孝定太后李氏
大明国慈圣皇太后
孝定太后
姓名 李氏
封号 孝定太后
位号 宫人→贵妃→皇太后
出生 1546年
逝世 1614年(67-68岁)
坟墓 明昭陵
亲属
父亲 武清侯李伟
母亲 夫人王氏
穆宗庄皇帝朱载垕
夫之父 世宗肃皇帝朱厚熜
夫之母 孝恪皇后杜氏
兄弟 ①哥哥:中军都督府左都督李文全[1]
②哥哥:荣禄大夫中军都督府左都督李文贵[1][2]
③不详:御马监太监李某[1]
同胞姊妹 ①妹妹:陈胤征妻李氏[1]
其他亲属 侄子李铭诚[注 1]、李诚钺、李诚矿、李诚锡

孝定太后(1546年-1614年)李氏,名不详,北直隶通州漷县人,祖籍山西平阳府翼城县[1]明穆宗贵妃明神宗母亲。明朝最后一位皇太后。因笃信佛法,又自称九莲菩萨

生平

武清侯李伟之女,嫡母或生母王氏[注 2][1]。根据其父亲李伟行状[1],李氏生于嘉靖丙午(1546年)冬十一月。庚戌(1550年)秋,“虏闯近郊畿辅戒严”。她随家人迁居北京,后入裕王府,具体时间无记载[3]裕王朱载垕即为日后的明穆宗。李伟行状指李氏最初为裕王妾室[注 3],然据《明史》中李氏传记记载[4],她初为王府[注 4]宫人入宫时十五岁。李氏因长相妩媚动人,美貌聪颖,被裕王朱载垕看中,纳为妾室[来源请求]

李氏在裕王府的生活细节无记载,仅知在1563年,李氏生裕王第三子朱翊钧,即明神宗。1565年,生裕王第三女朱尧娥。1566年,丈夫裕王朱载垕即位,是为明穆宗。第二年(1567年3月),李氏生穆宗第四女朱尧媖。同年三月,封为贵妃。隆庆二年(1568年),生次子朱翊镠,同年,其子朱翊钧被立为皇太子。1573年,生幺女朱尧媛。李氏生下二子三女,为穆宗妻妾之中生育最多之人,但地位在李贵妃之上的陈皇后,只生有太和公主,却早殇,陈皇后因无子多病,长期失宠,仅仅没有正式被废而已,与年轻美貌又儿女双全的李贵妃是无法相比的。仅管如此,李贵妃并没有恃宠而骄,反而对陈皇后恭让有礼,相处融洽。

1572年,穆宗逝世,其子朱翊钧即位,上尊号曰慈圣皇太后。本来旧时的制度,天子立,尊皇后为皇太后,如果先皇后不是新任皇帝的生母,则同时尊生母为太后,而给先皇后加上徽号以示区别。而在这时,太监冯保欲讨李贵妃欢心,跟大学士张居正说起并尊,张居正上议,尊陈皇后仁圣皇太后,李贵妃为慈圣皇太后,从此嫡庶无区别矣,这时李太后才二十八岁。陈太后住在慈庆宫,李太后则住在慈宁宫。张居正又请李太后视皇帝起居,因而太后徙居乾清宫

由于神宗即位时年纪尚幼,由母亲李太后代为处理朝政,而李太后是少有的精明强干的女人,有识人之明,并没有野心和权欲,万历初期,重用张居正冯保,综核名实,几于富强,太后之力居多。太后父李伟封武清伯。李太后也从不会纵容自己亲属胡作非为,家人尝有过,命中使出数之,而抵其家人于法。太后对官员颇宽容,御史曹学程曾经得罪万历帝,差点被处死,太后得知学程之母甚老,于是帮学程向皇帝求情,才没被杀,但入狱十年。

李太后出身小商之家,有贪财好利的习性[来源请求],万历日后怠于朝政而勇于敛财,可能是受其母的影响,潜移默化地万历皇帝也继承了他生母李太后的这一个恶习,慈圣皇太后把这一股气息带进紫禁城,也灌输到神宗的基因[来源请求]。明朝的皇帝,只有神宗嗜利,万历帝对李太后表示:“年来无耻臣僚,尽货以献张、冯二家。”李太后不置可否,也让皇帝有十足的把握去抄张居正的家。

李太后是个端正严谨的女人,教导神宗颇为严格。小皇帝犯错,太后召他长跪,历数其过,有一次甚至几乎要将神宗废位,万历六年(1578年),神宗大婚,太后遂返回慈宁宫。六年三月,加尊号曰慈圣宣文皇太后。万历十年,加尊号曰慈圣宣文明肃皇太后。万历十二年,与陈太后一同谒山陵。同年患眼疾而不愈,陕西汉中府洋县智果寺僧人智果治疗有功,神宗朱翊钧为表谢意,于十四年颁施藏经678函(6780卷),并赐金命太监会同汉中府知府田礼门,修建藏经楼一座,御书“敕赐智果寺”敕额一面[5]

万历二十九年(1601年),加尊号曰慈圣宣文明肃贞寿端献皇太后。万历三十四年(1606年),加尊号曰慈圣宣文明肃贞寿端献恭熹皇太后。万历四十二年二月崩(1614年),上尊谥曰孝定贞纯钦仁端肃弼天祚圣皇太后,合葬昭陵,别祀崇先殿

国本之争

明神宗曾经一时意乱情迷而临幸了李太后的宫女王氏,王氏受孕后,神宗非常后悔。太后召问神宗,神宗起先不承认是他的作为,太后命人取《内起居注》查看,神宗至此方勉强承认,并被迫封王氏为恭妃。当时宫中称宫女为“都人”,神宗因此称王氏之子朱常洛为“都人子”,不喜欢常洛。由于李太后出身也是“都人”,太后大怒,骂神宗:“尔亦都人子!”神宗惶恐,跪在地上叩首请罪,不敢起立[6]

王氏颇不得宠,神宗宠爱的郑贵妃生子朱常洵,于是神宗有意立朱常洵为太子,郑贵妃与支持常洛的群臣互相倾轧,是为国本之争,神宗在大臣逼迫下只好立常洛为太子,常洵为福王,封地洛邑。群臣想要让福王赶紧到封邑去,避免留在北京,但郑贵妃不愿意,说要留福王在北京,等明年李太后生日的时候,好为李太后祝寿。李太后讽刺地说:“那我儿子潞王是不是也留在北京,等著为我庆生?”郑贵妃只好打消念头[7]

奇闻

有一次李太后患了目疾,女医师刘氏、彭金花进宫为李太后治病,太后封彭金花为“夫人”。当时,彭金花已经怀孕,宫中规定孕妇绝对不可入宫,避免把外人之子,谎称为皇帝所生的皇子。彭氏贪恋富贵,为了继续入宫治疗太后而不肯说实话。到了临产的时候,彭金花产下男婴,但心虚,当晚就将男婴扔进溺器中溺毙。宫人们将此事奏告神宗,准备重罚彭氏,但太后怜其辛劳,只是将彭氏发配于礼仪房,并鞭刑三十逐出皇宫,将死婴遗弃于北安门外。以后凡是女官入宫都要由接生婆和收生婆再三检验。此事发生后没多久李太后就去世了。

根据《明史》记载,崇祯帝曾经将曾祖母李太后的侄孙李国瑞(其兄李文全之孙)收狱毙死。不久,崇祯帝第五子朱慈焕五岁病死,临终前,说:“九莲菩萨说,皇帝待外戚不好,将要使每个皇子都年少而亡。”这位九莲菩萨就是已经去世的崇祯帝曾祖母李太后。因为李太后笃信佛教,在宫中的画像,都端坐九莲宝座之上,人称“九莲菩萨”[8]

备注

  1. ^ 李伟行状称诚铭。
  2. ^ 李伟行状称李伟“配王氏封夫人”,当是李太后母。
  3. ^ 李伟行状称李氏“俪庄皇帝裕邸”。
  4. ^ 明代王府亦置宫人

参考文献

  1. ^ 1.0 1.1 1.2 1.3 1.4 1.5 1.6 焦太史编辑《国朝献征录·卷之三》○武清侯赠太傅安国公谥庄简李公行状(王家屏撰)
  2. ^ 2007年北京发现的太后二哥李文贵的墓志称“公生于嘉靖壬寅年三月初十日”,即1542年。
  3. ^ 明史·列传第一百八十八·外戚》李伟,字世奇,漷县人,神宗生母李太后父也。儿时嬉里中,有羽士过之,惊语人曰:“此儿骨相,当位极人臣。”嘉靖中,伟梦空中五色彩辇,旌幢鼓吹导之下寝所,已而生太后。避警,携家入京师。居久之,太后入裕邸,生神宗。隆庆改元,立皇太子,授伟都督同知。神宗立,封武清伯,再进武清侯。太后能约束其家,伟尝有过,太后召入宫切责之,不以父故骫祖宗法。以是,伟益小心畏慎,有贤声。万历十一年卒,赠安国公,谥庄简。子文全嗣侯,卒......
  4. ^ 明史·卷一百十四·列传第二》孝定李太后,神宗生母也,漷县人。侍穆宗于裕邸。隆庆元年三月封贵妃。生神宗。即位,上尊号曰慈圣皇太后。旧制:天子立,尊皇后为皇太后,若有生母称太后者,则加徽号以别之。是时,太监冯保欲媚贵妃,因以并尊风大学士张居正下廷臣议,尊皇后曰仁圣皇太后,贵妃曰慈圣皇太后,始无别矣。仁圣居慈庆宫,慈圣居慈宁宫。居正请太后视帝起居,乃徙居乾清宫。 太后教帝颇严。帝或不读书,即召使长跪。每御讲筵入,尝令效讲臣进讲于前。遇朝期,五更至帝寝所,呼曰“帝起”,敕左右掖帝坐,取水为盥面,挈之登辇以出。帝事太后惟谨,而诸内臣奉太后旨者,往往挟持太过。帝尝在西城曲宴被酒,令内侍歌新声,辞不能,取剑击之。左右劝解,乃戏割其发。翼日,太后闻,传语居正具疏切谏,令为帝草罪己御札。又召帝长跪,数其过。帝涕泣请改乃已。六年,帝大婚,太后将返慈宁宫,敕居正曰:“吾不能视皇帝朝夕,先生亲受先帝付托,其朝夕纳诲,终先帝凭几之谊。”三月加尊号曰宣文。十年加明肃。十二年同仁圣太后谒山陵。二十九年加贞寿端献。三十四年加恭熹。四十二年二月崩,上尊谥曰孝定贞纯钦仁端肃弼天祚圣皇太后,合葬昭陵,别祀崇先殿。 后性严明。万历初政,委任张居正,综核名实,几于富强,后之力居多。光宗之未册立也,给事中姜应麟等疏请被谪,太后闻之弗善。一日,帝入侍,太后问故。帝曰:“彼都人子也。”太后大怒曰:“尔亦都人子!”帝惶恐,伏地不敢起。盖内廷呼宫人曰“都人”,太后亦由宫人进,故云。光宗由是得立。群臣请福王之藩,行有日矣,郑贵妃欲迟之明年,以祝太后诞为解。太后曰:“吾潞王亦可来上寿乎!”贵妃乃不敢留福王。御史曹学程以建言论死。太后怜其母老,言于帝,释之。后父伟封武清伯。家人尝有过,命中使出数之,而抵其家人于法。顾好佛,京师内外多置梵刹,动费钜万,帝亦助施无算。居正在日,尝以为言,未能用也。
  5. ^ 智果 Archive.is的存档,存档日期2015-01-14洋县地情网
  6. ^ 明史·卷一百十四·列传第二》孝定李太后,神宗生母也......光宗之未册立也,给事中姜应麟等疏请被谪,太后闻之弗善。一日,帝入侍,太后问故。帝曰:“彼都人子也。”太后大怒曰:“尔亦都人子!”帝惶恐,伏地不敢起。盖内廷呼宫人曰“都人”,太后亦由宫人进,故云。光宗由是得立。
  7. ^ 明史·卷一百十四·列传第二》群臣请福王之藩,行有日矣,郑贵妃欲迟之明年,以祝太后诞为解。太后曰:“吾潞王亦可来上寿乎?”
  8. ^ 《明史·卷一百二十》

延伸阅读

  • 陈玉女:〈明万历时期慈圣皇太后的崇佛-兼论佛、道两势力的对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