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滦矿务局,可以追溯至1878年的开平矿务局,是清末洋务运动中,北洋通商事务大臣李鸿章兴办的重要实业项目之一,总部大楼设于天津英租界咪哆士道(原开滦矿务局大楼在今天津市和平区泰安道5号)。兴办的目的主要是为了解决洋务运动中兴办的北洋海军轮船招商局煤炭供应问题。

历史

开平矿务局初始的体制为官督商办,1878年7月24日,开平矿务局正式在开平镇挂牌设局。矿务局负责人为曾任上海轮船招商局总办唐廷枢,他在天津、上海、香港等地招商集股,每股银100两,发行8000股,募得资金80万两。[1]开滦的唐胥铁路唐山开平—胥各庄)是中国第一条标准轨距铁路,“龙”号机车是中国建造的第一辆蒸汽机车。铁路刚建成时,曾被清廷以机车“震动陵寝”(指清东陵)为由,下令由驴马代替机车拖拉车辆。后来,在李鸿章邀请了一批皇亲贵胄们参观试坐后才获准正式运行。1881年开始产煤,当年产煤3613吨,1882年产量增加到38,383吨,1883年产煤75,317吨,1884年产煤179,225吨,1885年达到241,385吨,连续五年共产煤538,123吨。截至1899年共产煤527万多吨,盈利400多万两。[2]

1892年唐廷枢逝世,清廷任命满人江苏候补道张翼为开平矿务局总办。在八国联军之役中开平煤矿被俄军占领,张翼担心煤矿被没收作为战争赔款,1900年未经清廷准许将开平矿务局资产卖给英国公司以避免被没收。12月21日“开平矿务有限公司”(俗称“开平公司”)在英国伦敦注册。张翼指定严复梁诚二人为“中国董事会”成员。煤矿1901年转由开平公司经营,并发行股票筹资。参与的一位高级职员赫伯特·胡佛后来被选举为第三十一任美国总统[3][4][5]

1902年11月,开平公司由英人威英英语Trevredyn Rashleigh Wynne接替美国人杜根(John Howard Dugan)为总办,威英命令将矿场悬挂的清朝龙旗撤下,只挂英国国旗,引起中英间外交纠纷。直隶总督袁世凯表示公司是“中英合办”,理应悬挂两国国旗,英国公使萨道义回答:“开平公司已卖给英商,在英国注册,现属英国公司,并不是中外合办,断不能悬挂中国国旗”,并出示契约,清廷才知道公司已被卖给英商。[6][7]

1904年严复陪同张翼在伦敦提出民事诉讼,中方胜诉,但是法院没有判决契约无效,因此中方没有赢得实质权益。[4][5]

1906年,长芦盐运使周学熙袁世凯建议再办煤矿,目的是“抵开”、“收开”(抵制、收回开平煤矿)、“实力抵制,以为外交后盾”。1906年底袁世凯委派周学熙筹办。1908年5月“北洋滦州官矿有限公司”在天津成立,周学熙任公司总理。在开平煤田北部开办井田,矿区面积330方里,超过清朝《矿务章程》规定上限的10倍。总股本300万两,其中官股130万两,商股170万两。用西法建设了马家沟矿、赵各庄矿、陈家岭矿等14处矿井。1911年产煤53万吨。而同期英商开平煤矿产煤近150万吨。

在滦州煤矿筹建、建设、生产的全过程中,英商开平煤矿采取了外交手段、经济手段(煤价每吨从4.5元降价到1.8元倾销)以逼停滦州煤矿,但是无效,最后英商放弃了与滦州煤矿竞争。

1912年6月,英资“开平矿务有限公司”与“北洋滦州官矿有限公司”签订“联合”经营合同,联合设立中外合办的“开滦矿务总局”,总部设在天津。两矿作为有限公司独立存在。公司总股本2000万两,开、滦各半。红利开六滦四分配,超过30万磅则平分;以后新办产业的红利平分。[8]袁世凯儿子袁克定袁克桓曾先后担任公司的常务董事。

开滦煤矿在中国国内首次使用大型机械化方式挖掘,所出煤炭通过唐胥铁路和运河运至港口,再转海运。铁路蒸汽机车、转运港口和海运船队等都是开滦(及其前身开平)自行建造(或组建)并拥有的。成为当时名闻遐迩的“中国第一佳矿”。

1941年12月8日,日本发动太平洋战争当天,对开滦实行“军管理”。日本投降后,国民政府于1945年11月19日接收开滦,次日发还给开滦矿务总局。[9]

1948年12月1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占领唐山后,唐山市军管会派军代表进驻;1952年被收归国有中央企业,1998年8月下放河北省管理。1999年实行了国有独资公司制,更名为开滦(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由于开滦煤矿的发展,矿区周围逐渐出现了大量的工业企业,并进而形成了今天人口过百万的特大城市唐山市。而开滦建造的秦皇岛港,已成为一座大型港口和城市。

参见

参考文献

[10]

  1. ^ 开平矿务局与仁济和水火保险公司难解之缘
  2. ^ 中国第一佳矿——开平矿务局创建 Archive.is的存档,存档日期2016-10-17
  3. ^ 旧开滦的经理层设置及任职(二)[永久失效链接]
  4. ^ 4.0 4.1 Bertram Lenox Putnam Weale. The Coming Struggle in Eastern Asia. Macmillan and Company. 1908: 581–583. 
  5. ^ 5.0 5.1 马勇. 中英开平煤矿权利纠纷的再认识 (PDF). 中国社会科学院近代史研究所. 
  6. ^ 龙旗事件. [2016-10-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6-04). 
  7. ^ Ernest Mason Satow. The Diaries of Sir Ernest Satow, British Envoy in Peking (1900-06) - Volume One. Lulu.com. 2006年: 297–298. ISBN 978-1-4116-8804-9. (英文)
  8. ^ 河北大学硕士论文:《试论滦州、开平矿务公司的合并》作者:闫永增
  9. ^ 唐山档案馆藏珍档案:揭露日本侵略者侵占开滦恶行
  10. ^ 刘文. 唐山博物馆藏“CE&MCo”标识界桩初考. 文物春秋. 2019, (1): 72-76. doi:10.13635/j.cnki.wwcq.2019.01.010. 

外部链接

  • Ellsworth C. Carlson. The Kaiping mines (1877-1912).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57年. ISBN 978-0674497009. 
  • 胡佛总统厚积薄发在中国创业发财
  • 卖掉开平煤矿[失效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