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野之战(武王伐纣)
商周之战的一部分
China 1.jpg
商朝势力范围
日期说法不一,从约前1130年到约前1018年都有。较广为人接受为约前1046年。
地点
结果 商朝行在朝歌被攻陷,纣王自杀。商朝灭亡。
参战方
周朝
周军

古蜀国
...等诸侯国
商朝
商军、太昊少昊等诸侯军
指挥官与领导者
周武王
姜尚
纣王
兵力
战车200余辆
木甲伐兵20,000人
铁骑精锐兵[来源请求]30,000人
史称约700,000人
伤亡与损失
现代估计约两万人 史称征服652国180,000人被杀
330,000人被俘

牧野之战殷商帝辛周朝称之为纣王)军队和周武王军队的决战,史称“武王克殷”[1]、“武王克商”[2]、“武王伐纣”[3]。由于殷商主力东征东夷,周人乘商王不设防的朝歌祭祀之机发动突然袭击,帝辛自尽,《左传》称:“纣克东夷而损其身”。

战争经过

商朝末期,周武王十一年(前1059年)一月二十六日,此时帝辛派大军远征东夷周武王见机不可失,在太公吕尚等人辅佐下,以兵车三百乘,虎贲(精锐武士)三千人[4],东进突袭商朝,总兵力达甲士四万五千人。临行前,鱼辛谏阻[5]

二月二十一日,周军抵达孟津(今河南省孟津县[注 1],与方国(商为王畿,臣属为方国)部落部队会合。二十八日周军由孟津冒雨东进[6],从汜地(今河南荥阳汜水镇)渡过黄河,至百泉(今河南辉县西北)而东行,每天近三十公里的速度急行军,直捣帝辛的行在朝歌(今河南淇县),二月二十六日抵达牧野(今河南省新乡市[7]

周人宣传商方武装大量战俘迎战周师,《诗经》上称“殷商之旅,其会如林”。周人史称有七十万之众,较夸张。二十七日清晨,周军庄严誓师,历数帝辛种种暴行,即为尚书所记载之“牧誓”。

誓师结束,武王下令发起总攻,先遣太公吕尚以数百名精锐部队出击,武王亲率主力跟进冲杀,在牧野祭祀的商人毫无防范, 《尚书·武成》曰:“甲子昧爽,受率其旅若林,会于牧野。罔有敌于我师,前徒倒戈,攻于后以北,血流漂杵”[8]。帝辛见大势已去,逃回朝歌,登鹿台,“蒙衣其珠玉,自燔于火而死”[9],史称“牧野之战”。

据《尚书·周书·武成》描述牧野之战 :“……甲子昧爽,受率其旅若林,会于牧野。罔有敌于我师,前途倒戈,攻于后以北,血流漂杵。……”,战场极为血腥残酷。孟子观此书之后感叹:“尽信书,不如无书,吾于武成,取二、三策而已矣。仁人无敌于天下;以至仁伐至不仁,而何其血之流杵也!”然而客观看当时情况,《尚书·周书·武成》所记载的情况可能比较接近事实。汉朝王充评说:“察《武成》之篇,牧野之战,血流浮杵,赤地千里。由此言之,周之取殷,与汉、秦一实也。而云取殷易,兵不血刃,美武王之德,增益其实也。”[10]也有根据“会朝清明”认为当时多天大雨,原本就有积水,所以血流漂杵。

“奴隶倒戈”一说是现代有奴派学者根据史书记载臆断的说法,然而实际上,商朝并不属于真正意义上的奴隶社会[11][12],也不可能武装数十万的奴隶。而“倒戈”的士兵究竟是未被完全收服的东夷战俘,亦或是商王朝的平民,或者是反对帝辛的贵族势力带领的“倒戈”,还未能有定论[13][14]

战争结果

逸周书·世俘》记载牧野之战武王大获全胜,之后征伐列国,灭99国,共征服652国,击毙十八万人,生俘三十三万人,并捕猎犀牛鹿等动物,获取了大量的珠宝财物,“一戎衣”参战者每人都拥有了盔甲。胜利后,武王用“轻吕”击刺纣王的尸体,接下来周武王四处征伐商朝各地诸侯,驱逐商朝大将飞廉于海滨,逐一肃清殷商顽民

秦朝以前,中国素有“兴灭国,继绝世”的传统,因此武庚的封地仍获得保留。此外,周武王兵力有限,牧野之战后,商王朝南征的主力军队尚未返回,牧野之后下落不明,商军离开东夷之后,周公东征向东开拓疆土。

年代考证

关于武王伐纣的年代在过去在研究上有45种说法(从前1130年—前1018年都有)[15]

  • 根据《国语》记载伶州鸠说:“昔武王克商,岁在鹑火,月在天驷,日在析木之津,晨在斗柄,星在天”,可推定为公元前1046年。历史学家何炳棣认为鹑火是“东周的洛阳,绝不会是几百年前西周在陕西的丰镐两京”。[16]何炳棣还认为周武王伐纣时“岁在鹑火”之说,缺乏逻辑的合理性,[17]并且指出西周尚无二十八宿十二次的观念。[18]
  • 据《竹书纪年》记载推测公元前1027年。何炳棣认为《古本竹书纪年》伐纣是公元前1027年最为可信。[19]
  • 尸子》卷下记载:“武王伐纣,鱼辛谏曰:‘岁(木星)在北方不北征。’武王不从。”荀子《儒效篇》说:“武王之诛纣也,行之日以兵忌,东面而迎太岁。”《淮南子‧兵略训》也载:“武王伐纣,东面而迎岁。”根据计算得出公元前1045年12月3日的日期。
  • 利簋》铭曰:“武王征商,唯甲子朝(早晨),岁鼎克昏辰,夙(日出)有商”
  • 明代黄道周的戊子岁(纪元前1053年)之说[20]
  • 黄宗羲的《历代甲子考》与《答朱康流论历代甲子书》以武王克商为己卯岁(前1062年),并多次与朱朝瑛辩之[21]
  • 夏商周断代工程确定为公元前1046年1月20日。
  • 1998年12月20日断代工程会议上江晓原结论,武王克商是前1044年1月9日。[22]
  • 张闻玉等《西周纪年研究》(2010.9)推定为公元前1106年。

假定的武王克商日程表

  • 一月癸巳(廿六日) 武王自周兴师。
  • 二月戊午(廿一日) 周师渡盟津,武王作太誓。
  • 二月癸亥(廿六日) 夜,周师布阵于牧野。
  • 二月甲子(廿七日) 早,武王在牧野作牧誓,冲杀当即得胜。昏,周占有商都,殷王纣自焚死,俘殷臣一百人。
  • 三月丁卯(初一日) 吕望奉命战胜殷臣方来[23],归来献俘。
  • 三月戊辰(初五日) 武王在牧晴祭祀文王,宣布政令。
  • 三月壬申(初六日) 吕他奉命战胜越戏方,归来献俘。
  • 三月辛巳(十五日) 侯来奉命战胜殷臣靡集于陈,归来献俘。
  • 三月甲申(十八日) 百弇奉命率虎贲战胜卫(即豕韦),归来献俘。
  • 四月庚子(初四日) 武王命令陈本百韦宣方新荒
  • 四月乙巳(初九日) 陈本、新荒战胜磿、蜀归来,向武王报告擒霍侯、艾侯、佚侯、小臣等四十六人等。百韦战胜宣方归来,向武王报告擒获宣方之君等。百韦又奉命伐厉,后又归来献俘。
  • 四月辛亥(十五日)到乙卯(十九日) 武王在牧野筑室,向祖先举行献捷礼。
  • 六月庚戌(十二日)(?) 武王在周庙向祖先举行献殷馘俘礼。
  • 六月辛亥(十五日)(?) 武王祭祀天位。
  • 六月乙卯(十九日)(?) 武王在周庙举行献殷属国的馘俘礼。

以上武王克商日程表,是据王国维观堂集林》卷一〈生霸死霸考〉排定的。六月的三个日子,王国维排定在四月,顾颉刚认为《世俘》记“四月”絭于周庙是“六月”之误。

注释

  1. ^ 一说汜水

参考文献

引用

  1. ^ 刘向说苑
  2. ^ 国语
  3. ^ 刘次沅 《从天再旦到武王伐纣: 西周天文年代问题》
  4. ^ 史记·周本纪》说:“武王率戎车三百,虎贲三千人,甲士四万五千人,以东伐纣。”《吕氏春秋·贵因》篇说:“武王选车三百,虎资三千,朝要甲子之前,而纣为禽”。
  5. ^ 尸子》载:“武王伐纣,鱼辛谏曰:岁在北方不北征”
  6. ^ 吕氏春秋·贵因》说:“武王至鲔水(孟津附近),天雨雪,日夜不休,武王疾行不辍。军师皆谏日:‘卒病,请休之。’”
  7. ^ 说文》曰:“牧野,朝歌南七十里地”。
  8. ^ https://ctext.org/shang-shu/successful-completion-of-the-war/zh
  9. ^ 史记·殷本纪》曰:“甲子日,纣兵败。纣走入(朝歌),登鹿台,衣其宝玉衣,赴火而死”。《逸周书·世俘》曰:“甲子夕,纣取天智玉琰五,环身以自焚”。
  10. ^ 论衡
  11. ^ 黄现璠《中国历史没有奴隶社会》
  12. ^ 唐际根《殷墟:一个王朝的背影》P58-59
  13. ^ 《中国思想通史·卷一》
  14. ^ 社科院《商代史》第十一卷第二章第五节
  15. ^ 江晓原、钮卫星:《回天——武王伐纣与天文历史年代学》列出44种不同的说法,年代最早的为公元前1130年,最晚的为公元前1018年,前后相差112年,这包含了日本学者7种,美国学者7种,英国、瑞典、韩国学者各1种。但此书忽略了黄道周的《三易洞玑》卷十:“戊子岁(前1053年)”之说。
  16. ^ 何炳棣:《读史阅世六十年》,第73页
  17. ^ 何炳棣、刘雨合撰〈“夏商周断代工程”基本思路质疑─古本《竹书纪年》史料价值的再认识〉:“伶州鸠这段话所记的星象词句是典型的星象家的星占说,用春秋时代的人伶州鸠的口讲出战国人编造的故事来,这本身就近于胡言乱语。他所述的星象多是肉眼看不到,只能是推算出来的。”
  18. ^ 何炳棣、刘雨:〈夏商周断代工程基本思路质疑〉
  19. ^ 《读史阅世六十年》,第73页
  20. ^ 黄道周:《三易洞玑》卷十
  21. ^ 《四库提要‧历代甲子考》称:“鲁隐公以上甲子,《汉志》与《史记》不同。黄道周主《史记》,宗羲以其与《尚书》不合,尝与朱朝瑛反复辨论,谓当从班氏,以武王克商为己卯岁,历引《尚书》及《竹书纪年》以证之。此篇即答朝瑛之书。”
  22. ^ 《夏商周断代工程简报》第四十八期《武王伐纣问题讨论会纪要》
  23. ^ 陈汉章在《周书后案》中以为“方来”即纣臣“恶来”。

来源

  • 史记·殷本纪》
  • 左传
  • 何幼琦:《周武王克商的年代问题》

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