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话
主要使用地区: 云南省昆明市
语系
 语族
   大方言区
  语种
汉藏语系
 汉语
  官话方言

   西南官话
语言代码
ISO 639-1 zh
ISO 639-2(B) chi
ISO 639-2(T) zho
ISO 639-3 cmn

昆明话汉语族官话西南官话方言的一种次方言。

罗常培先生在《云南之语言》一文中评价云南方言时说昆明方言“音素简明,词汇雅达,语法平正。虽与中原相去万里,而语言固无扞格也。”

形成

昆明话形成过程中受到当地少数民族、抗战时期南迁人口和推广普通话运动的影响,分为“老派”、“中派”、“新派”三派。中派发音介于老派和新派之间。[1]:78

语音

声母

  • 清声母占优势:昆明方言中祇有4个浊音声母,祇在部分人中残存着浊音声母(实际音值是半元音或清化的),郊区则还有、和几个浊音声母。
  • 声母不分尖、团:《广韵》音系“精、清、从、心、邪”五母字及“见、溪、群”三母字不论齐齿呼韵母或撮口呼韵母,昆明方言都读作声母,而不区分为和。
  • 两组声母基本不混,祇有少数字、相混,部分人、相混;另外,除郊区部分地区外,昆明方言同普通话一样具有舌尖后音声母。
国际音标 [p] [pʰ] [m] [f] [t] [tʰ] [n] [l] [k] [kʰ] [x] [ʈʂ] [ʈʂʰ] [ʂ] [ʐ] [ʦ] [ʦʰ] [s] [ʨ] [ʨʰ] [ɕ]
拼音 b p m f d t n l g k h zh ch sh r z c s z c s

韵母

  • 没有撮口呼,普通话中发/y/的均发/i/
  • 衹保留了-n一个韵尾

声调

入声消失,只有阴平、阳平、上声、去声4个单字调。以下为昆明话与普通话调值比较(五度标音法):

阴平 阳平 上声 去声
44 31 53 212 昆明话 说法一[1]:102
33 42 53 31 昆明话 说法二[2]
55 35 214 51 普通话

考量入声

西南官话声调系统的一个显著特点是古入声字今读阳平,而具有此一特点的昆明话也正是如此。涂良军说用昆明话可以考量某些汉字在古音中是不是一个入声字,方法如下:

  • 在普通话中不读阳平,在云南方言(昆明话适用)中读阳平的字,就是古入声字。
  • 如数字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中,一、七、八普通话读阴平,六读去声,昆明话读阳平,那么一、六、七、八四个字就是古入声字 。

但是有的入声字在普通话和昆明话都是阳平,就无法判断此字是不是古入声字,比如古入声字“十”。

词汇

昆明方言的基本词汇同北方话基本词汇具有相当大的一致性,除了读音有区别外,词形、词义完全相同的词语占了很大的比重,即具有“同名同实”的特点。

昆明方言保留了相当数量的古语词,尤其是中国元明以来一些用北方语写成的古典文学作品,其中的某些词语在现代北方话中已经很少使用以至消失,却仍然保存在昆明方言的日常口语中。

语法

从语法方面看,昆明方言与普通话词类划分基本相同,语序结构大体一致,区别主要表现在某些特殊虚词的运用和少数疑问句式、否定句式的结构形式上。罗常培先生在《云南之语言》中指出:“大凡汉语各种方言中语法如有小异之处,多在主次,其基本语式固无不同。”这在昆明方言中可以得到印证。

参考文献

  1. ^ 1.0 1.1 卢开磏. 昆明方言志. 玉溪师专学报. 1990, 1990 (Z1) (中文(简体)‎). 
  2. ^ 王渝光.五度调值标记法的改进与昆明话四声的调值[J],云南师范大学学报(哲社版),1988(4):94.

参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