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国振铎学会,于1984年成立,是由一群台湾中小学教师发起筹组的社团组织,其宗旨为教育改革教师进修,致力于教育改良理论与实务。

简介

1984年成立的振铎学会鼓吹教育改革和教育松绑。[1]

社运与教改

在1990年代台湾民间教改运动的教改团体之一,和“教师人权促进会”、“人本教育基金会”及“主妇联盟”等是以社会运动为策略,向国家机关(包括立法与行政机关)抗议,并组织、举办座谈会(如“民间团体教育会议”、“立委教育政见座谈会”)、与街头运动(如410教改大游行)等活动,进而运用选举政治来与立法委员合作等方式并监督法案审查过程。[2]

成立过程

1984年6月于师大综合大楼三楼,首度召开筹备会,结果搁置章程草案,成立刘秀娟、王嘉琪、颜振宁、邓文政、李奉儒等五人小组,作为推动工作的核心。五人小组决定密集发行小报,并于小报创刊号宣布组织名称为“振铎会”。

1985年4月2-4日三天于贡寮国中举办教学营,对象为贡寮国中一年级自由报名之学生 50 名。课程分自然、文史、辅导、英语四组,采搭帐蓬露营方式进行。此后每年举办会员研习,一方面与社会脉动接轨,另一方面精进会员的课程与教学能力。

1985年5月6日,对师大举行在校生座谈会。1986年10月15日发动“惊蛰计划”,公布筹组“师大中等教育研究社”。

1985年5月27日,于振铎第九期公布第一份会员通讯录,会员54人。

1987年4月任怀鸣、任怀声、丁志仁再起草“振铎学会章程草案”,其宗旨为“集合关心敎育的有心朋友,研究并改良敎育内容及方法,向敎育界同仁推广介绍”;而后振铎学会草创五人小组的动机为“对敎育环境恶质的不满,对当时师范敎育的无望”以及“大学生的理想性格”,为一群年轻教师组成。其成之的宗旨并非“改革”而是“改良”,例子包括参与民间版“家长会章程草案”、审查敎师法与师资培育法及、其他和其他民间团体串连的集体行动。 [3]

1987年7月3-4日,于中和大同育幼院召开两天的筹备大会,将章程草案二读通过,并选举任怀声为会长。

1989年1月27日政府公布人民团体法,恢复台湾人民结社自由。1989年6月11日振铎学会于师大综合大楼 502 室召开成立大会,完成法定程序。

历届会长

会长 就任 卸任 会址 时任教育部长
任怀声 1987.7 毛高文
丁志仁 1989.6 1990 毛高文
丁志仁 1990 1991 台北县永和民族街33号6楼 毛高文
任怀鸣 1991 1992 台北县永和民族街33号6楼/台北市西园路二段52巷3-1号 毛高文
张仁彰 1992.7.1 1993.6.30 台北市西园路二段52巷3-1号 毛高文、郭为藩
张仁彰 1993.7.1 1994.6.30 台北市西园路二段52巷3-1号 郭为藩
丁志仁 1994.6.26 1995.6.25 台北市西园路二段52巷3-1号 郭为藩
林佑哲 1995.6 1996.6 台北市西园路二段52巷3-1号 郭为藩
李翠娟 1996.6 1997.6 台北市西园路二段52巷3-1号 吴京
张天安 1997.6.29 1998.6.28 台北市西园路二段52巷3-1号 吴京、林清江
王和铭 1998.7.26 1999.7.25 台北市西园路二段52巷3-1号/台北市永吉路30巷168弄27号 林清江 、杨朝祥
十一 王和铭 1999.10.3 2000.10.3 台北市永吉路30巷168弄27号 杨朝祥、曾志朗
十二 丁志仁 2000.9.24 2001.9 台北市永吉路30巷7号6F 曾志朗、黄荣村
十三 丁志仁 2001.9 黄荣村
休眠 杜正胜、郑瑞城、吴清基
十四 张仁彰 2010.5 2011.4 新北市新店区大丰国小 吴清基
十五 吴锦秀 2011.4.28 2012.4 新北市新店区大丰国小 吴清基
十六 吴锦秀 2012.4.27 2013.4 新北市板桥区文德国小 吴清基、蒋伟宁
十七 周玉静 2013.4.26 2014.4 新北市板桥区新埔国中 蒋伟宁
十八 周玉静 2014.4.25 2015.5 新北市板桥区新埔国中 蒋伟宁、陈德华、吴思华
十九 洪荣良 2015.5.1 2016.5 新北市板桥区新埔国中 吴思华
二十 洪荣良 2016.5.6 2017.6 新北市板桥区新埔国中 吴思华、潘文忠
廿一 丁志仁 2017.6.9 2018.5 新北市板桥区新埔国中 潘文忠
廿二 丁志仁 2018.5.25 2019.4 新北市板桥区新埔国中 吴茂昆、叶俊荣、潘文忠
廿三 任怀鸣 2019.4.20 2010.5 新北市板桥区新埔国中 潘文忠

主张与行动

方法论

  • 倡议“常民政治”,即一不当官二不参与的普通百姓,建立起参与、监督公共政策的平台与管道,与“职业政治”部门共同治理公共政策。并认为台湾是常民政治发展的沃土。
  • 反对政府对人民进行“褓姆”式的治理。
  • 扬弃青天,相信制衡。
  • 不认为有完美的教育制度,也不认为教育改革有标准答案。各时代的人们只能针对性的解决他们那个时代的教育问题。
  • 改革应该“因势利导,循序渐进,不畏艰阻。”

对教育社运的分期与行动

将台湾的教育社运分为“走出戒严”、“走向公共”、“福留子孙”三个阶段。并据此规划相应的行动。

在走出戒严部分,振铎学会认为在戒严体制中,中央政府依赖四个传动链条全面控制教育:“师资控制”“教育内容控制”(大学共同必修、中小学统编本教科书)、“教育财政控制”“教育行政一条鞭”(总统管部长、部长管厅长、厅长管局长、局长管校长、校长管主任、主任管老师)。

只要进行关键性的修法,将四个传动链条“剪断”,教育行政的庞大体重,会自然使其结构解体。所以要推动“师资改革”、“课程改革”、“教育财政改革”、“教育行政再造”,就能让台湾教育走出戒严。振铎学会并依据这个想法具体形成的“结束褓姆统治行动方案”,而且一步一步地加以推动。

对“走向公共”部分,振铎学会认为台湾应该由国家教育权独占走向国民教育权与国家教育权并立,并且厚植民间:组织程度、情报交流能力、公共性价值观的提升。所以大力参与各类教育组织的建立,在互联网兴起之前参与发行 60 期的“教育公布栏”,建立“本地教育研究中心”,参与《教育基本法》立法,持续推动人民实验教育空间的释出,并大力提倡公开格式、自由软件、共享内容的使用。

在课程治理方面振铎学会也主张:由教育部长独任治理课程走向由有任期委员会治理课程,依政治需要任意发动国定课纲修订也走向有固定的发展周期,并坚守课程中立。进一步再透过委员会让人民也可以发动课程修订。

振铎学会认为:在走出戒严走向公共之后,台湾已面临国家发展路线“左”“右”的选择问题。由于极端气候以及台湾走向少子女化与高龄化社会,台湾目前只能走向一个中间偏左型的社会。但是由于台湾政府用错治理地图,采取“全盘右倾”的治理地图,导致台湾社会与人民危机重重。

所以振铎学会认为各领域的社运团体应联手更换台湾目前公共政策的治理地图。因为“中间偏左”这个词人民不容易了解也不容易接受,所以就代之以内涵相同的“福留子孙”四个字。各领域的社运团体应通力合作,草拟出适合台湾的“福留子孙政纲”,供职业政治部门收割利用。

办理实验教育

自 2013 年起,振铎学会为了找到“改善台湾公共教育的方法”,开始进行跨国、高中的课程实验计划:六年制学程。此前为了准备这个计划,振铎学会也进行了四年的筹备。

课程理念

本实验教育三大课程理念

“生活实践”、“公共性教育”、“全域境教”是这套实验教育的主要课程理念,三者之间存在着微妙的化学变化,既不是绝然分离,也不是互相交融。他们互有渗透又必须维持各自独立。

(一)生活实践

目前的学校教育,教学生主要的方向是为了应付升学考试,父母师长心目中的好学生就是考试考得好的学生,这样子教出来的学生,像“饲料鸡”,缺少处理自己生活的能力。我们无法认同这种教育。所以,本实验教育强调自主学习和实做能力,换句话说,就是想以“土鸡典范”取代“饲料鸡典范”。基本上学生可以做的就交给学生做,例如学校的网络管理,而洗衣、烹饪是基本功,是每个学生都要学会。在自主学习上,并不只是去读大人准备好的书本(这是饲料)就够了,更重要的是要学会透过网络,整理、分辨庞大的讯息,形成自己的知识系统,进而解决自己周遭知识上的、生活上的问题。当然,在生活实践上,学校的大人们,也必须和学生一起来实做、一起自主学习,不能当“外销派”,专门外销大道理给学生实践,自己却不必实践。

“务实致用”一直是学程在这个领域的目标,每位学生进入高中也都必须有一学期的“全时”的职场实习。

(二)公共性教育

“公共”外显看到的是“众人之事众人管,众人之事众人扛”,“众人之事权责相符则成,权责不符则败”;“公共性教育”的内在是让人体验到“我,其实包含着小我与大我”。

台湾教育中的公共性教育其实是整个掉在地上的。当前教育系统传达给学生的观念是:我的天赋和努力是专用来赢过其他人的,而不是用来帮助其他人的;只要我是精英,国家和社会就欠我“光环”,不给我光环就是不重视精英教育,不公平!

我们一个人能有些许成就些许产出,一小部分是得自自身的天赋与努力,一大部分是得自于整体大我的成全。所以这些成就这些产出,固然有些应该归于我们享用,但仍应将其分享给大我中的其他人。即便我们有些天赋,也是我们较他人幸运,并不意味着我们便因此高别人一等。人的天赋能力主要是用来帮助其他人的,不是用来赢过其他人的。

但是这种道理要怎么教呢?首先学程中有大量的活动,及课程教师生自组织为智群(smart swarm),这是公共性教育的重要实践方法。国中学生多数课程是在学习分组中进行的,“一荣共荣,一损俱损”。

六年制学程中不但全面使用自由软件、自由教材,享受别人大方的分享,也要求师生的产出以 CC 授权出去,再分享给天下人。

“公共性”不是大人外销给小孩实践的大道理,小孩实践就好,大人都不必实践。外销派式的教育从来不会成功,因为言教永不如身教。办学团队本身就要恪守章则治理的原则,处处尊重程序正义。

这是一条自我扩展的漫长历程,从个体的我→小智群(学习组)→中智群(学程)→社会→人类→全球生态,师生共同学习逐步去感知大我。

(三)全域境教

言教不如身教,身教不如境教。全域境教基本的涵义就是:学习是无处不可发生的。学习不见得必须在教室,如果教室意指学生学习的地方,那么任何地方都可以变成教室,让学生来学习。所以,六年制学程课程实验计划让从国一开始就有大量的行动学习;到高中之后行动学习再升级成为“境外行动学习”。

课程区块

本实验教育三大课程区块。纵轴为年级,横轴为课程时数。

(一)工具能力

六年制学程工具能力.png

工具能力的定义是指“终身自主学习都会用到的能力”,内容为华文、英文、算数、资讯、团队合作、自我管理。华文和英文的学习主要是语文的学习,是将语文视为终身生活所必需的“工具”来学习,这跟文学的学习是不同的。因此,在学习语文的过程中,强调结合生活中大量的语文经验,尽量使用真实语料。

资讯是工具中的工具,是现代资讯社会必须具备的基本知识,可以用来支援华文、英文、算数、团队合作、时间管理、知识管理、金钱管理、资产管理等学习。

团队合作主要在学习组的生活和互动中养成。而自我管理主要包括时间管理、知识管理、情绪管理、风险管理、金钱管理、资产管理等学习。

工具能力除了少数基本能力训练有单独的课程之外,主要是融入“领域学习”与“专题与选修”,当作这两个课程区块的工具来使用,也就是说,工具能力的学习工具化,特别强调工具能力在实战中的使用。

(二)领域学习

六年制学程领域学习六段故事.png

领域学习的作用是有系统地传承人类文化遗产。进行方式是将人类文化遗产槪分为数学及科学、社会、艺术、文学四大符号系统,此外再加上活动课(含体育课),即为国定课程中的学习领域。但是课程架构不依符号系统拆分,而是使用宇宙的故事、地球的故事、生物的故事、人类的故事、当代世界与台湾社会、写自己的故事等六段故事,由远而近的叙说。以人类的故事为例,第一大段讲人类从非洲大迁徙到各洲后不同的命运,第二段用世界史、中国史、台湾史中的29个大事件,架构出学生脑海中的时空座标。

特别要说明的,学习领域有一半的时数,使用影音媒体、踏查、参访,评量以分组报告为主。六段故事中会有与主题相关的阅读指导、艺术鉴赏和创作。

领域学习可以依照学习单元对照到领域属性(数学与科学、社会、艺术、文学、活动等),因而完全可以对照到国家课纲中的能力指标。领域学习只进行八个学期,前七个学期把重要的知识、概念、能力教完,第八个学期进行“落差处理”,利用学习组的组内动力,将学生的学习领域都拉到一定水准之上。

(三)专题及选修

六年制学程专题及选修.png

专题及选修分为两个阶段进行,第一个阶段包括前八学期,以公案讨论的方式,让学生思辨和讨论以下课题:

  • 哲学教育,培养学生对根本性问题的反思能力。
  • 伦理教育,教会学生“慈悲”和“负责”。
  • 公共性教育,在前两项基础下,培养学生对人类与台湾各类公共性议题有反思和讨论的能力。

第二个阶段包括后四个学期,每位学生依性向和兴趣选择三个专题,由办学团队媒合社区大学讲师中对各专题有造诣者,来担任学生的性向导师。

同学的选修课自第一年就有,但比重较低,随着同学长大,选修课的比重逐年提高,并且于第三年开始,允许同学自行“组课”。所以同学们的学习是由听课逐步进入到选课,再进入到组课的。

相关条目

参考

注释

  1. ^ 张钿富. 大学多元入学机会与压力. 五南图书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2006: 16– [3 January 2013]. ISBN 978-957-11-4322-4. 
  2. ^ 陈文彦, 2010, 学校权力结构钜观制度变迁之研究[永久失效链接]屏东教育大学学报-教育类 第三十五期 2010年9月 页125-154
  3. ^ 薛晓华. 台湾民间教育改革运动:国家与社会的分析. 前卫出版社. 1996 [3 January 2013]. 
    第 126 页

    也是现在的“振铎学会”草创期。由振铎学会五人小组的草创期来看,当时的动机纯粹是由“对敎育环境恶质的不满,对当时师范敎育的无望”以及“大学生的理想性格”双重因素所促成的。我们是一群即将成为老师或已是老师的年轻人,对于敎育工作本有着 ...

    第 128 页

    一九八七年四月,由任怀鸣、任怀声、丁志仁等三人,起草“振铎学会章程草案”,并于筹备大会二读通过,确定“集合关心敎育的有心朋友,研究并改良敎育内容及方法,向敎育界同仁推广介绍”为宗旨而。经过二年的组织形成发展期,终于于一九八九年一月人团 ...

    第 192 页

    五、“振铎学会”成立之初并非以“敎育改革”自许,而是以“研究改良敎育理论与实务”为宗旨,是“改良”主义而非“改革” ... 诸如民间团体的集体行动,敎育法案的审查(敎师法与师资培育法) ,民间“家长会章程草案”的草拟,振铎学会是例行的参与者

外部链接

  • 振铎学会
  • 六年制学程维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