曲沃代翼,又称为曲沃代晋曲沃克晋。是春秋时代早期一次晋国长达近70年的内战,最后,前679年晋国公族曲沃武公攻入了晋都翼城(今山西省翼城),打败了晋侯缗,取代了晋国的君主,庶系篡夺嫡系,成为礼乐崩坏的初始指标事件。

历程

前745年晋昭侯曲沃(今山西省曲沃)城邑封给其叔成师,是为曲沃桓叔,当时都城位于翼城,但是曲沃比首都“翼”的人口规模都大甚多,也许是因此让桓叔家族开始有了反心,认为能取而代之。晋国大夫师服在册封当时,就指出臣下封邑比君王首府面积还大,不符礼制,可能是将来的隐患,未来百年的发展,果被他料中。

前739年晋国朝中内乱反叛,大臣潘父弑昭侯而迎纳曲沃桓叔,桓叔想趁机入翼城自立为君,但晋国一般民众起而反抗桓叔,军力大败而退回曲沃,民众立晋昭侯之子平为晋君,是为晋孝侯,并且诛杀了叛党潘父。然而之后两城间的斗争台面化,曲沃势力不断地向在翼城的大宗发起挑战,包括军事打击、政治瓦解、外交孤立,培植内部反对晋君的势力,蚕食晋侯的王权。[1]

前731年曲沃桓叔死去,其子鲜(亦名鳝)继立是为曲沃庄伯,双方陆续出现小规模战斗,前724年派刺客到翼城弑了孝侯,晋国民众在荀国等诸侯的国际援助下反击,庄伯不敌只好再退回曲沃,民众推举孝侯之弟鄂侯继位晋君。前718年曲沃庄伯贿赂周桓王,要求朝廷不要介入,之后联合郑国、邢国一起攻击翼城,晋鄂侯战败逃出,但后来曲沃庄伯可能未兑现某些条件,又背叛了周桓王,周桓王反过来支持鄂侯,秋天派带兵从侧翼讨伐曲沃,庄伯失败后,再次退回曲沃,两年后病故,曲沃武公继位。前710年陉廷与曲沃联手伐翼,曲沃武公大获全胜并于追击中杀了晋哀侯,但民众拥立晋哀侯之子晋小子侯为君,武公名正言顺居位的野心暂时未能实现,然而此战后翼城周边区域已经都是曲沃一派控制,晋君的权位和影响力已被掏空。

曲沃克晋之战

曲沃克晋之战
晋国与曲沃之战的一部分
日期前679年
地点
晋国都城翼城
结果 曲沃武公攻灭晋国。
参战方
晋国 曲沃
指挥官与领导者
晋侯缗 曲沃武公
兵力
不详 不详
伤亡与损失
不详 不详

前679年,曲沃武公出兵讨伐晋侯缗,攻克晋国,曲沃武公为了避免周天子干涉,把晋国的宝器尽献给周釐王以贿赂。前678年,周釐王封曲沃武公为晋国国君,列为诸侯,是为晋武公。曲沃终于吞并了晋,是为曲沃克晋[2][3]

影响

曲沃以武力下克上谋权夺位成功,还获得周天子的册封,形成了较恶质的范例,可说为之后春秋战国的长久乱局产生长期影响。

晋国日后成为中原霸主(橘色)

而晋国内部也并未平静,许多世族也认为自己能效法重演,族间攻杀并吞时有所闻,之后晋献公也感到国内桓、庄两族(曲沃桓叔曲沃庄伯之后代)日渐壮大怕自己成为翼城的翻版,于是与大司空士蒍谋划,杀游氏全族形成震摄,后集桓庄两族后代公子在聚城集中软禁,不到一年后借机发兵将多数公子们斩杀,残存者逃往虢国。

之后晋国内再无有较大势力公族,不任公族竟成为晋国所特有的政治制度。然而此种制度反而成为一种奇特优势,君王较能施展,不受复杂宗室贵族人际关系左右,出兵用兵也不必顾虑他国是否有自己国内某贵族的姻亲,从而内奸等情报战情被己方高层外泄情事也较少,在晋武公及其子晋献公在位时期,晋国近乎疯狂的横扫太行山以西,领土面积急剧扩大,又连续吞并周边16国最终促成了日后晋文公主导会盟称霸中原,成为春秋五霸中较大的超级强权。

由于没有公族作为屏障,异姓大夫当权,也种下了六卿专政与三家分晋的远因。

考古

羊舌大墓的发掘间接证实了曲沃克晋的史实[4],晋国原本嫡系一方的一个大型君王级墓葬在下葬后不到一年就被毁墓,可能是曲沃一派所为,墓中尸骨被拦腰斩成两截抛于一旁,玉器宝石等器物被留下,但象征地位的青铜器礼器被搬走,表示为一次仇恨行为的毁墓而不是盗墓

参考文献

  1. ^ 史记卷三十九 晋世家
  2. ^ 《史记卷三十九 晋世家 第九》:晋侯二十八年,齐桓公始霸。曲沃武公伐晋侯缗,灭之,尽以其宝器赂献于周釐王。釐王命曲沃武公为晋君,列为诸侯,于是尽并晋地而有之。
  3. ^ 《左传 庄公十六年》:王使虢公命曲沃伯以一军为晋侯。
  4. ^ 羊舌大墓之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