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璋

大清湖北均房营参将
籍贯 广东东莞县
族裔 汉族
字号 字纲四,号榕南
出生 生年不详
广东东莞县
逝世 乾隆三十九年(1774年)
四川
出身
  • 乾隆十八年癸酉科武举人
  • 乾隆二十二年丁丑科一甲第二名武进士及第

植璋[1](?-1774年),字纲四,号榕南,广东东莞县水南人。清朝军事将领,武榜眼及第。官至湖北均房营参将,参与第二次金川之战,负伤身死。

生平

登黄甲

植璋之父省斋,在当地留心乡学,倡建书院。植璋少有勇略,善于骑射,乾隆十八年(1753年)登科武举人,二十二年(1757年)高中丁丑科武殿试一甲第二名,赐武进士及第,充御前二等侍卫。

出军职

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授浙江处州镇标中军游击。值高宗南巡,植璋办事妥当,纪功加一级,赏缎疋貂皮荷包。乾隆三十五年(1770年),升湖北均房营参将

征金川

不久,金川事又起。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植璋随定西将军阿桂出师,作战勇猛,身先士卒,功绩卓著。次年大军再进攻,植璋在作战中负伤,不久卒于军营。朝廷降旨抚恤,护送归葬。不久,命从祀昭忠祠,并付史馆立传。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广东巡抚朱珪奏赏恩骑尉世职。[2]

注释

  1. ^ 《乾隆朝起居注》做“桂璋”。
  2. ^ 《东莞县志·卷六十八·页十二》:植璋,字纲四,号榕南,水南人。父省斋,留心党塾,倡建书院(叶菁撰《家传》)。璋少有勇略,善骑射,乾隆十八年武举,二十二年武进士,殿试一甲第二人,充御前二等侍卫(《阮通志》)。二十四年平定囘部,加一级。二十八年(《家传》)授浙江处州镇标中军游击(《彭志》),建演武厅五间,以勤训练;造马厂廿余座,以便饲秣;舂配火药草棚,改建瓦屋,卫以垣墙,稽察严密;于官兵利病能斟酌损益,众咸便之(《处州官兵两便碑记》),又倡建卫生堂于缙云城北,以恤贫病(《缙云县遗恩碑文》)。兵民怀惠,于其迁也,泐碑纪政。值高宗南巡,差办妥协,纪大功,加一级,赏缎疋貂皮荷包。三十五年,升湖北均房营参将。会金川跳梁,三十八年(《家传》)随定西将军阿桂出师(《阮通志》),分三路进剿,资里北山梁一路绝险,委璋专任。十月二十八日,璋率兵由色布色尔进克山早沟,破鸡心碉,夜屯惹口桥。十一月,复由邦东山,进克斗武山,拔碉廿余座,别思满蛮大惧,多迎降,旋进克达克苏,破八角碉,焚其巢(《家传》),又克复鄂克什美诺等处,功最懋(《阮通志》。按:《东华全录》乾隆三十八年十一月 己未 阿桂奏:“臣等定期分路进兵查美美卡,一路更为贼酋要地,拟于资哩北山下,乘其不备,派兵直抢;或于美美卡之东下,至别思满时,官兵联络接应,色布色尔等之贼自不能久踞。” 丁卯 阿桂奏:“十月二十七日,分兵各路进剿。二十九日子刻,一齐全进,以次攻克资哩,南北山梁贼人畏惧遁入路顶宗退守。” 己巳 谕阿桂等奏:“见己克美诺,并攻得别思满等碉,官兵等能于一二日内连次克复,剿杀多人,并抢获炮位米粮,实属迅速。所有将弁兵丁均属出力奋勉,著查明咨部议叙。如有超众奋勇者,即行具折奏闻,候朕另降谕旨。”此即璋随阿桂进攻之事,其日月亦合。)。三十九年,再进攻,所向披靡(《家传》),阿桂爱其勇,诫之曰:“威震于敌,敌必忌若无狃,戒其伤汝。”二月十六日复战,璋奋勇先登(黄贻谷《植参将遗像跋》),受伤,乃囘军谷礍。璋丰裁峻整,素负胆略,临敌果锐(《家传》),每身先士卒,不避矢石(《阮通志》),故屡奏肤功(《家传》)。以伤卒于军,奉旨优恤(《阮通志》),驰驿护送归葬。旋命从祀昭忠祠,宣付史馆立传。五十九年,粤抚朱珪奏赏恩骑尉世职(《家传》。按:《植氏家珍》载邑令仲振履诗:“定西都尉骑白马,合围夜战桑碉下,张拳四射羽镞尽,短刀杀敌血飞洒。截肠酣战不知痛,贼败始觉伤痍重,病卧韦鞯不能起,部曲悲歌虞殡送。呜呼都尉好男儿,壮哉马革裹尔尸。奋勇身亡鄂克什,褒忠名列昭忠祠。永永庐恤世无替,骑尉当承都尉志。”),子括苍袭(《植氏家珍》。按:《彭志》封赠作袭八品荫生。)

参考文献

  • 《东莞县志》,陈伯陶,民国十六年(1927年),东莞养和印务局 铅印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