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露脊鲸属
Eubalaena glacialis with calf.jpg
一只雌北大西洋露脊鲸与它的幼鲸。
Right whale size.svg
与人类体型的对比
科学分类
界: 动物界 Animalia
门: 脊索动物门 Chordata
纲: 哺乳纲 Mammalia
目: 偶蹄目 Artiodactyla
下目: 鲸下目 Cetacea
科: 露脊鲸科 Balaenidae
属: 真露脊鲸属 Eubalaena
Gray, 1864
Eubalaena range map.png
真露脊鲸属三物种的分布范围。橙色为南露脊鲸;绿色为北大西洋露脊鲸;蓝色为北太平洋露脊鲸。

露脊鲸是分类学上真露脊鲸属学名Eubalaena)动物的通称,属于须鲸,为露脊鲸科(Balaenidae)中的一类。“露脊鲸”亦可用来泛指整个露脊鲸科,其中的弓头鲸另外归于露脊鲸属Balaena),本条目所介绍的露脊鲸,主要是指真露脊鲸属(关于弓头鲸的更多资讯见弓头鲸)。

露脊鲸可长达18,重100公顿。它们的身体大部分呈黑色,在它们的头部有特殊的硬皮(粗糙而有斑点的皮)。它们在英语中之所以被称为“right whales”是因为捕鲸者认为它们正是他们的捕猎对象,因为它们会在陆地的视线范围内游泳,在被杀死后会浮上水面。现在,人类不再大量猎杀鲸,取而代之的是赏鲸活动。

三种露脊鲸都分别生活在不同的地方:约300条北大西洋露脊鲸生活在北大西洋;约200条北太平洋露脊鲸生活在北太平洋;约7,500条南露脊鲸分布于南半球的南部。另外,分布于北冰洋的弓头鲸约有8,000到9,200条。

分类

多年来科学家对于露脊鲸的物种数目有各种不同观点,最近的遗传学证据指出,露脊鲸科(Balaenidae)之下应可分为四物种,而这些物种一般又分别归类为两

本属包括了以下三个种:

自1821年约翰·爱德华·格雷发表其研究后,弓头鲸一般被认为是自成一属的物种,把其与露脊鲸分开,自成一属(更多资讯见弓头鲸),而另外的三个物种则组成另一个属。但支持这种观点的遗传学证据并不多。与长须鲸属Balaenoptera)中的三物种差异相较之下,弓头鲸与其他露脊鲸之间的差异较小。因此在未来的分类中,两属的四个物种有很大机会被划入同一个属中。[3]

过去的专家们并不同意把露脊鲸中的三个族群各分为不同的物种。在捕鲸的时代,人们都认为所有露脊鲸是同一物种。后来的一些型态学上的差异,如头骨形状在南北半球族群间的差异,显示至少存在两个物种[4]。人类所知从没有任何露脊鲸可以游越赤道的温水带去接触另一族群:它们厚而隔热的鲸脂令它们无法在温暖的环境中把身体内的热量散发出去。

在近年,遗传学研究显示北和南的族群已有300万至1200万年没有混合杂交过,这证实南露脊鲸是独立的物种。更惊人的是,后来人们找出北半球的太平洋和大西洋族群亦是独立的物种,且太平洋露脊鲸(现称为北太平洋露脊鲸)与南露脊鲸很相似,甚至更甚于与北大西洋露脊鲸。不过在1998年由Rice所作的物种名单仍维持两种[5],到了2000年,Rosenbaum与Brownell两团队对此提出质疑[6][7]。2005年的《世界哺乳动物》(Mammal Species of the World)中列出了三个物种。

真露脊鲸属三物种理论

大部分科学家都认为露脊鲸的三个群落其实是三种不同的物种,但由于没有足够的脱氧核糖核酸变异作分析,科学家一直不知道这三个群落是什么时候分出来的。

寄生在露脊鲸的皮上的鲸虱,血统与其寄生的露脊鲸的血统关系密切,由于鲸虱的繁殖速度远远比鲸快,因此它们的脱氧核糖核酸变异较大,可为科学家提供足够的脱氧核糖核酸变异作分析。犹他大学的海洋生物学家测试过这些鲸虱的基因并确定它们是在5至6百万年前分离出来,成为三个不同的物种的,而它们同样在11世纪的捕鲸活动开始之前数量都很多。[8]它们分离出来,成为三个群落,并居于美国的南和北部,然后赤道的酷热把它们分为南部和北部的族群。“这为露脊鲸三个群落的争论划上了句号。它们的确是三个不同的物种。”这计划的领导者Jon Seger告诉英国广播公司的新闻报告说。[9]

露脊鲸属的化石记录

现时在欧洲和北美洲共发现五个露脊鲸的化石,存于中新世后期到更新世早期。这五个记录自己分别成为五个自己的物种——B. affinisB. etruscaB. montalionisB. primigeniusB. prisca,而后者就是现今的弓头鲸。

异名与俗名

由于捕鲸人已认识了露脊鲸数个世纪,因此人们亦给它们起了很多名字。全世界不同的地方都会用这些不同的名字,反映出当时人们只认识这一种鲸。在赫尔曼·梅尔维尔的小说《白鲸记》中,作者说道:“渔民会定期捕猎鲸,以取得它们的油,这种鲸被随意称为:鲸、格陵兰鲸、黑鲸、巨鲸、露脊鲸。”

三个物种的物种层级异名为:

  • 南露脊鲸(E. australis):antarctica(Lesson, 1828)、antipodarum(Gray, 1843)、temminckii(Gray, 1864)
  • 北大西洋露脊鲸(E. glacialis):biscayensis(Eschricht, 1860)、nordcaper(Lacepede, 1804)
  • 北太平洋露脊鲸(E. japonica):sieboldii(Gray, 1864)

生理特征

一只北大西洋露脊鲸清晰地露出其特别的硬皮和弯曲的嘴
一只在巴塔哥尼亚瓦尔德斯半岛繁殖区的南露脊鲸
北太平洋露脊鲸的画

由于露脊鲸的头部有硬皮,没有背鳍,有长而呈弓状的嘴巴,因此它们很容易区别。露脊鲸身体呈深灰色到黑色,偶尔在腹部带白斑。露脊鲸的硬皮呈白色,这不是天然的颜色,而是大量鲸虱群落。

成鲸长约11–18 ,重60–80 公吨,普遍长约13–16 米。其身躯极为强壮,部分露脊鲸的粗达体长的60%,其尾巴亦很宽阔(可达体长40%)。北太平洋露脊鲸为三种露脊鲸中体型最大的,其中最大的可重达100公吨。[来源请求]

露脊鲸口中两端各有约200至300个鲸须板,约2米长,被短毛覆盖着,露脊鲸用其进食(见下:“食物”章节)。露脊鲸的睾丸比任何动物的都大,重约500公斤,是露脊鲸体重的1%,即使其他鲸也都比它们的小,这代表交配过程中精子之间的竞争极为重要。[10]露脊鲸会喷出罕见的“V”字形水柱,这是因为其头上的喷水孔很大。这些水柱高达海平面上5米。[10]

雌鲸约在6 - 12岁性成熟,并会每3 - 5年生产一次。生殖和产子均会在冬季时进行。怀孕期为期约1年,而幼鲸出生时一般重1公顿,长4 - 6米。露脊鲸出生后第一年生长迅速,体长可生长约一倍。8个月至1年后幼鲸便会断奶,而以后生长的速度则视乎幼鲸在第二年是否还依赖母鲸。[3]

人类对于露脊鲸的寿命还是所知的不多,因为它们的数量少,科学家难以研究它们。一只母北大西洋露脊鲸在1935年曾被摄到与其幼鲸在一起,后来在1959、1980、1985及1992年又分别被拍摄到;其硬皮的样式证实是同一露脊鲸。最后,它于1995年再被拍摄到,并发现其头部有一个致命的创伤,暂推测是被船撞击而引起。该鲸活了约70年。对弓头鲸的研究显示这年龄并非不合理,实际寿命有过之而无不及。[3][11]

露脊鲸罕见的“V”字形水柱。

露脊鲸游泳很慢,最快时也只是时速5海里,但其游泳技术高超,常会跃出海面、用尾巴拍打海面。像其他须鲸一样,露脊鲸并不是群居性的,一个群落一般只有两个个体。更大的群落约12个个体,但它们并不会联合在一起,且这大群落极为短暂。

露脊鲸的唯一敌人是虎鲸人类。当有危险时,一群露脊鲸会围成一圈,尾巴朝外,以威慑住敌人。这种防御并不是常常成功,偶尔幼鲸会被与母鲸分离并被杀。[来源请求]

食物

露脊鲸的食物主要为浮游生物、小鱼和小甲壳动物磷虾翼足类绕足动物。当它们的口张开时,它们就是在进食浮游生物。水和食物都会一并进入露脊鲸的口,但只有水能穿过那些须,重回大海。因此,必须有大量的食物在一起才会引起露脊鲸的兴趣。[3]浮游生物会在海面、海底或甚至接近海底。[3]

声音制造与收听

露脊鲸制造的声音与其他鲸相比之下并不是太复杂。它们会制造吱嘎声和砰声,一般约为500赫兹。人类暂时不知道其发声的动机,但似乎是同一群落的鲸之间一种交流的方式。

发表于2003年12月的《皇家学会报告B》发现北露脊鲸会对一种像汽笛声的高频率声音迅速地作出回应。在收到这种声音之后它们会迅速地游上海面。这项研究特别令人感兴趣,因为众所周知北露脊鲸不会理会大部分的声音,包括靠近船只发出的声音。研究人员推断这资料对减少船只碰撞到鲸的机会,或为了捕鲸而把鲸引上海面会有点用。[12][13]

捕鲸业

在小船中用鱼叉捕鲸是极冒险的行为,尤其捕杀露脊鲸。

露脊鲸之所以在英语中名为“Right whales”是因为捕鲸者认为它们正是他们的捕猎对象。露脊鲸体重的40%是来自鲸油,它们相对密度较低。因此,不同于其他鲸,死了的露脊鲸会浮在水面。加上露脊鲸游泳速度较慢,它们很容易被捕鲸人捕获。[来源请求]

巴斯克人是最初猎杀露脊鲸的人。他们猎这种鲸比在11世纪于比斯开湾猎鲸还要容易。起初,人类猎鲸是为了得到鲸油,但因为肉食贮藏的科技进步了,鲸因而也被猎取其肉。由于数量日益减少,因此捕鲸人再到远处捕鲸。他们于1530年到过了加拿大[3],于1602年到过了托多斯奥斯桑托斯湾(于巴西巴伊亚)。巴斯克的捕鲸行动在下100年达到了高峰,每年约有300–500只露脊鲸被猎。猎杀的数量后来逐渐减少,并于1713年告终。

巴斯克人后来被美洲新大陆侨民取代。从南塔克特纽约长岛,在好年头时美国人的收获可达100只露脊鲸。1750年,北大西洋露脊鲸被猎至差点灭绝,后美洲新大陆侨民于18世纪末迁至南大西洋。巴西南部的捕鲸中心于1796年设立于因比图巴。之后的100年,美洲侨民分布于南部及太平洋,美国人加入与欧洲国家和日本合成的船队。20世纪初开始捕鲸业更工业化,并迅速增长。1937年,根据捕鲸人的记录,他们前后在南大西洋捕猎了38,000只露脊鲸,在南太平洋捕猎了39,000只,在印度洋捕猎了1,300只,在北太平洋捕猎了15,000只。不过这记录并不完全,真实的数字比这数字还稍高一点。[14]

1937年设立了一条全球通用关于捕露脊鲸的禁令,因为露脊鲸的数量即将耗尽。虽然一些违犯禁令的捕鲸行动仍在进行,但显然这禁令极为成功。离开巴西海岸的非法捕鲸行为一直持续。前苏联在1950至60年级期间至少3,212只南露脊鲸被非法捕猎。[15]

族群与分布

今天,三种不同的露脊鲸分别栖息于地球上三个不同的地区:大西洋西北部、太平洋北部从日本阿拉斯加一带及整个南太平洋。露脊鲸只可生活在20到60度的中等温度下,因此赤道地区的暖水阻止了北部和南部的露脊鲸混合。虽然南露脊鲸要横越公海前往摄食区,但它们并未被认为是远洋动物。一般来说,它们更喜欢留在半岛、海湾和在大陆架上,因为这些地方是很好的躲避处,且有丰富的食物。

北大西洋露脊鲸大部分都是住在大西洋西北部的。春季、夏季和秋季时,它们会离开加拿大和美国东北部的海岸,到纽约新斯科舍一带地区摄食,主要的摄食区为芬地湾鳕鱼湾。在冬季,它们会往南迁至乔治亚州佛罗里达州,开始繁殖。 [来源请求]

数十年前,有几个人到远东观测过——2003年,一些人在冰岛附近进行观测。他们发现这些地方仍有即将灭绝的露脊鲸,但旧的捕鲸记录令这些鲸更喜欢留在这里,而不是西方。[3]可是,之后在挪威、爱尔兰、西班牙、葡萄牙、加纳利群岛甚至西西里岛再有数次定期的观测行动[16],而至少在挪威的露脊鲸是来自西方的。[17]

只有约200只北太平洋露脊鲸幸存下来,[9]其中,那两个北露脊鲸物种是最濒危的物种,是所有中最濒危的动物,也是全世界最濒危的动物其中的两种。因为族群的密度过低,两个物种都预料在200年后会绝种。[13]太平洋露脊鲸起初是在日本南部、白令海峡和美国北部海岸的。虽然这个物种像其他两个物种一样常会迁徙,但它们的迁徙实际情况多年来都是不为人所知的。

南露脊鲸整个夏季都会留在南部近南极洲的地方摄食。在冬季,它们会北迁繁殖,可于阿根廷澳大利亚巴西智利莫桑比克新西兰南非等地的海岸看到它们,其总数量估计不下七、八千。对南露脊鲸的捕鲸行动终止后,估计它们的数量每年增加约7%。似乎美洲南部、非洲南部和澳大拉西亚的族群很少有混杂的情况,因为母鲸极忠于其摄食及繁殖区。母鲸也把这种天性传给了它们的幼鲸。[3]

在巴西,巴西露脊鲸计划识别出超过300只不同的露脊鲸来(用其特殊的硬皮识别)。[来源请求]

赏鲸

巴塔哥尼亚瓦尔德斯半岛的一只靠近赏鲸者的南露脊鲸。

露脊鲸令南非贺曼纽斯成为有名的赏鲸地点。冬季月份的期间(7月–10月),南露脊鲸会到离海岸线极近的地方,游客们可从附近的旅馆中观赏露脊鲸。那镇雇了一个人去走遍那镇,告诉人们哪儿可见到鲸。南露脊鲸亦可在其他冬季繁殖区被看见。

在巴西圣卡塔琳娜州的因比图巴已被指定成为“国家露脊鲸首府”,并每逢9月就举行一次一年一度的露脊鲸周的庆祝活动,这时人们有更多的机会看到母鲸和小鲸。巴西旧的捕鲸中心现在已改为露脊鲸历史博物馆。在阿根廷巴塔哥尼亚瓦尔德斯半岛在冬天时,鲸保育机构海洋同盟会记录世界上最大不同物种的繁殖族群,共计数量超于2,000只。[18]

保护

与一艘船的螺旋桨相撞后的北大西洋露脊鲸遗骸。

北大西洋露脊鲸死亡的主要原因是它们迁徙时会遇上美国海岸以外的船只繁忙路线,导致露脊鲸常与船只相撞。在1970至1999年间至少有16次鲸与船相撞的记录,而没记录的数字大概比这数字还要来得多。[3]美国政府承认这样会加快本来数量稳定而暂未绝种的露脊鲸灭绝的时间,并尽可能遏止它们的数量继续下降。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于1997年推行“大西洋大型鲸豚补杀减量计划”(Atlantic Large Whale Take Reduction Plan)[19],其中一项重要的计划是强制要求船只报告录得的鲸数量记录。这规定于1999年7月实施。

由于此计划有极正面的影响,因此主张环保的人士希望政府有再进一步的行动。[20]他们要求在美国港口的船只在40公里内有露脊鲸时,应保持不多于时速22公里的速度。由于美国政府担心这样做会过分影响贸易,因此并没有实行此一措施。野生物保卫者美国人道协会美国海洋保护协会这些环境保护团体因此于2005年9月控告美国国家海洋渔业服务(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附属的代理机构)“保护濒危的北大西洋露脊鲸失败,而北大西洋露脊鲸被该机构承认是‘所有大型鲸物种中最稀有的物种’,且据海洋哺乳动物保护法濒绝物种法,所有美国国家机构均需保护北大西洋露脊鲸”,并要求实施该措施,以保护之。[21]北大西洋及北太平洋露脊鲸均被列为华盛顿公约中“因为其被商业贸易影响而濒临绝种的物种”(第一层级的附录物种),并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列为“视保育情况而定”的生物 ,且在美国濒绝物种法被列为濒危物种。

第二个令北大西洋露脊鲸死亡的主要原因是渔船螺旋桨的纠缠。露脊鲸滤出浮游生物来进食时,会把嘴巴大大的张开,增加了其在水中被绳子或渔网缠着的风险。它们通常会被绳子缠着其口部、鳍状肢及尾部。它们大部分都能逃脱,只造成一点创伤,但有一些却被死死的缠着。它们遇上这一类情况有小部分能逃脱,但其余的大部分都不能逃脱,会在数月之内死去。

2006年6月26日,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规定在繁殖季节时船只速度不可越时速18.5公里。据美国国家海洋和大气管理局的资料显示,由1970年开始,共录得71只露脊鲸死亡的记录,其中有25只死于与船相撞。[来源请求]

注释

  1. ^ Bisconti M, Lambert O, Bosselaers M. (2017) Revision of “Balaena” belgica reveals a new right whale species, the possible ancestry of the northern right whale, Eubalaena glacialis, and the ages of divergence for the living right whale species. PeerJ 5:e3464 https://doi.org/10.7717/peerj.3464
  2. ^ Kimura, T.; Narita, K. A new species of Eubalaena (Cetacea: Mysticeti: Balaenidae) from the Gonda Formation (latest Miocene-early Pliocene) of Japan. Bulletin of the Gunma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2007, 11: 15–27. 
  3. ^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Kenney, Robert D. North Atlantic, North Pacific and Southern Right Whales. (编) William F. Perrin, Bernd Wursig and J. G. M. Thewissen. The Encyclopedia of Marine Mammals. Academic Press. 2002: 806–813. ISBN 978-0-12-551340-1. 
  4. ^ J. Müller. Observations of the orbital region of the skull of the Mystacoceti. Zoologische Mededelingen. 1954, 32: 239–290. 
  5. ^ Rice, Dale W. Marine mammals of the world: systematics and distribution. 1998: 231pp. 
  6. ^ Rosenbaum, H. C., R. L. Brownell Jr., M. W. Brown, C. Schaeff, V. Portway, B. N. White, S. Malik, L. A. Pastene, N. J. Patenaude, C. S. Baker, M. Goto, P. Best, P. J. Clapham, P. Hamilton, M. Moore, R. Payne, V. Rowntree, C. T. Tynan, J. L. Bannister and R. Desalle. World-wide genetic differentiation of Eubalaena: Questioning the number of right whale species (PDF). Molecular Ecology. 2000, 9: 1793–1802.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07-06-15). 
  7. ^ Brownell, R. L. Jr., P.J. Clapham, T. Miyashita and T. Kasuya. Conservation status of North Pacific right whales. Journal of Cetacean Research and Management (Special Issue). 2001, 2: 269–286. 
  8. ^ Kaliszewska, Z. A., J. Seger, S. G. Barco, R. Benegas, P. B. Best, M. W. Brown, R. L. Brownell Jr., A. Carribero, R. Harcourt, A. R. Knowlton, K. Marshalltilas, N. J. Patenaude, M. Rivarola, C. M. Schaeff, M. Sironi, W. A. Smith & T. K. Yamada. Population histories of right whales (Cetacea: Eubalaena) inferred from mitochondrial sequence diversities and divergences of their whale lice (Amphipoda: Cyamus). Molecular Ecology. 2005, 14: 3439–3456. 
  9. ^ 9.0 9.1 Ross, Alison. "'Whale riders' reveal evolution." BBC News (20 September 2005).
  10. ^ 10.0 10.1 Crane, J. and R. Scott. 2002. "Eubalaena glacialis" (On-line), Animal Diversity Web. Accessed 2006年4月30日
  11. ^ Katona, S. K. and S. D. Kraus. Efforts to conserve the North Atlantic right whale. (编) J. R. Twiss and R. R. Reeves. Conservation and Management of Marine Mammals. Smithsonian Press. 1999: 311–331. 
  12. ^ Gaines, C., Hare, M., Beck, S., & Rosenbaum, H. (2005)[失效链接]. Nuclear markers confirm taxonomic status and relationships among highly endangered and closely related right whale species. 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of London Series B, 272, 533–542.
  13. ^ 13.0 13.1 Northern Right Whales respond to emergency sirens
  14. ^ Tonnessen, J. N. and A. O. Johnsen. The History of Modern Whaling. United Kingdom: C. Hurst & Co. 1982. ISBN 978-0-905838-23-6. 
  15. ^ Reeves, Randall R., Brent S. Stewart, Phillip J. Clapham and James. A Powell. National Audubon Society: Guide to Marine Mammals of the World. United States: Alfred A. Knopf, Inc. 2002. ISBN 978-0-375-41141-0. 
  16. ^ Martin; 等. SIGHTING OF A RIGHT WHALE (EUBALAENA GLACIALIS) WITH CALF OFF S. W. PORTUGAL. Marine Mammal Science vol. 13. no. 1 p 139. NOAA. 1997 [October 26, 2006]. 
  17. ^ Jacobsen; 等. TWO-WAY TRANS-ATLANTIC MIGRATION OF A NORTH ATLANTIC RIGHT WHALE (EUBALAENA GLACIALIS). Marine Mammal Science vol. 20. no. 1 p 161. 2004 [October 26, 2006]. 
  18. ^ 海洋同盟网站 互联网档案馆的存档,存档日期2015-03-04.
  19. ^ Author not specified. Atlantic Large Whale Take Reduction Plan. NOAA. NOAA. 1997 [May 2, 200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9-24). 
  20. ^ Author not specified. Right whales need extra protection. BBC News. BBC News. November 28, 2001 [May 2, 2006]. 
  21. ^ The Southeast United States Right Whale Recovery Plan Implementation Team and the Northeast Implementation Team. NMFS and Coast Guard Inactions Bring Litigation (PDF). Right Whale News vol. 12. no. 4. NOAA. November 2005 [May 2, 2006].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五月 24, 2006). 

参考来源

  • Collins Gem : Whales and Dolphins, ISBN 978-0-00-472273-3.
  • Carwardine, Mark. Whales, Dolphins and Porpoises, ISBN 978-0-7513-2781-6.
  • 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 (CRS).Northern Right Whale

外部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