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敖神州文化之旅,是指2005年9月19日至28日,李敖台湾前往中国大陆旅游行程,主要是文化议题的参观访问,期间包括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复旦大学等地对师生举行的公众演讲。此行是李敖自1949年离开中国大陆至台湾持续生活56年来,首次返回大陆的实地旅行,在海峡两岸华人圈受到相当关注。

行前

2005年9月2日,时任无党籍立法委员的李敖到立法院报到,他笑呵呵说,他决定于本月去北京;由于外界传言李敖害怕搭飞机,李敖说,“我就选定一个空中小姐最漂亮的,就盯着她;万一飞机有情况,我就抱着她同归于尽”;他说,他此行是去跟中国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亲民党主席宋楚瑜比赛演讲,“给共产党看看,台湾有人讲得多么好”,而演讲题目是“反共抗俄[1]

行程

北京

李敖于北京时间2005年9月19日17:10许抵达北京首都机场,开始他在中国大陆的“神州文化之旅”。

9月20日8:45,李敖一行人到北京天安门城楼参观,李敖在留言簿上写下“休戚与共”四字;他解释说,“休”代表快乐,“戚”代表难过,“共”就代表共产党。李敖约在15:00结束在天安门、北京故宫人民大会堂的参观行程,回母校新鲜胡同小学参观访问,并看望了他的小学老师鲁荣坤

9月21日09:30,李敖在北京大学办公楼礼堂对约500名北大师生演讲,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副主任王在希、北大党委书记闵维方、北大副校长吴志攀在座。

北大演讲完后,李敖看望了在北京大学医院养病的15岁中学生吴子尤

李敖在僧众的陪同下游览法源寺

下午15时30分许,李敖来到北京法源寺参观,为法源寺题词“法海真源,尽在于斯”、“物我两忘,人书俱老”;法源寺赠送给李敖一尊观音像及一些文史资料。

9月22日上午9时30分,李敖在北京亚洲电视城接受凤凰卫视节目《鲁豫有约》的采访,访谈中他说:“中国曾经经过那么穷苦的日子,现在虽然还是会穷苦,但比起以前真是程度不同了,感谢中国共产党!”中午,李敖邀集儿时在新鲜胡同小学就学的10余位同窗,举行同学会。

9月23日上午,李敖在清华大学发表演讲;清华大学人文学院院长致辞,李敖在演讲前为清华大学题下“金玉其内、水木清华”八个字。下午2时拜访了明朝传教士利玛窦墓地,李敖感慨中国接受西方文明的过程漫长而艰辛;后到中国国家图书馆观看古籍善本

9月24日上午,李敖做客《凤凰网》,与网民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交流,他称参观北京后感到大国气象;下午到北京四中参观,之后驱车前往颐和园游览。

上海

9月25日傍晚五时许,李敖自北京飞抵上海浦东机场,开启了他“神州文化之旅”的第二站行程。在机场与记者短暂接触后,李敖即前往上海外滩参观。

9月26日上午9时30分,李敖在复旦大学进行了他“神州文化之旅”中继北大、清华后的第三场演讲。李敖说,现在是中国、中国文化、中国人、中国文字翻身和复兴的大好机会。晚间,李敖在上海东方明珠电视塔上俯看了上海夜景。

9月27日早晨,李敖在朱家角欣赏水乡初秋;中午到访上海市市东中学,1949年初李敖曾在这所学校就读过数月时间;15时30分,李敖在上海国际会议中心黄河厅召开了记者会,表示一路走来没有压力。

香港

9月28日中午,李敖乘飞机从上海抵达香港,开始其“神州文化之旅”最后一站行程。下午,李敖在香港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香港法制良好、比台湾高明,内地未打压香港。

演说

北京大学

李敖开场的第一句话不是“大家好”,而是“各位终于看到我了”。他引用教宗若望·保禄二世言论表示“好的演讲不能看稿”,调侃稍早参访大陆并在北大演讲的中国国民党荣誉主席连战为“吹台青”(吹牛、台湾人、青年),说连战在当时唬弄了大陆人及学子。

进入正题后,李敖首先赞美曾经被中国国民党中国共产党打倒的北洋军阀,理由是北洋军阀让蔡元培做北京大学校长。李敖说:“北洋军阀有这个肚量,把全国最好的大学交给和他敌对的一个政治势力的手里”(注:蔡元培是国民党员),大家没有资格骂北洋军阀,“我们不要骂北洋军阀,我们要做历史性的反省”。

李敖指出,美国前任总统比尔·克林顿参访北大演讲中引证有错误:克林顿当时演讲时曾引用胡适说的“争取你个人的自由,就是争取国家的自由”,但是克林顿引用时没有讲到后面这句话:“一个真正的开明进步的国家,不是一群奴才造成的,是要有独立个性、有自由思考的人造成的。”而连战尽管在早先演说中提到“自由主义”四字,却是说胡适把自由主义带到台湾,而不直接提出自由主义在大陆的问题。李敖说,自由主义“对我而言,没有复杂:自由主义只是两个部分,一是反求诸己的部分,一是反求诸宪法的部分”。

接着,李敖说:“谁说共产党不许别人讲话?我拿一本书给你们看。”李敖拿出《毛泽东文集》,念了一段毛泽东在1962年在扩大中央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不负责任,怕负责任,老虎屁股摸不得,这是很不对的。有了错,一定要自我批评。”李敖说:“我认为心灵开放是重要的,这一部分自由主义叫做‘反求诸己’。”“都是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没有一个改革开放的自己,永远困扰自己。所以我说:真正的自由主义者没有人想做,因为太痛苦了,因为太难了,要有很高的文化水平才能做自由主义者。所以自由主义这一段叫做‘反求诸己’,成功了,我自己就知道。”

其后,左手执著一本揭开的《毛泽东文集》的李敖,一脸神气地念道:“共产党是历史上发生的。凡是历史上发生的东西,都要在历史上消灭。因此,共产党总有一天要消灭。不许鼓掌……不许鼓掌……”但台下仍然有不少人鼓掌。

然后,李敖用北京俗话总结了人民对政府失望时的五种表现:“嗝了”(自尽而死)、“踮了”(逃离)、“得了”(做隐士)、“怂了”(投降)、“翻了”(翻脸)。他提到1932年在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麦克阿瑟元帅带领乔治·巴顿将军及艾森豪威尔武装驱散集会抗议的人,“多少人死掉了”,并且登载于当年《纽约时报》的头条。他提到,此后还有“1953年德国”(指1953年苏军武力镇压东德柏林工人起义)、“1956年匈牙利”(指1956年的匈牙利十月事件,遭到了苏军的武力镇压)、“1968年捷克”(指1968年发生在前捷克斯洛伐克布拉格之春改革运动被苏军武力镇压的事件)、“1970年美国”(指1970年5月4日美国镇压肯特州立大学越战示威的事件)的政府与人民间的流血事件。他说,“全世界任何政府在这个时候都是王八蛋。可是对人民来讲,逼他开枪,局面造成了我们逼他开枪,我们要不要反省:我们为什么这么笨呢?看看有没有什么聪明的方法。焦急的方法,你不能够把政府摆平,你自己跟着受害。……项羽这样喊,李自成也可以这样喊,你不能这样喊。项羽拥有武器,李自成拥有武器,和统治者差不多;你有一把刀,我有一把刀,差不多。现在全世界任何政府的统治者用机关枪坦克车。所以我说:人民要聪明,争取自由要靠智慧。”

李敖同时展示了他在台湾写过的100多本书中96本曾被查禁的书的列表,比他的人都高。李敖也不忘借机当面调侃在座的北大现任领导,他说,“我回头看,除了我们的(凤凰卫视)刘长乐老板以外,主任及校长都不太笑;我一回头看,就很紧张;他们不算本领。我在内地最佩服的一个人叫做丁关根,你和他讨论问题,(他)绝对不笑,脸绷着,一路绷到底,我真的佩服。中国历史上有一个人和丁关根一样了不起的,叫包公,他也不笑。所以宋朝人当时叫做‘包拯笑,黄河清’,这是不可能的事情。”(注:前面的“主任”是指北京大学校务委员会主任,即是北大党委书记;而“校长”则指北大副校长吴志攀。)

接着,李敖提到了开放言论自由的“火山理论”,并解释为什么他认为开放言论并不可怕、也不会“亡党亡国”。再次用下半身说话,李敖举了北欧瑞典丹麦开放A片的那一年,全国的强奸犯罪率减少了16%,而全国偷看女人洗澡者减少了80%。李敖说,以前他在台湾搞言论自由时被批“闯祸,影响民心士气”;而在今日已经解严的台湾,言论自由,“书不禁了,可是也没事了”。李敖并引用国民党政府当年的国防部总政治作战部主任许历农上将的话:“我们发现:不查禁你这么多书,也不会亡党亡国。”李敖接着说:“有些言论开放了以后,是火山一样的喷火口,让它喷出去。言论自由像看小电影一样,他讲了,让他骂了,让他说了,老虎屁股让他摸了,没什么了不起”,并希望国家领导人能够体认。他并借机诉求:“克林顿讲演,现场全体全国播出……连战的演讲,现场全体播出。我李敖在这儿,为什么要想想看再播出?”

李敖讲完北大前校长马寅初与毛泽东关于人口政策的争论与最终成败后,说:“虽然毛主席说,北京大学水浅王八多,多几个王八也不是坏事。”除了旁征毛泽东,李敖也博引周恩来:“人民大众是有充分的思想自由的,只要其他思想都可以存在,但要讲,不讲这些,别的我们也允许它的存在。”李敖认为,“大家说共产党不让人讲话,是错的。是一部分共产党把毛主席、周总理根本的精神给它紧缩了,才有今天的现象。”“现在我们都知道有中国式的社会主义。我请大家问问:‘社会主义’不够,为什么前面要加‘中国式的’社会主义?因为社会主义不够,可是‘不灵了’说不出口,夹了一个帽子,‘中国式的社会主义’,不是吗?”然后,李敖又回到毛泽东的教导:“毛主席最后的一段话,你们听了绝对会惊心动魄,我念书给你们听:‘这些骂我们的,像龙云梁漱溟彭一湖之类的,我们要把它养起来,养着他们骂我。让他们骂。骂得无理,我们反驳;骂得有理,我们接受。这对党、对人民、对社会主义比较有利。’”李敖愿意共产党“存在一千年”,“我们也保住它。共产党愿意为人们服务嘛。我们就是人民,让它为我们服务”;他引述天方夜谭辛巴达的故事,说:“你要照顾它,我们希望共产党活一千年,我们在它背上贴着它、哄着它、耐着它,让它为我们服务,有什么不好?”

李敖告诫:“我们不服气要打,玩言论自由你们玩不过我,革命你们玩不过坦克车,不要再走这条路,说我们不搞这些,那搞什么?我们去嗝了、去踮了、去得了、去耸了、去翻了,用这种不健康的情绪在家里生闷气”,“我们放弃过去那种念头,就是我们要打天下,我们要和你作对,我要反政府,但已落伍了。为什么落伍了?因为没有可行性”,“人民会吃亏。共产党说,下一代的共产党很聪明。我看到胡锦涛真的很聪明,我们也很聪明,这个时代对我们也很有利”。李敖继续劝励这些幸运、菁英的北大学子:“你们到了北京大学,不要忘了你们的责任。”

李敖最后承认,对这些讲话,“很多人提心吊胆,包括我在内。人家说:‘你到大陆来,要不要看长城?’我说:‘我可能没上长城,先进了秦城。’”李敖也叹息,旧中国的北京纯朴、大度,“那样彬彬有礼的北京已经没有了,现在是处处设防的北京;当你对人处处设防的时候,人变了,心变坏了。”

李敖的演讲全文,原本是以同步刊录的方式登载在中国大陆的部分商业网站上;但中宣部已在前一天通知各媒体有关报导李敖之行的处理原则,各种新闻要依新华社刊发的消息为限。所以在演讲结束后一个多小时,演讲全文基本未被各媒体刊登;有关李敖演讲的新闻,只报道了他与北大交换礼物这样形式上的内容和演讲中的零星幽默语言。

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李敖返台后,国台办下属的九州出版社在2005年11月出版了一本介绍李敖神州文化之旅的书《点评李敖》[2],完整收录了李敖在北大、清华、复旦三校的演讲,未做任何删除(只有在北大的部分,一位学生关于闵维方钳制学术自由的提问部分被删,但演讲本身未做删节)。

2005年10月,凤凰卫视授权中国友谊出版公司出版《快意还乡:李敖神州文化之旅》[3],记录李敖神州文化之旅全部过程与促成李敖神州文化之旅的幕后故事[4]

评价

李敖在北京大学的演讲中表示,希望中国大陆逐步走向“成熟”的、自由和民主的现代社会;他一方面规劝中国共产党能够更加自信地扩大言论自由和接受舆论监督,另一方面他也劝导中国大陆民众在处理与中国共产党之间的矛盾时采取“温和”及“非对抗性”的博弈方式。李敖的这种政治主张,部分中国大陆人士认为,这是他一贯坚持的自由主义思想以及追求中华民族整体利益的体现。

2005年9月12日,李敖神州文化之旅行前记者会,李敖说,他在台湾住了56年从没出国,现在去中国大陆还是没出国,因为“大陆是中国的一部分,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并以“不是怀乡,没有乡愁;不是近乡,没有情怯;不是还乡,没有衣锦;不是林黛玉,没有眼泪”形容他行前的心情[5]

2005年9月21日,名嘴杨宪宏TVBS频道节目《2100全民开讲》中说,李敖在北京大学的演讲,相对于连战宋楚瑜或比尔·克林顿来说,是超水准的表现;不过,相对于以前的李敖,倒是没这么“精彩”。他说,焦国标等因言论而受中共政权压迫的人也觉得,如果李敖要谈言论自由,李敖应该说说他们、为他们伸张一下,这样才是他所认识的李敖。

2005年9月21日,对于李敖在北京大学的演讲抨击连战作秀唬弄人,国民党发言人郑丽文回应,连战在中国大陆求学时连作秀小学都没毕业,所以连战没有“别人”(指李敖)会作秀;同日,对于李敖在北京大学的演讲说国民党主席马英九应该去演电影或做歌星、“至少变个大色狼”,马英九回应“谢谢他的指教”[6]

2005年9月23日,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王君超听完李敖在清华大学的演讲后说,李敖虽仍在嬉笑怒骂,但已不复早年写书时的新知灼见,令人颇有“人书俱老”的感喟;李敖在清华大学的演讲少了哗众取宠的成分,他对清华学子勿做“自了汉”的要求相当中肯,他当众对北京大学道歉显示他心直口快的坦荡风格;李敖的尴尬地位和形象变化主要是大众媒体造成的,李敖此行的策划者是最大赢家,李敖作为公共知识分子的独立性必因与大众媒体的过从甚密而受到影响[7]。2005年9月23日,李敖接受TVBS访问时回应,“骂共产党没有用,改变共产党才是本领”,本月26日他在复旦大学的演讲不会再收敛,后果由凤凰卫视自行负责[8]。2005年9月24日,李敖又回应,他为法源寺题词“人书俱老”出自孙过庭书谱》,“书”字是指书法,“老”字是表示炉火纯青的意思,“这个精神是代表‘书是那么了不起的书,人也是了不起的人’,隐含了‘吹牛’的意思”;如果大家没有看过《书谱》,就不懂“人书俱老”这句话真正的含义,只能从字面上来看这句话,这表示“我们很多的古典教育可能出了问题”[9]

2005年9月28日,国台办召开记者会,国台办发言人李维一表示,李敖神州文化之旅是一次内容丰富的神州文化之旅,大陆方面将本着求同存异的立场来看待李敖演讲内容[10]。记者会上,有台湾记者问,李维一在北京大学听李敖演讲时表情严肃,是否对李敖有什么看法;李维一答,“李敖在台上金刚怒目地演讲,我在台下也是金刚怒目地听讲”,李敖愈讲愈好,国台办没打电话关切李敖在北京大学的演讲内容[11]

2005年9月28日,中国民运人士刘晓波批判李敖、批判李敖神州文化之旅:“李敖是个患有畸形自恋狂的戏子文人,无论走到哪、也无论讲什么,他都忘不了贬低别人和抬高自己;那种自我炫耀的无耻劲头,真是世所罕见。然而,骂遍天下的李敖,独独对中共及其领袖不骂反夸,从毛泽东到邓小平再到胡锦涛,从第一代夸到第四代;在凤凰卫视上夸还不算,来到大陆也要继续夸……李敖在台上向中南海的新旧权贵撒娇,清华学生在台下向李大师撒娇,李敖的表演就在台上台下的互媚中结束,堪称‘超级圆满’……向权势者和名流献媚,早已变成中国人的第二本能了……更令我作呕的是他近于无赖式的精明:为了让肆无忌惮的媚相不太难看,他又在独裁爱国主义的煽情中撒上点自由主义的味精。”[12]2011年5月13日,李敖在年代新闻台节目《新闻面对面》回批刘晓波,暗讽刘晓波连上台骂中共的资格都没有:“我五年以前到北京的时候,刘晓波写文章,说李敖有两个缺点:第一个缺点,他老是捧自己;第二个缺点,他不骂共产党。刘晓波讲的话非常不公道。共产党知道我在骂他。为什么俄国的普金演讲,全国播出、全程播出;美国的小布希演讲,全国播出、全程播出;那个讨厌鬼连战去演讲,全国播出、全程播出;我去演讲,全部封锁?一个小姐说‘台湾作家李敖,到了北京大学演讲’,完毕。共产党都知道我骂他,刘晓波就不知道!我和共产党这么友好,至少我还可以上台去骂他,其他人连这个资格都没有。连战也上台了,一个屁都不敢放,交出稿子给他们审查;我李敖就没有稿子给你看。”2011年7月23日,李敖在香港书展演讲时说,“共产党知道我在骂他,是刘晓波笨”,辛亥革命是“背着包袱过河”,改革开放是“摸著石头过河”,胡锦涛是“捧著‘卵子’(睾丸)过河”。

2005年9月30日,民主进步党立法委员王世坚在立法院大骂李敖:“李敖死了,真的李敖死了。李敖在中国的三场演讲,第一场风骨尚存,第二场狗尾续貂,第三场欲振乏力。杀人魔王的毛泽东可以被歌颂,血腥镇压的天安门(事件)可以被漠视。”[13]2005年10月4日,李敖在立法院说,王世坚已经于本月3日向他道歉,但他不满王世坚“在议场骂人,却在男厕道歉”,如果他当选台北市市长,他要聘王世坚当殡仪馆馆长,因为王世坚会宣布还活着的人死了;王世坚则跑到李敖办公室声称,他根本不是来向李敖道歉,而是为了李敖在call-in节目涉嫌诽谤买票一事要求李敖道歉;李敖驳斥,他没说王世坚买票,只说王世坚的“手下”买票;李敖离开办公室前,摸了王世坚屁股一把,得意地说:“我又消灭了一个小笨蛋。”[14][15][16]

2005年10月4日,李敖在立法院质询行政院院长谢长廷时说:“你们这些党外出身的人,心里都有个呐喊在纠正自己。……今天李敖在此向你们请愿、呼吁。我哄你们、求你们,就像我哄共产党、求共产党一样。你们亲眼看到我怎么反共抗俄,我瘦了两公斤回来。我到北京演讲,我活着回来了。可是今天我回来,我是死著回来:你手下大将(王世坚)不是这样讲过吗?‘李敖死掉了。’昨天中午,他跑到我的办公室,笑嘻嘻地道歉;他(竟然)可以公开羞辱我,然后在男厕所向我道歉。”[17]

2005年12月27日,《黄花岗杂志》第15期(2005年第4期)刊登〈李敖批判专题〉,收录辛灏年等5人文章各一篇与网络文章一篇,批判李敖、批判李敖神州文化之旅[18]

2018年3月18日,李敖逝世,王世坚公开向李敖道歉。王世坚说,2005年他骂“李敖死了,真的李敖死了”,当时李敖已经是对死亡感到忌讳的七十多岁的人,他实在不应该用那种话来骂李敖,希望李敖没把此事放在心上。

参考资料

  1. ^ 李八方. 李敖到北京 讲反共抗俄. 台湾苹果日报. 2005-09-03 [2015-05-16]. 
  2. ^ 《点评李敖》,海峡两岸出版交流中心编,九州出版社2005年11月1日出版,ISBN 978-7-80195-388-9
  3. ^ 《快意还乡:李敖神州文化之旅》,张林、麦楠编著,王纪言摄影,中国友谊出版公司2005年10月出版,ISBN 978-7-5057-2121-0
  4. ^ 朱虹. 《快意还乡》李敖墨镜的背后. 北京青年报. 2005-11-17 [2014-05-31] (中文(繁体)‎). 
  5. ^ 张丽娜. 阔别56年 李敖重返中国. 台湾苹果日报. 2005-09-13 [2015-01-03]. 
  6. ^ 秦蕙媛、大陆中心. 消遣马英九“不如当色狼”. 台湾苹果日报. 2005-09-22 [2015-01-03]. 
  7. ^ 沈嘉. 清华学者评:李敖老矣 尚能骂否?. 中国新闻社. 2005-09-23 [2015-01-04]. 
  8. ^ 连线报导. 李敖捧共 清华生失望. 台湾苹果日报. 2005-09-24 [2015-01-04]. 
  9. ^ 李敖凤凰网聊天图文实录. 凤凰网. 2005-09-24 [2015-01-04]. 
  10. ^ 张勇、陈斌华. 国台办:李敖“神州文化之旅”内容丰富. 新华网. 2005-09-28 [2014-05-31] (中文(简体)‎). 
  11. ^ 大陆中心. “香港比台湾民主”. 台湾苹果日报. 2005-09-28 [2015-01-03]. 
  12. ^ 刘晓波. 李熬的献媚和自媚. 独立中文笔会. 2005-09-28 [2014-09-26] (中文(台湾)‎). [永久失效链接]
  13. ^ 叶宸安、陈其锐. 不满大陆演讲 王世坚:李敖死了!. TVBS新闻. 2005-09-30 [2014-04-13] (中文(台湾)‎). 
  14. ^ 李八方. 李敖夸口“消灭小笨蛋”. 台湾苹果日报. 2005-10-05. 
  15. ^ 林颖秀、陈志文. 李敖对杠王世坚 李:会聘王当殡仪馆长. 东森新闻报. 2005-10-04 (中文(台湾)‎). 
  16. ^ 侯沛吟、王经维、杨清波. “谁敢说我死了!” 李敖训王世坚. TVBS新闻. 2005-10-04 [2014-09-13] (中文(台湾)‎). 
  17. ^ 对行政院院长、主计长及财政部部长列席报告“95年度中央政府总预算案”及“95年度中央政府扩大公共建设投资计画特别预算案”编制经过继续质询. 《立法院公报》第94卷第46期 (PDF). 台北: 立法院公报处. 2005-10-11: 96-97.  已忽略未知参数|month=(建议使用|date=) (帮助)
  18. ^ 《黄花岗杂志》第15期目录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外部链接

  • 2005.0921李敖北京大学演讲完整文稿[永久失效链接]
  • 李敖2005清华大学讲演全文(凤凰网官方)
  • 李敖作客凤凰卫视《鲁豫有约》节目文稿
  • 李敖复旦大学演讲完整文稿(凤凰网官方)
  • 李敖神州之旅谈话录(联合新闻网,PDF档案)
  • 新浪网专题:李敖神州文化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