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酬递减(英语:diminishing returns)亦称收益递减报酬递减法则收益递减法则(law of diminishing returns)[1]产量递减原则(principle of diminishing marginal productivity)[2]边际报酬递减边际收益递减(diminishing marginal returns)、边际报酬递减法则(边际回报递减定律)(law of diminishing marginal returns)[3]以及边际产量递减法则(principle of diminishing marginal productivity)等,在经济学中,指在投入生产要素后,每单位生产要素所能提供的产量增加发生递减的现象。

早期的经济学家,忽略了科学与技术的进步可以增加产量,认为在人口的增加下,随着边际报酬递减的影响,会发生人均产出持续下降,造成人类生活在痛苦的水平中,类似的理论在也应用在托马斯·马尔萨斯的著作《人口论》中。然而科学与技术的进步使得人类没有发生生产停滞的情况,甚至还抵过人口增加的影响,使人类的生活水平提高。[4]

历史

最早提出时间为1768年,古典经济学家安妮·罗伯特·雅克·杜尔哥(Anne Robert Jacques Turgot)认为,在符合古典经济学认为的最高产量条件(生产要素比例最适:不管增或减任一的生产要素都会导致产量的下降)的情况下,会有三阶段的变化。[5]

  • 阶段一:边际产量上升,平均产量上升;
  • 阶段二:边际产量递减,平均产量上升;
  • 阶段三:平均产量递减。

经济学家约翰‧海因里希冯·杜能托马斯·马尔萨斯大卫·李嘉图等人也对此也有所讨论,然而其中开始引起关注的是大卫·李嘉图托马斯·马尔萨斯间的讨论:[6]

  • 没有投入就没有产出,因此生产线由原点开始。
  • 生产要素初始投入时边际报酬最高。
  • 边际报酬持续递减。

而同样的概念也应用在托马斯·马尔萨斯其著作《人口论》提出的人口铁律(Iron Law of Population)中。[7]

分析

短期生产函数中Α点以右开始,出现边际报酬递减的情形。

边际报酬递减现象,在经济学的产量分析中出现,在此分析中,可分为发生于长期与短期两种不同的假设,而边际报酬递减则常出现于产量的短期分析中,长期分析则因科学与技术进步使生产效率改变,边际报酬也因此发生变化,无法确知影响。

然而在短期也因为生产技术的特性及配合资本投入量的多寡,很难有一个定论,仅能就实证惯律(empirical regularity)显示[8]。短期产量受到固定的生产要素以及变动的生产要素影响而发生变化,由于一开始时就有固定要素的存在,增加变动的生产要素会增加对固定的生产要素的使用效率,因此边际产量增加。然而增加到一定量后,由于受限于固定的生产要素的数量,再增加生产要素反而出现不效率,造成边际报酬递减。以左图的短期生产函数为例,边际产量(marginal product)在Α点达到最高点,然后开始递减(diminish),显示变动生产要素(variable factors)增加,但固定生产因素(fixed factors)所带来的产量增长因受限而下降。

参考文献

  1. ^ (law of diminishing returns).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Inc. [2012-02-16]. 
  2. ^ (principle of diminishing marginal productivity).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Inc. [2012-02-16]. 
  3. ^ 杨云明. 《个体经济学》. 智胜出版社. 
  4. ^ Early economists, neglecting the possibility of scientific and technical progress that would improve the means of production,.... Encyclopædia Britannica, Inc. [2012-02-16]. 
  5. ^ Anne Robert Jacques Turgot. 《Observations sur le mémoire de M. de Saint-Péravy en faveur de l’impôt indirect》. 1768. 
  6. ^ David Ricardo. An Essay on Profits. 1815. 
  7. ^ Thomas Robert Malthus. An Essay on the Principle of Population. London, England: J. Johnson. 1798. 
  8. ^ 张宝塔、蔡攀龙. 《个体经济学》: 333-33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