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文越飞宣言》,简称《孙越宣言》,是孙中山苏联外交部副部长越飞1923年1月16日于上海见面,商谈中俄两党合作问题后,于1923年1月26日所共同发表之宣言。主要内容包括共同努力促成中国统一,而强调共产主义苏维埃制度不适用于中国,并同意苏联无意进行帝国主义侵略下让苏军继续留驻外蒙古,且不允许外蒙古以独立国名义参与中苏会谈。[1]但事实上,苏联在当时已于外蒙古驻军,私设关卡,侵害中蒙商民。《宣言》表明孙中山开始放弃对帝国主义的幻想,为国共第一次合作奠定基础。[2]

《孙越宣言》共四条。首条称,要共同努力促成中国的统一,而强调共产主义和苏维埃制度在当时尚不适用于中国。次条,越飞重申,苏联准备及愿意放弃沙俄时代对中国一切不平等条约,另行商议订立新约。第三条,关于当时中东铁路管理问题。第四条,越飞重申,苏联无意令外蒙古独立于中国之外。

背景

该宣言背景是,孙中山在第二次护法失败后被迫离开广东,居住在上海,试图获得苏联援助,以利于中国国民党改组及将来北伐统一工作。而苏联亦希望联合中国国民党,来促成中国革命,于是由驻华全权代表越飞到上海与孙中山会面,后发表此宣言。此发表宣言之后,在苏联和共产国际努力游说下 ,促成第一次国共合作

中文版全文

越飞

越飞君此次在沪,曾与孙逸仙博士会谈数次,关于中俄关系各重要事件,意见一致,而下列数端尤著:

  1. 孙逸仙博士认为共产组织甚至苏维埃制度,事实上均不能引用于中国,因中国并无可使此项共产主义或苏维埃制度可以成功之情形存在之故。此项见解,越飞君完全同意,且以为中国最重要最迫急之问题乃在民国的统一之成功,与完全国家的独立之获得。关于此项大事业,越飞君并向孙博士保证,中国当得俄国国民最挚烈之同情,且可以俄国援助为依赖。
  2. 为明了此等地位起见,孙逸仙博士要求越飞君,再度切实声明,一九二零年九月二十七日俄国对中国通牒中所列举之原则。越飞君当即重行确认此等原则,并向孙博士切实宣称:俄国政府准备且愿意根据俄国抛弃帝制政府时代对华一切条约及强索权利之基础,另行开始中俄交涉。上述各条约中,包括关于中东路之各项条约及协定在内。(关于此路之管理,上述通牒中第七条,曾特别叙述之。)
  3. 因承认全部中东铁路问题,只能于适当之中俄会议始克满意解决。故孙逸仙博士以为,目前的实际情况,宜于该路之管理上觅一相当办法,且与越飞君同意现行铁路管理办法,只能由中俄两国政府不加成见,协商暂时改组,但不得损害两方之真实权利与特殊利益。同时,孙逸仙博士以为,此点应与张作霖将军商洽。
  4. 越飞君向孙博士切实宣称:(孙博士对于此层,完全满意。)俄国现政府,决无,亦从无欲在外蒙实施帝国主义政策,或使其脱离中国之意与目的。孙博士因此以为,俄国军队不必立时由外蒙撤退,缘为中国实际利害与必要计。中国北京现政府庸弱无能,无力防止因俄兵撤退后,白俄反对赤俄之阴谋与抵抗行为之发生,而酿成一种较目下尤为严重之局面。

越飞君与孙逸仙博士以最亲挚有之情形相别,彼将于离日本之际,重来南方,然后赴北京。

一九二三年一月二十六日 上海
(孙逸仙、越飞签字)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孙文越飞宣言

参见

文献

  1. ^ 孙中山研究论丛 第4卷. Google图书. 
  2. ^ 历史因何选择了中共?. 人民网. 2011年10月0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