忻都蒙古语ᠾᠦᠨᠳᠣᠡᠨ鲍培转写hundun;生卒年不详),《高丽史》中又作忽敦,是元朝初年的一位将领,负责为元朝经略高丽,其在元朝征讨日本的战役中也扮演着重要角色。铁木哥斡赤斤六世孙。

忻都在1270年被忽必烈任命为凤州经略使,以防备在高丽发动叛乱三别抄军,并为进攻日本作准备。[1][2]1271年,三别抄军的首领裴仲孙请求以全罗道之地投降元朝,但被忻都拒绝了。不久忻都率忽林赤王国昌等部,联合高丽的金方庆部攻打三别抄军的根据地珍岛,一举夺下了该岛,杀死了裴仲孙及其拥立的承化侯王温,余党逃往耽罗高丽元宗欲让被三别抄军掳至珍岛的百姓回到故乡与家属团聚,忻都不听。最终在忽必烈的干涉下方才让这些人重返故乡。[3]

1273年,忻都率郑温洪茶丘等部攻打耽罗,一举歼灭三别抄军残余势力。[4]

1274年,忽必烈命令凤州经略使忻都、安抚高丽军民总管洪茶丘率一万五千人远征日本,史称文永之役[5]但最终元军因遭遇台风而全军覆没,忻都逃回高丽。

1277年,洪茶丘诬陷高丽官员金方庆谋反,忻都与洪茶丘逮捕金方庆及其子金忻。但后来被证明系被诬告,将其释放。

1280年,日本镰仓幕府杀死了元朝前往劝降的使者杜世忠等人,时任征东元帅的忻都请求再次征讨日本,但忽必烈下令暂缓。[6]同年高丽忠烈王到远元大都,提出高丽将以三万大军远征日本。于是忻都被任命为中书右丞,计划再征日本。[7]次年正月,忻都、洪茶丘率元军再次远征日本,史称弘安之役。但再次遭遇台风而全军覆没。

忻都是元朝负责监视和统治高丽的官员,因此高丽朝廷对其极为礼待,凡是议事的时候都坐在高丽国王的左边。其妻子都享受王族待遇。但是高丽王对忻都十分猜忌,试图削弱忻都的权力。忻都也对高丽国王此举十分不满,与高丽王的政见多有不和。[8]在诬陷高丽忠烈王所重用金方庆事件中,忻都逮捕金方庆,在其中起着重要作用。

家族

  • 子:琪(任高丽司空,娶安平公王璥女)[9]

脚注

  1. ^ 《元史·本纪七·世祖四》:(至元七年十一月)丁巳,敕益兵二千,合前所发军为六千,屯田高丽,以忻都及前左壁总帅史枢,并为高丽金州等处经略使,佩虎符,领屯田事。
  2. ^ 《高丽史·元宗世家》:(高丽元宗十二年)三月丙寅蒙古遣忻都及史枢等代阿海诏曰: “朕尝遣信使通谕日本不谓执迷固闭难以善言开谕此卿所知今将经略于彼敕有司发卒屯田用为进取之计庶免尔国他日转输之弊仍复遣使持书先示招怀卿其悉心尽虑裨赞方略期于有成以称朕意.” 又中书省移文曰:“钦奉帝旨以忻都史枢行经略司于凤州等处营军屯田所有屯田牛六千头除东京等处起遣一半余三千头令经略司受直王国和市外农器种子蒭秣之类及接秋军粮一就供给无致阙乏.”
  3. ^ 《高丽史·元宗世家》:(高丽元宗十二年八月)是月郑子玙还自蒙古中书省移文曰: “今奉圣旨自江华岛为贼人驱去百姓其父母妻子许令相认复旧除贼人家属奴婢分给战士外据珍岛元有百姓俱敎家属圆聚明白分付本国仍将珍岛百姓起移王京附近之地耕种安业.” 王乃谕元帅忻都令还胁从者忻都不听王遣印公秀如蒙古
  4. ^ 《元史·本纪八·世祖四》:(至元十年春正月)戊午,敕自今并以国字书宣命。命忻都、郑温、洪茶丘征耽罗。
  5. ^ 《元史·本纪八·世祖四》:(至元十一年三月)庚寅,敕凤州经略使忻都、高丽军民总管洪茶丘等将屯田军及女直军,并水军,合万五千人,战船大小合九百艘,征日本。
  6. ^ 《元史·本纪十一·世祖四》:(至元十七年二月)日本国杀国使杜世忠等,征东元帅忻都、洪茶丘请自率兵往讨,廷议姑少缓之。
  7. ^ 《元史·本纪一十一·世祖四》:(至元十七年八月)戊戌,高丽王王睶来朝,且言将益兵三万征日本。以范文虎、忻都、洪茶丘为中书右丞,李庭、张拔突为参知政事,并行中书省事。
  8. ^ 《高丽史·忠烈王世家》:(忠烈王四年六月)丁丑忻都奏帝曰: “高丽宰相多占匿民户免避赋役请禁之.” 又请罢诸领府为军帝曰: “汝与国王议奏耶.” 曰: “否” 帝不许. 忻都见王议其事王不对忻都颇愤恚.
  9. ^ 《高丽史·忠烈王世家》:(忠烈王三年六月)乙酉以忻都子琪守司空琪娶安平公女比宗室例授是职且不姓而名.

参考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