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于斯洛伐克共和国首都布拉迪斯拉发的狗仔队雕像

狗仔队指一些跟踪、监视知名人士(例如演艺人员政治人物皇室成员、运动员商业人士等),然后偷拍窃听及翻查垃圾等活动的记者。此外,亦可解作警察专门负责跟踪及拍摄疑犯的部门,如香港警务处刑事情报科、香港入境事务处专责调查组美国联邦调查局等等。

起源

狗仔队这种职业在1958年首次出现,原为意大利文“Paparazzi”是意大利姓氏Paparazzo所对应的单词“蚊子”的复数形式。1960年及1963年,意大利导演费德里柯·费里尼电影《甜蜜生活》(La Dolce Vita)及《》中制造出一个名叫Paparazzo的角色,是一个专门拍摄名人隐私的记者。从此“Paparazzi”就成为那些专门搜刮名人私人生活的形象。

形式

狗仔队通常会驾驶摩托车私家车,在目标人物出没地方守候,进行拍摄或偷拍,并贴身跟踪目标人物的车辆。他们甚至会搜索目标人物住过的酒店房间,连丢弃的垃圾也不放过,务求知道目标人物不为人知的生活习惯及喜好。

狗仔队对目标人物造成很大的困扰,除了跟随不舍带来的麻烦外,亦侵犯了目标人物的隐私,令目标人物仿如24小时活在公众的监察之中。

但狗仔队一般认为,自己对目标人物带来帮助多于滋扰。狗仔队为目标人物,尤其是艺人带来人气,令更多人留意。狗仔队本身也是一门赚钱的行业,一幅震撼性的照片,在欧洲美国等地可卖得价钱数以万美元计。

除了追踪的摄影记者被称为狗仔队,政府政风单位专门抓不正当行为的公务员(例如:搞婚外情、喝花酒、出入不正当场所、收贿赂等),这种被称为政风狗仔

另外征信社通常也有狗仔队的功能。

狗仔队引起的事件

  • 1997年8月31日,英国储妃戴安娜王妃的司机保罗在法国巴黎驾车摆脱狗仔队跟踪时发生车祸,戴安娜王妃及其男友多迪丧生,令人关注狗仔队对目标人物的滋扰。
  • 1998年,香港东方报业集团旗下《东方日报》与壹传媒的一单诉讼,被最高法院判以败诉。《东方日报》于是采取连串报复行动,包括在报章发表激烈言论,并且连续三天派狗仔队跟踪上诉庭法官高奕晖;结果被律政司控以藐视法庭,总编辑黄阳午被判入狱四个月,东方报业集团被判罚款500万港元。
  • 近年来亦有一些香港明星,包括一些巨星,频繁受到狗仔队的骚扰而告到法庭,如张学友成龙等。2006年,组合Twins锺欣桐马来西亚云顶高原一次演出中被香港《壹本便利周刊记者偸拍其更衣画面。该批照片被刊登在同年8月22日出版的《壹本便利》第761期,引起轩然大波,香港演艺人协会对此强烈不满,并召开记者会声讨。成龙、张学友等人更是呼吁香港政府颁布法律以制止有关不良行为。
  • 2004年,张学友因为狗仔队跟踪偷拍其家人,亦有同部分传媒发生冲突,而此年《壹周刊》刊登出他与其妻子罗美薇不和分居的消息,令张学友于当年通过法律桥段起诉《壹周刊》,幷于2005年获得胜诉。当时香港著名娱乐记者查小欣亦称张学友被狗仔队激怒的事件为“佛都有火”。[1]另外张学友曾于1995年创作歌曲《过敏世界》借此讽刺狗仔队唯恐天下不乱的行事作风。
  • 2005年,台湾偶像艺人周杰伦因不满狗仔队跟踪自己的私人情感生活,多次和狗仔队发生冲突,愤然写下一首名为《四面楚歌》的歌曲,发表在自己的音乐专辑《十一月的萧邦》中。在歌词中,他讥讽娱乐新闻记者像狗那样为了几根肉骨头而搜刮自己的隐私,以示不满和抗议。
  • 2008年7月23日下午,参加梁朝伟刘嘉玲不丹举行的婚礼后,李亚鹏王菲及家人准备返回北京,在泰国机场遭遇香港《忽然一周》周刊派出的狗仔队强行拍摄。狗仔队不满足于拍摄李、王二人,开始将镜头对准李患有先天裂颚的女儿李嫣,遭到李的反感,随即对狗仔队动粗(包括掐住男狗仔脖子,在女狗仔故意挑衅下扇男狗仔耳光等肢体攻击行为),以保护家人不遭受无辜挑衅和伤害。事后双方均遭泰国警方传讯,以互相道歉化解冲突。
  • 2017年10月23日,文汇报派员跟踪锺翰林,被指是侵犯锺的个人隐私。[2]
  • 2018年4月24日,香港港岛区立法会议员许智峯在立法会会议室外,取走保安局一名女行政主任的政府手机,冲入男洗手间内10分钟,一度拒绝归还。查阅期间,许智峯发现电话内记录了大量立法会议员的个人资料、于近月多次立法会会议出入记录以及身处位置及时间,质疑此做法侵犯议员隐私,并将会向私隐专员提出投诉。惟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私隐专员黄继儿指出,政府执行通传及应变职务并不抵触《隐私条例》。[3][4]

立法“反狗仔队”的可行性

2005年10月,艺人出身的美国加州州长阿诺·施瓦辛格签署通过《反狗仔队法》,2006年生效;该法案对“以非法手段取得名人照片者”处以高额罚金,雇主连带受罚。

台湾世新大学广电系助理教授管中祥反对制订“反狗仔队”专法,因为强势的公众人物被狗仔队侵扰时大都有反制能力,反而是弱势的受访者无力保护自己,因此修正现行法律即可。中国文化大学新闻系讲师马西屏认为,不应该用法律限制狗仔队,而应该由市场机制与社会进步的共同认知来淘汰狗仔队。

参考文献

  1. ^ 查小欣 张学友火了(一)佛都有火.南方都市报.2004-03-23
  2. ^ 《文汇》跟踪锺翰林 学生动源发声明谴责. 立场新闻. 2017-10-23 [2018-08-11]. 
  3. ^ 隐私署证政府狗仔队冇侵隐私 掴许智峯一巴.on_cc东网.2018-04-25
  4. ^ 林景辉.【许智峯手机风波】道歉声明全文 爆政府“狗仔队”工作细节.香港01.2018-04-25

外部链接

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