争物资。 法国政府也派遣爱德蒙·查尔斯·热内英语Edmond-Charles Genêt出使美国,鼓励他们加入法国阵营参战,然而这个新成立的国家拒绝了,并在整场冲突中保持中立。

1794

1794年6月1日,英法双方都宣称获胜的六月的第一次辉煌英语Glorious First of June

1794年,革命军有了更大的进展。虽然入侵皮埃蒙特失败,但法军成功跨过了比利牛斯山侵入西班牙,拿下 圣塞巴斯提安,同时法军在弗勒吕斯战役英语Battle of Fleurus (1794)赢得重大胜利,占领了整个比利时及莱茵兰[14]即便英国海军在该区域仍然掌控著制海权,却再也无法支持反法同盟的陆上行动。此外,普鲁士军队也逐渐被逐出法国东部,直至年底,普军几乎全部退出了战斗。

战争也波及到法国在 西印度群岛的殖民地。一支英国舰队成功占领马提尼克岛,圣卢西亚岛和瓜德罗普岛,而法国舰队则在一年后抵达并收回了后者。[17]

1795

在冬季,法军突击并夺取了低地国后,法国成立了巴达维亚共和国作为傀儡政权。1795年4月5日,普鲁士国王与法国签订巴塞尔和约,承认法国对莱茵河左岸的占领,受法国支配的新荷兰政府则割让莱茵河以南领土以换取和平。随后于七月,法国与西班牙签订和平条约。二月,又与托斯卡尼大公国签订和平协议。至此,反法同盟陷入崩解,法国本土此后多年始能完全免于遭受入侵。 [18]

英国试图以保皇党军队在屈伊伯龙登陆以增援旺代省的叛军,但这个被称为1795年入侵法兰西英语Invasion of France (1795)的战役最终失败了。[19]英国所支持的保皇党葡月13日反叛英语13 Vendémiaire也遭到拿破仑·波拿巴领导的守卫部队挫败,督政府的执政因而得以稳固,但在此之后,巴黎近乎完全陷入军事强人拿破仑的控制之下。[20] [21]

在莱茵河战场,让-夏尔·皮什格鲁将军背叛法军,与流亡的保皇党谈判。这导致让-巴普蒂斯·儒尔当美因兹战役战败,并被迫撤离曼海姆[22]

1796

1796年欧洲的战略态势

法国准备在三个战线发起大规模进攻,由让-巴普蒂斯·儒尔当让·维克多·莫罗于莱茵河,以及拿破仑·波拿巴在意大利发起攻势。三支部队预定在提洛邦会合,然后向维也纳进军。

1796年莱茵河战役英语Rhine Campaign of 1796,儒尔当和莫罗越过莱茵河并进入日耳曼。儒尔当在八月下旬时已进军至安贝格,而莫罗也到达巴伐利亚,九月更抵达提洛邦的边境。然而,儒尔当被奥地利卡尔大公击败,两支部队均被迫退回莱茵河左岸。 [22][23]

另一方面,拿破仑则在大胆的入侵行动中成功进入意大利。在蒙坦诺提战役英语Montenotte Campaign中,他迫使萨丁尼亚王国签订巴黎条约(1796)英语Treaty of Paris (1796) ,退出由哈布斯堡奥地利主导的反法同盟,然后再反过来击败奥地利。 此后,拿破仑的军队又攻下了米兰,展开对曼图亚的围攻。拿破仑在围攻时陆续击败前来增援的约翰·彼得·蟠龙英语Johann Peter Beaulieu达戈贝尔·西格蒙德·冯·乌姆瑟尔英语Dagobert Sigmund von Wurmser纠瑟夫·阿尔文齐英语József Alvinczi的奥军部队。

1796年旺代省叛乱被拉扎尔·喔戌英语Lazare Hoche镇压。[23] 喔戌随后则尝试在爱尔兰芒斯特省登陆,并协助当地的联合爱尔兰人会起事,但却不成功。[17]

1797

1797年 1月14日,拿破仑在里沃利会战

1797年2月2日,拿破仑终于攻克曼图亚[24]奥军18000人投降法军。奥地利卡尔大公无法阻止拿破仑入侵蒂罗尔侯县,奥地利政府只得于四月求和。同时法国的莫罗和喔戌对日耳曼地区发动新的入侵战役。[24]

2月22日,法国1400人的囚犯军团英语La Legion Noire爱尔兰裔美国人威廉·塔特英语William Tate (soldier)上校指挥,在威尔士菲什加德附近登陆,展开菲什加德战役英语Battle of Fishguard 。他们很快就遭遇一群约500名由约翰·坎贝尔英语John Campbell, 1st Baron Cawdor指挥的不列颠后备民兵及水手。 2月23日,在与坎贝尔率领的当地平民及部队短暂冲突后,泰特被迫于次日无条件投降

奥地利于十月签署了坎波福尔米奥条约[24] 割让比利时予法国、承认法国对莱茵兰的控制,并尊重法国在意大利的利益。[23] 古老的威尼斯共和国则被奥地利与法国瓜分。 虽然此后英国仍和法国持续战争,但第一次反法同盟基本上已然结束。

参见

注释

  1. ^ 神圣罗马帝国主导, 奥地利尼德兰和and the 米兰公国都直接受奥地利统治。此外包括其他许多哈布斯堡王朝的意大利国家,如托斯卡纳大公国列支敦士登
  2. ^ 在与法兰西签订巴塞尔和约后,脱离第一次反法联盟
  3. ^ 在与法兰西签订巴塞尔和约后,脱离第一次反法联盟
  4. ^ 在与法兰西签订巴黎条约 (1796)英语Treaty of Paris (1796) 后,脱离第一次反法联盟
  5. ^ 几乎所有的意大利国家,包括中立的 教皇国威尼斯共和国,都在1796年拿破仑 入侵后被征服,成为法兰西的卫星国
  6. ^ 法兰西革命军推翻荷兰共和国建立巴达维亚共和国成为傀儡政权
  7. ^ 在与法兰西签订第二次圣方索条约英语Second Treaty of San Ildefonso后再次加入,成为法兰西的盟国
  8. ^ 法兰西革命军推翻荷兰共和国建立巴达维亚共和国成为傀儡政权
  9. ^ 1795年第三次瓜分波兰,取消了波兰立陶宛联邦 后,在1797年和意大利成为法兰西盟国
  10. ^ 10.0 10.1 Holland 1911,The king and the nonjurors.
  11. ^ 11.0 11.1 11.2 11.3 Holland 1911,War declared against Austria.
  12. ^ Holland 1911,The revolutionary Commune of Paris.
  13. ^ Holland 1911,Rising of the 10th of August.
  14. ^ 14.0 14.1 14.2 14.3 Holland 1911,Battle of Valmy.
  15. ^ Holland 1911,Trial and execution of Louis XVI.
  16. ^ One of more of the preceding sentences text from a publication now in the public domain: Holland 1911,Battle of Valmy
  17. ^ 17.0 17.1 Hannay 1911, p. 204.
  18. ^ One of more of the preceding sentences text from a publication now in the public domain: Holland 1911,Progress of the war
  19. ^ Holland 1911,Progress of the war.
  20. ^ Holland 1911,Insurrection of 13 Vendémiaire.
  21. ^ Holland 1911,Character of the Directory.
  22. ^ 22.0 22.1 Hannay 1911, p. 182.
  23. ^ 23.0 23.1 23.2 Holland 1911,Military triumphs under the Directory. Bonaparte.
  24. ^ 24.0 24.1 24.2 Hannay 1911, p. 193.

参考文献

外部链接


反法同盟
第一次(1793-1797)
第二次(1799-1802)
第三次(1805-1806)
第四次(1806-1807)
第五次(1809)
第六次(1812-1814)
第七次(1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