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阿鲁哇语
Hla'alua
母语国家和地区 台湾南部
区域 分布于高雄市桃源区
母语使用人数 约50人(2012/12/18)
总人口约500人[1](日期不详)
语系
文字 拉阿鲁哇语罗马字拉丁字母
官方地位
作为官方语言 台湾 台湾原住民族地区[2]
管理机构 台湾原住民族委员会中央研究院 (Academia Sinica)
语言代码
ISO 639-2 map
ISO 639-3 sxr
濒危程度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的濒危语言[3]
极度危险(UNESCO)
UNESCO AWLD CE CHS.png
汉人迁台之前的台湾南岛语言分布图(按 Blust, 1999)[4].东台湾"兰屿岛(深红色)表示为使用马来-波利尼西亚语族巴丹语群达悟语的区域.

拉阿鲁哇语拉阿鲁哇文Hla'alua,英语:Saaroa国际音标ɬaʔalua)旧称沙阿鲁阿语,为台湾拉阿鲁哇族人所使用的语言,用拉丁文字书写,为台湾南岛语言之一种,属于南岛语系的次语群。亦归类为台湾南岛语第3群,并与邹语以及卡那卡那富语(Kanakanavu)并列。[5] 目前台湾原住民邹语群认证考试分为三类语群:(1).邹语、(2).卡那卡那富语、(3)拉阿鲁哇语。[6]

拉阿鲁哇语变迁沿革

高雄县桃源乡的拉阿鲁哇语与那玛夏乡的卡那卡那富语,及邹语。各自的语言历经长年的变迁,各自形成一个系统。[7][8] 不过,拉阿鲁哇族跟卡那卡那富族的民族通用语都不是本族语而是郡群布农语现代标准汉语,只有极少部分族人使用本族语。[9] 于2012年拉阿鲁哇语、卡那卡那富语等五种原住民语言,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及台湾语言学者列为濒危语言中的“极度危险”及正在消失中的语言。[10] 依据原民会至2012年12月18日调查结果,全台湾只剩下50人左右常在使用拉阿鲁哇语、也仅占拉阿鲁哇族总人口10.6%而已。[1][11]

语音系统

拉阿鲁哇语的音系之音位大都使用适当的Unicode符号来标示。在台湾南岛语书写系统的订定上,元辅音之音系表原则上都是先“发音部位”(横列)、后“发音方法”(纵列)、再考量“清浊音”,来订定其音系之音位架构。[12]

语法

在语法的分类上台湾南岛语并不同于一般的分析语或其它综合语里的动词、名词、形容词、介词和副词等之基本词类分类。比如台湾南岛语里普遍没有副词,而副词的概念一般以动词方式呈现、可称之为“副动词”,类之于俄语里的副动词。[13] 拉阿鲁哇语语法分类是将基础的语法之词类、词缀、字词结构及分类法,对比分析语等之词类分类法加以条析判别。

注释

  1. ^ 1.0 1.1 记者刘盈慧/台北报导,"沙阿鲁阿邹语 全台只剩50人会说"[1],联合报,2012.12.19 02:37 am.
  2. ^ 原住民族语言发展法. 
  3. ^ UNESCO Atlas of the World's Languages in danger, UNESCO
  4. ^ Blust, R. (1999). "Subgrouping, circularity and extinction: some issues in Austronesian comparative linguistics" in E. Zeitoun & P.J.K Li (Ed.) Selected papers from the Eighth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on Austronesian Linguistics (pp. 31-94). Taipei: Academia Sinica.
  5. ^ 邱英哲,"语言流失与复振:以高中村Hla’alua人为例"[2][永久失效链接],国立台东大学南岛文化研究所硕士论文,2008/07.
  6. ^ 国立台湾师范大学进修推广学院,"98年度原住民族语言能力认证考试"存档副本. [2017-03-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12-17). ,台北市,2009.
  7. ^ 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员会,"原住民族语言书写系统"[3],台语字第0940163297号,原民教字第09400355912号公告,中华民国94年12月15日.
  8. ^ 记者欧阳良盈、杨孟立、胡宗凤/高雄报导,"消失的南岛语言 头目儿子都不学"[4],联合报,2010.11.02 12:37 pm.
  9. ^ 林修澈,"原住民的民族认定"[5],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员会,2001.
  10. ^ 朱芳瑶/台北─花莲报导,"抢救濒危母语 原民从头学起"[6][永久失效链接],中国时报,2012-07-30.
  11. ^ 谢文华/台北报导,"原民会公布五个族别族语调查报告"存档副本. [2012-12-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5-08). ,自由时报,2012/12/18.
  12. ^ 行政院原住民族委员会,"原住民族语言书写系统"[7],台语字第0940163297号,原民教字第09400355912号公告,中华民国94年12月15日.
  13. ^ 张永利,"台湾南岛语言语法:语言类型与理论的启示(Kavalan)"[8][永久失效链接],语言学门热门前瞻研究,2010年12月/12卷1期,pp.112-127.

参考文献

  • 沈家煊,"名词和动词"(Of Noun and Verb),北京商务印书馆,2016年6月. ISBN 978-7-100-11363-2
  • Paula Radetzky(罗德晶),"The Function and Origin of the Saaroa Morpheme sa(a)-(沙阿鲁阿语sa(a)- 的功能及起源)"[9],第十一届国际南岛语言学会议,Aussois France, 2009/06/21-2009/06/26.
  • 齐莉莎(Zeitoun, Elizabeth),"邹语参考语法",远流出版公司,台北,p.40,2000。
  • Tung,Tung-ho(董同龢),"A descriptive study of the Tsou language",Formosa,Taipei,1964。
  • 余文仪(台湾府知府)主修,《续修台湾府志》卷2,8,14,15,16,“26卷本”,乾隆29年(1764年)。

参见

外部链接

  • 原住民族语认证考古题与练习题
  • 台湾原住民博物馆
  • 中央研究院南岛语数位典藏
  • 中央研究院语言学研究所
  • 政大原民教文中心[永久失效链接](含沙阿鲁阿语能力认证题库)
  • 聂甫斯基(台湾原住民历史语言文化大辞典)[永久失效链接]
  • 台湾原住民符号系统键盘配置程式
  • 台湾南岛语言的奥秘(影片)
  • 公共电视_知识的飨宴-第十九集 台湾南岛语言的奥秘
  • ABVD: Kanakanabu/ Ferrell (1969)
  • ABVD: Kanakanabu/Li (2004)
  • 沙阿鲁阿语--行政院原委会/族语教室
  • 原民语e-learning(沙阿鲁阿语1-9阶/认证题库)
  • YouTube上的Myth(神话/song)

Template:濒危语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