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科塔族
Lakota portraits.jpg
分布地区
United States
(North Dakota and South Dakota)
语言
Lakota
宗教信仰
traditional tribal religion
相关民族
other Sioux peoples (Santee, Sisseton Wahpeton Oyate, Yankton, Yanktonai)[1]

拉科塔(英语:Lakota,Lakȟóta,laˈkˣota),是一个美国原住民族群,为大平原印地安人苏族的三大族群之一,又称为梯顿苏族。他们目前主要居住在北达科他州。他们使用拉科塔语英语Lakota language,是苏族语言英语Siouan languages体系中最西部的一个分支。

拉科塔包括七个苏族部落。著名的拉科塔人物有坐牛触云英语Touch the Clouds黑麋鹿红云斑尾英语Spotted Tail疯马比利·米尔斯英语Billy Mills

历史

绘于拉科塔族棉布梯皮上的战斗场景,19世纪末或20世纪初

使用苏族语言的族群可能起源于密西西比河下游地区,然后迁移到俄亥俄河谷。他们是农业主义者,可能在公元9至12世纪期间成为土墩建造者文明的一部分。[2]在16世纪末和17世纪初,达科他- 拉科塔语言使用者居住在密西西比州上游地区,即现今的明尼苏达州威斯康辛州爱荷华州北达科他州。在17世纪中后期,与阿尼士纳阿比族英语Anishinaabe克里族的冲突,使得拉科塔族群向西部迁移至大平原。[2]

早期的拉科塔历史记录在他们的“冬季总结英语Winter count”,那一种绘制在皮革上(后来记录在纸上)的图画日历。知名的 Battiste Good 冬季总结所记载的拉科塔历史可以回溯到公元900年,当时普特珊维给了拉科塔人白水牛的小牛皮管。[3]

大约在1730年,夏安族介绍给拉科塔族,[4]称为“神奇的狗”。在他们引进马文化后,拉科塔社会改以在马背上狩猎水牛为生活重心。1660年,法国探险家估计苏族的总人口约为28,000人。拉科塔族的人口在1805年首次估计为8,500人,并且稳定增长;1881年达到16,110人。拉科塔族因此而成为19世纪为数不多人口有增长的美国原住民部落之一。[5]拉科塔族的人数现在已增加到170,000余人,[6]其中约有2,000人仍然使用拉科塔语。[7]

1720年后,拉科塔族的七个族群分为两个部分,即移动到南达科他州-北达科他州-明尼苏达州边界的特拉弗斯湖英语Lake Traverse地区的索恩族群(Saône),以及占据詹姆斯河英语James River (Dakotas)流域的奥格拉拉-昔昌古族群(Oglála-Sičháŋǧu)。然而,大约在1750年,索恩族群已经迁移到密苏里河的东岸,10年后奥格拉拉族群和布鲁埃族群(Sičháŋǧu)也跟着迁移。

强大的阿里卡拉族英语Arikara曼丹族英语Mandan希达察族英语Hidatsa村庄长期阻止搭科塔族穿越密苏里河。然而,1772年至1780年的大天花疫情摧毁了四分之三的部落。拉科塔族穿过河流进入高原较干燥的短草草原。 这些新住民是索恩族群,他们装备精良,而且越来越自信,因而迅速扩展。1765年,由酋长立熊领导的索恩探险与袭击队发现了布拉克山,然后是夏安族的领土。十年后,奥格拉拉族群和布鲁埃族群也渡过了河。1776年,拉科塔族击败了夏安族,夏安族早些时候从基奥瓦人手中夺取了该地区。夏安族接着向西迁移到保德河地区,[4]而拉科塔族则将布拉克山当作他们的家。

印地安和平委员会与北夏安和北阿拉帕霍的会议,在怀俄明州的拉勒米堡

在1804年至1806年的路易斯与克拉克远征期间,美国与拉科塔族的最初接触是相互对峙的。拉科塔族拒绝允许探险队继续前往上游,远征队准备要战斗,但未曾发生。[8]

在1823年的阿里卡拉战争英语Arikara War期间,拉科塔族的一些群组成为在密苏里州西部的印地安战争中帮助美国军队的第一批印第安人。[9]

1843年,南拉科塔族袭击了内布拉斯加州卢普河附近波尼族酋长蓝皮毛的村庄,杀死许多人,而且烧毁了一半的泥造棚屋。[10]下一次拉科塔族对波尼族进行如此严重的攻击,是1873年发生在里帕布利肯河附近的屠杀峡谷英语Massacre Canyon战争期间。[11]

1851年拉科塔条约领土(408、516、584、597、598及632区)

近半个世纪之后,在拉科塔族土地上未经许可建造了拉勒米堡英语Fort Laramie National Historic Site之后,1851年拉勒米堡条约英语Treaty of Fort Laramie (1851)协议保护俄勒冈小径上的旅客。夏安族和拉科塔族先前曾在争夺资源的竞争之下袭击了移民团体,因为有一些定居者侵占了他们的土地。[12]拉勒米堡条约承认拉科塔族对大平原的主权,以换取俄勒冈小径的自由通行,为了“只要河水流和老鹰飞”。

美国政府没有强制执行该条约的限制以防止未经授权的殖民。拉科塔族和其他部族袭击了开拓者甚至是移民火车,导致公众施压美国军队,要求惩罚敌人。1855年9月3日,美国将军威廉·S·哈尼英语William S. Harney领导的700名士兵为了报复格拉坦大屠杀英语Grattan massacre,袭击内布拉斯加州的拉科塔村庄,杀害了大约100名男女和儿童。随后发生了一系列短暂的“战争”,1862年至1864年,“1862年达科他战争英语Dakota War of 1862”所产生的明尼苏达州难民向西逃往蒙大拿州和达科他地区的盟友处。美国内战后增加的非法殖民再次引发战争。

拉科塔人认布拉克山是神圣的,反对在此采矿。在1866年至1868年间,美国陆军在越过美国堡垒的波兹曼小径上与拉科塔族及其盟友作战,以保护沿着小径旅行的矿工。 奥格拉拉酋长红云带领他的人民在红云战争英语Red Cloud's War中获胜。 1868年,美国签署了1868年拉勒米堡条约英语Treaty of Fort Laramie (1868),令布拉克山永远免受白人移居。四年后,那里发现了黄金,探矿者纷纷涌入该地区。

对殖民者和矿工的袭击被陆军指挥官乔治·阿姆斯壮·卡斯特中校等领导的军队撞见。菲利普·谢里登将军鼓励他的部队打猎并杀死水牛,以此作为“摧毁印第安人杂货店”的手段。[13]

结盟的拉科塔族和阿拉帕霍族,加上后来加入的北夏安族英语Northern Cheyenne Indian Reservation,共同参与了1860年以后的许多战争。1876年6月17日,他们在罗斯巴德战役面对乔治·克鲁克英语George Crook将军的军队,成功的打了一场拖延战,防止克鲁克锁定和攻击他们的营地。一周之后,他们在油腻草地战役(小大角战役)击败了美国第7骑兵团,战场是在1868年建立的乌鸦印第安保留区英语Crow Indian Reservation[14]卡斯特袭击一个由几个部落组成的营地,但其规模比他意识到的大得多。印地安联合部队由疯马酋长带领杀死258名士兵,歼灭了卡斯特全营,并造成该团50%以上的人员伤亡。

然而他们对美国陆军的胜利无法持续。美国国会授权拨款扩军2,500人。强化后的美国陆军在一系列战斗中打败拉科塔部队,最终在1877年结束了1876年大苏族战争英语Great Sioux War of 1876。拉科塔族最后被限制在保留区内,禁止捕猎水牛,并强迫接受政府分配的粮食。

奥格拉拉苏族部落旗帜

1877年,一些拉科塔族人签署了割让布拉克山给美国的条约;然而,这个条约的性质和它的过程是有争议的。实际上支持该条约的拉科塔领导人的数量是有高度争议。小幅度的冲突继续在布拉克山发生。14年后的1890年12月15日,坐牛立石保留区英语Standing Rock Indian Reservation被杀死。1890年12月29日,美国军队在在松树岭保留区英语Pine Ridge Indian Reservation发动伤膝河大屠杀,杀死拉科塔米尼孔朱族群酋长 斑鹿(又名大脚)及其族人。

今日,拉科塔族大多生活在南达科他州西部的五个保留区:

拉科塔族也住在蒙大拿州东北部的佩克堡印第安保留区英语Fort Peck Indian Reservation、北达科他州西北部的伯特霍尔德堡印第安保留区英语Fort Berthold Indian Reservation,并在加拿大的萨斯喀彻温省曼尼托巴省有几个小的印第安保留地。那是因为他们的祖先在明尼苏达或布拉克山战争期间逃到“祖母的(维多利亚女王的)土地”(加拿大)。

大批的拉科塔族人住在拉皮德城和布拉克山区的其他城镇,以及丹佛都会区。有一些拉科塔长老加入了无代表国家和民族组织(UNPO),寻求保护与承认他们的文化和土地权利。

独立运动

2007年12月20日,由美国印第安运动活动家罗素·米恩斯英语Russell Means领导的一小群人,以“拉科塔自由代表团”的名义,前往华盛顿特区宣布拉科塔苏族撤销与美国政府的所有条约。[15]这些活动家在任何民选的部落政府中都没有代表性,拉科塔族领导人发表了公开回应,以罗斯巴德拉科塔英语Rosebud Indian Reservation部落主席罗德尼·波尔多的话说,“我们不支持米恩斯和他的团队正在做的事,而且他们并未得到我所知道的任何部落政府的支持。他们不能代表我们发言。”[16][17]

米恩斯随后宣布“拉科塔共和国”是一个主权国家,在南达科他州、北达科他州、内布拉斯加州、怀俄明州和蒙大拿州拥有数千平方英里的产权。[18]该组织表示,他们不是为了或代表“由BIA或那些支持官方BIA体系的拉科塔人所设立的”部落政府。[19]

“拉科塔自由代表团”并未包括来自任何部落的任何民选领袖。[16][17]罗素·米恩斯曾经竞选过奥格拉拉苏族部落的主席,而且两次都被击败。几个部落政府-由部落自己选出-发表声明,使自己与独立宣言保持距离,有些人说他们正在密切关注独立运动。[16][17]没有民选的部落政府赞同这一宣言。[16][17]

参考资料

  1. ^ Pritzker, 328
  2. ^ 2.0 2.1 Pritzker 329
  3. ^ "Lakota Winter Counts." 互联网档案馆的存档,存档日期March 2, 2012,. Smithsonian National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Retrieved May 28, 2012.
  4. ^ 4.0 4.1 Liberty, Dr. Margot. Cheyenne Primacy: The Tribes' Perspective As Opposed To That Of The United States Army; A Possible Alternative To 'The Great Sioux War Of 1876'. Friends of the Little Bighorn. [January 13, 2008]. 
  5. ^ Bray, Kinglsy M."Teton Sioux: Population History, 1655–1881." Nebraska History. Summer, 1994, pp. 169, 175
  6. ^ [1]. Census.gov. Retrieved on May 4, 2016.
  7. ^ [2] 互联网档案馆的存档,存档日期May 2, 2016,.. Lakhota.org. Retrieved on May 4, 2016.
  8. ^ The Journals of the Lewis and Clark Expedition, University of Nebraska.
  9. ^ Meyer, Roy W.: The Village Indians of the Upper Missouri. The Mandans, Hidatsas, and Arikaras. Lincoln and London, 1977, p. 54.
  10. ^ Jensen, Richard E.: The Pawnee Mission, 1834–1846. Nebraska History, Vol. 75, No. 4 (1994), pp. 301–310, p. 307, column III.
  11. ^ Riley, Paul D.: The Battle of Massacre Canyon. Nebraska History, Vol. 54, No. 2 (1973), pp. 221–249.
  12. ^ Brown, Dee (1950) Bury My Heart at Wounded KneeMacmillan ISBN 0-8050-6669-1, ISBN 978-0-8050-6669-2
  13. ^ Winona LaDuke, All Our Relations: Native Struggles for Land and Life, (Cambridge, MA: South End Press, 1999), 141.
  14. ^ Kappler, Charles J.: Indian Affairs. Laws and treaties. Washington, 1904. Vol. 2, pp. 998–1004.
  15. ^ "Descendants of Sitting Bull, Crazy Horse break away from US" 互联网档案馆的存档,存档日期June 9, 2007,., Agence France-Presse news 互联网档案馆的存档,存档日期August 21, 2008,.
  16. ^ 16.0 16.1 16.2 16.3 Gale Courey Toensing. Withdrawal from US treaties enjoys little support from tribal leaders. Indian Country Today. January 4, 2008 [March 28, 2016]. (原始内容存档于May 4, 2016).  已忽略未知参数|df= (帮助)
  17. ^ 17.0 17.1 17.2 17.3 Lakota Sioux Have NOT Withdrawn From the US; in The Daily Kos; December 23, 2007; accessed March 28, 2016
  18. ^ Bill Harlan, "Lakota group secedes from U.S." 互联网档案馆的存档,存档日期August 23, 2009,., Rapid City Journal, December 20, 2007.
  19. ^ "Lakota group pushes for new nation", Argus Leader, Washington Bureau, December 20, 2007

参见

外部链接

  • NAHA – The Official Charity Helping The People Of The Lakota Sioux Tribes & Reservations on South Dakot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