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特别行政区立法会
Assembleia Legislativa da
Região Administrativa Especial de Macau
第六届立法会
Coat of arms or logo
种类
种类
历史
成立 1999年10月12日 (1999-10-12)[1]
前身 澳门立法会(1976–1999)
领导
主席
高开贤澳门雇主利益联会
自2019年7月17日
副主席
崔世昌澳门专业利益联会
自2017年10月16日
第一秘书
空缺
第二秘书
陈虹社会服务教育促进会
自2017年10月16日
行政委员会主席
梁安琪澳门发展新连盟
自2017年10月16日
第一常设委员会主席
何润生澳门街坊会联合总会
自2017年10月16日
第二常设委员会主席
陈泽武优裕文康联合会
自2009年10月29日
结构
议员 33
Macau-legco.svg
政党

建制派(29):

民主派(4):

选举
上届选举
2017年9月17日
下届选举
2021年
会议地点
Assembleia Legislativa.jpg
澳门南湾湖畔立法会前地立法会大楼
网址
http://www.al.gov.mo/
立法会全体会议厅

澳门特别行政区立法会葡萄牙语:Assembleia Legislativa),是澳门特别行政区立法机构。立法会每4年换届,议员直接选举间接选举行政长官委任进入议会。现时立法会为第六届,由14名直选议员、12名间选议员及7名官委议员共33名议员组成。

澳门政府奉行“行政主导”体制,在实行以行政为主导和核心的前提下行政与立法互相制衡及配合。行政长官在澳门具有超乎行政、立法和司法三个机关之上的地位,是特区的权力和领导核心,在政治体制中处于中心地位,故澳门的立法权与行政权之间并非对等[2]

澳门立法会的直选议席不过半数,其组成倾向亲政府,民主派议员每当就政府施政出现问题而动议展开听证程序时都会被建制及官委议员否决。与奉行“三权分立”, 官员受到议会监督的香港相比(官员由中央人民政府委任,不用向立法会负责,只是列席立法会会议),奉行“行政主导”体制的澳门,当地官员并不需要向立法会负责,造成“有问无责”的情况,故澳门立法会素有“垃圾会”或“橡皮图章”之称[3][4][5][6]。而支持行政主导体制的声音则认为,若立法权与行政权相比下处于一种更加主动和优势地位并不符合《澳门基本法》,认为“立法主导”是不符合实际环境且没有用处的纯议会制度[2]

现届成员

第六届立法会

由2017年至2021年,由33名议员组成,其中

  • 由直接选举产生14名,
  • 由间接选举产生12名,
  • 由行政长官委任7名。

目前立法会有29名建制派议员,4名民主派议员。14名议员是直选产生,占总比例42%(七分之三)。

名单

直接选举 (14)
吴国昌 相关资料(立法会)
区锦新 相关资料(立法会)
高天赐 相关资料(立法会)
梁安琪 相关资料(立法会)
麦瑞权 相关资料(立法会)
何润生 相关资料(立法会)
郑安庭 相关资料(立法会)
施家伦 相关资料(立法会)
李静仪 相关资料(立法会)
黄洁贞 相关资料(立法会)
宋碧琪 相关资料(立法会)
林玉凤 相关资料(立法会)
梁孙旭 相关资料(立法会)
苏嘉豪 相关资料(立法会)
间接选举 (11)
崔世昌 相关资料(立法会)
高开贤 相关资料(立法会)
陈虹 相关资料(立法会)
张立群 相关资料(立法会)
陈泽武 相关资料(立法会)
黄显辉 相关资料(立法会)
崔世平 相关资料(立法会)
陈亦立 相关资料(立法会)
叶兆佳 相关资料(立法会)
李振宇 相关资料(立法会)
林伦伟 相关资料(立法会)
行政长官委任 (7)
马志成 相关资料(立法会)
邱庭彪 相关资料(立法会)
胡祖杰 相关资料(立法会)
冯家超 相关资料(立法会)
庞川 相关资料(立法会)
柳智毅 相关资料(立法会)
陈华强 相关资料(立法会)

委员会主席及秘书

委员会 年度主席 年度秘书
2017-18 2018-19 2019-20 2020-21 2017-18 2018-19 2019-20 2020-21
章程及任期委员会 高开贤 黄显辉
第一常设委员会 何润生 马志成
第二常设委员会 陈泽武 黄洁贞
第三常设委员会 黄显辉 崔世平
土地及公共批给事务跟进委员会 李静仪 宋碧琪
公共财政事务跟进委员会 麦瑞权 梁孙旭
公共行政事务跟进委员会 施家伦 郑安庭

回归后成员组成变迁

第1届立法会

由1999年至2001年,由23名议员组成,其中:

  • 由直接选举产生8名,
  • 由间接选举产生8名,
  • 由行政长官委任7名。

所有直选及间选议员(除容永恩外)皆由澳葡时期的立法会过渡而来。

第2届立法会

由2001年至2005年,由27名议员组成,其中

  • 由直接选举产生10名,
  • 由间接选举产生10名,
  • 由行政长官委任7名。

第3届立法会

由2005年至2009年,由29名议员组成,其中

  • 由直接选举产生12名,
  • 由间接选举产生10名,
  • 由行政长官委任7名。

根据《澳门基本法》附件二规定,2009年及以后立法会的产生方式如需修改,须有3分之2议员赞成,行政长官同意,并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备案。

第4届立法会

由2009年至2013年,由29名议员组成,其中

  • 由直接选举产生12名,
  • 由间接选举产生10名,
  • 由行政长官委任7名。

第5届立法会

由2013年至2017年,由33名议员组成,其中

  • 由直接选举产生14名,
  • 由间接选举产生12名,
  • 由行政长官委任7名。

历届议席组成

间接选举分类改名(例如“雇主利益”改为“工商、金融界”)之后即以新名称为准。

类别1996年[注 1]2001年2005年2009年2013年2017年
直接选举 8 10 12 12 14 14
间接选举 雇主利益 4 4 4 工商、金融界 4 4 4
劳工利益 2 2 2 劳工界 2 2 2
专业利益 1 2 2 专业界 2 3 3
慈善、文化、
教育及体育利益[注 2]
1 2 2 社会服务、文化、
教育及体育界
2 社会服务及教育界 1 1
文化及体育界 2 2
行政长官委任 7 7 7 7 7 7
总数 23 27 29 29 33 33

运作

设主席(Presidente)、副主席(Vice-Presidente)各1名,秘书两名,由全体议员互选产生。四人组成执行委员会,与行政委员会为行政机构。

另有章程及任期委员会、三个常设委员会(第一、第二、第三)、土地及公共批给事务跟进委员会、公共财政事务跟进委员会及公共行政事务跟进委员会。根据《议事规则》第九十三条,委员会会议闭门进行,但有相反议决者除外。

根据《基本法》第71条,立法会职权如下:

  1. 依照基本法规定和法定程序制定、修改、暂停实施和废除法律
  2. 审核、通过政府提出的财政预算案;审议政府提出的预算执行情况报告;
  3. 根据政府提案决定税收,批准由政府承担的债务;
  4. 听取行政长官的施政报告并进行辩论;
  5. 就公共利益问题进行辩论;
  6. 接受澳门居民申诉并作出处理;
  7. 如立法会全体议员3分之1联合动议,指控行政长官有严重违法或渎职行为而不辞职,经立法会通过决议,可委托终审法院院长负责组成独立的调查委员会进行调查。调查委员会如认为有足够证据构成上述指控,立法会以全体议员三分之二多数通过,可提出弹劾案,报请中央人民政府决定;
  8. 在行使上述各项职权时,如有需要,可传召和要求有关人士作证和提供证据。

而根据第75条,议员依照本法规定和法定程序提出议案。凡不涉及公共收支、政治体制或政府运作的议案,可由立法会议员个别或联名提出。凡涉及政府政策的议案,在提出前必须得到行政长官的书面同意。而且有关财政监察的法律尚未制订,相关权力只是一纸空文。

另外,根据第76条,议员亦有权依照法定程序对政府的工作提出质询,惟在2004年经修订的《议事规则》中在放宽口头质询的同时,限制了书面质询的数目。这两条,外加上支援工作不足,都是立法会工作的重大障碍。

历届正副主席

届别 主席 籍贯 社团 副主席 籍贯 社团
1 曹其真 浙江宁波 澳门雇主利益联会 刘焯华 广东普宁 澳门工会联合总会
2 曹其真 浙江宁波 澳门雇主利益联会 刘焯华 广东普宁 澳门工会联合总会
3 曹其真 浙江宁波 澳门雇主利益联会 刘焯华 广东普宁 澳门工会联合总会
4 刘焯华 广东普宁 澳门工会联合总会 贺一诚 浙江义乌 澳门雇主利益联会
5 贺一诚 浙江义乌 澳门雇主利益联会 林香生 广东东莞 澳门工会联合总会
6 贺一诚 浙江义乌 澳门雇主利益联会 崔世昌 广东新会 澳门专业利益联会

现况

澳门立法会一直被传媒和坊间批评是“垃圾会[注 3]、“花瓶”和“橡皮图章”,立法会内33个议席当中,亲政府的间选和官委议员占了大半,而直选议员则占有14席,不足总数的一半,且当中的自由民主派只占当中4席,其余的议员大多属于建制派且与亲中社团、地产界或博彩企业等关系密切,他们的选前承诺亦往往没有实现,故澳门立法会一直被坊间诟病,市民对此况感到失望[7][8][9][10][11][12][13]。澳门立法会屡被批评体制和运作差劣,引申出“垃圾会事件”。

注释

  1. ^ 葡治澳门第六届立法会过渡到澳门特区第一届立法会。
  2. ^ 俗称“慈文教体”。
  3. ^ 源于粤语里“垃圾”与“立法”谐音。

参考文献

  1. ^ 活动报告 第一立法届 第一立法会期(一九九九/二零零零) (PDF). 澳门立法会. [2019-07-07]. 
  2. ^ 2.0 2.1 冷铁勋. 论继续保持澳门立法会现行组成结构的必要性 (PDF). 《“一国两制”研究》. 2012, (11). 
  3. ^ 余振. 《澳门回归前后的问题与对策》. 名流政策 (澳门) 硏究所. 1999: 76. ISBN 9789629280864. 
  4. ^ 官员问责失效 蔡梓瑜:政府思维不改 难改问责制. 论尽媒体. 2018-02-13. 
  5. ^ 立法会选举后的一些迷思. ZA志. 2017-09-30. 
  6. ^ 立法会只有问 没有责  余永逸:最重要是组成问题. 论尽媒体. 2017-09-02. 
  7. ^ 澳门年轻势力战立会 苏嘉豪叹公民未觉醒. 众新闻. 2017-08-16. 
  8. ^ 垃圾会. 论尽媒体. 2013-07-23. 
  9. ^ 我们不要垃圾会. 论尽媒体. 2017-09-02. 
  10. ^ 澳门“苏嘉豪案”的潜在影响. 明报. 2017-12-06. 
  11. ^ 郑议员四万蚊笋工是背弃基层. 星报. 2017-12-08. 
  12. ^ 刘谈民主 勿学菲律宾. 正报. 2013-08-22 [2018-08-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8-14). 
  13. ^ 【观点】为防澳独多此一举 跟车太贴引火上身. 香港观察报. 2016-12-02. 

外部链接

  • 澳门特别行政区立法会
  • 澳门基本法
  • 澳门特别行政区立法会选举

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