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马之祸,又称白马驿之祸,是唐朝末期宣武节度使朱温杀害唐朝宦官与百官的一次事件。

经过

天祐二年(905年7月5日),朱温在亲信李振鼓动下,于滑州白马驿(今河南省滑县境)一夕杀尽左仆射裴枢、新除静海军节度使独孤损右仆射崔远吏部尚书陆扆工部尚书王溥守太保致仕赵崇兵部侍郎王赞等“衣冠清流”三十余人,投尸于河,史称“白马之祸”。

李振咸通乾符年间屡次不第,由是痛恨门阀[1]后对朱温说:“此辈自谓清流,宜投于黄河,永为浊流。”朱温笑而从之。[2]

后果

朱温杀人如麻,对部下、战俘、士人均滥杀成性,其凶残实为史上所罕见。终后梁一朝的谋士水平亦止于李振敬翔等失意文人之流,以致于朱温生前无法彻底翦除李存勗及其他军阀。北宋欧阳修在《新五代史·梁家人传》批评说:“梁之恶极矣!自其起盗贼,至于亡唐,其遗毒流于天下。天下豪杰,四面并起,孰不欲戡刃于胸。”

白马之祸后,唐朝政府的势力基本被扫除。但此次杀人太多,吓得士人不敢做官,朱温有悔意,归罪于在白马之祸中公报私仇的宰相柳璨,年末听信诬告以为柳璨图谋复唐而杀之。两年以后(907年),朱温废唐哀帝自立为皇帝,改国号“梁”,史称后梁,朱温也成为了梁太祖,唐朝正式灭亡。

参考文献

  1. ^ 姜维公、高文辉《白马之祸考析》指出:“遇害唐臣多是与科举有瓜葛的文人,不支持朱温篡唐容或有之,但绝对对朱温篡唐构不成威胁。白马之祸表面上是为朱温篡国做准备而采取的一次清洗行动,但在实际上,这次行动已经超出了清洗的范围,带有明显的报复色彩,在白马之祸中 , 有不少遇难的唐臣实际成了科举弊端的牺牲品。”
  2. ^ 《新唐书·裴枢传》:“(裴枢)俄贬登州刺史,又贬泷州司户参军。至滑州,(朱)全忠遣人杀之白马驿,投尸于河,年六十五。初,全忠佐吏李振曰:‘此等自谓清流,宜投诸河,永为浊流。’全忠笑而许之。”

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