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孝武帝
统治 372年9月12日-396年11月6日
出生 362年
逝世 396年11月6日
安葬
隆平陵
全名
司马曜
年号
宁康:373年-375年
太元:376年-396年
谥号
孝武皇帝
庙号
烈宗[1]
政权 晋朝东晋

晋孝武帝司马曜(362年-396年11月6日),昌明东晋的第九个皇帝,在位时间是372年至396年。他是晋简文帝的第三个儿子晋安帝晋恭帝的父亲,母李陵容

生平

晋孝武帝四岁时被封为会稽王,372年9月12日被立为太子,同日晋简文帝逝,继位时年仅十一岁。次年年号宁康,由太后摄政

恢复皇室权威

14岁时(376年)开始亲政,改年号为太元。当年他改革税收,放弃以田地多少来收税的方法,改为王公以下每人收米三,在役的人不交税。此外他在位期间大力加强皇帝的权力和地位,史载他“威权己出”,扭转了东晋自晋明帝死后皇权旁落的局面。

383年前秦进攻东晋,试图消灭长年偏安的东晋,结果在淝水之战中,晋军大胜。

大举北伐

淝水之战前后的南北形势图,图中黑线为淝水之战之前双方实际控制区域分界线,红线为387年北伐胜利到399年南北实际控制区域分界线,东晋大举收复失地,北伐成功为日后南北朝巩固南朝统治的基础。

384年后,晋孝武帝趁著前秦崩解的契机北伐,陆续收复了黄河以南的所有领土(包含河南洛阳山东半岛),甚至刘牢之一度占领河北邺城。这使得390年代的东晋版图,达到了自东晋开始以来的最大值[注 1]。但是连年征战,遽增的兵役赋税使人民痛苦难当,既疲又怨[2]

晋孝武帝即位初期由于税赋改革与谢安当国,被称为东晋后期的复兴;但是谢安死后司马道子当国,以及晋孝武帝北伐成功后开始嗜酒,“醒日既少”,连带导致“刑网峻急,风俗奢宕”的不良政风[3]

被后宫所杀

396年11月6日,晋孝武帝由于对他当时宠信的张贵人开玩笑说:“你已经快要三十岁了,按年龄应该要被废弃了”,导致当晚张贵人一怒之下在清暑殿杀了他,享年34岁[4]。11月30日,葬于今江苏南京隆平陵

性格特征

孝武帝自幼年聪颖,他十岁时父亲简文帝崩逝,但他到了下午仍不去父亲遗体旁哭丧,侍从劝告他应按照礼节哭丧,他却回答说:“哀痛时就是哭丧的最好时机,哪里需要被常规礼节束缚呢?”宰相谢安对他的清谈义理颇为赞叹,认为他所掌握的精微义理,不下于其父简文帝。孝武帝亲政后将治国大权收归己手,很有君主的才干器量。但他年长后沉溺于酒色之中,将政务细节交给位居宰相的弟弟司马道子,常与道子一同饮酒酣歌。他晚年更通宵饮酒而睡到大白天,因此少有白日清醒的时刻。周遭缺乏刚正的大臣规劝,因此没法改正嗜酒缺失。[5][6][7]

评价

  • 唐代房玄龄于《晋书》评论说:“太宗晏驾,宁康(按:以年号代称晋孝武帝)纂业,天诱其衷,奸臣自陨,于时西逾剑岫而跨灵山,北振长河而临;荆、吴战旅,啸吒成云;名贤间出,旧德斯在:谢安可以镇雅俗,彪之足以正纪纲,桓冲之夙夜王家谢玄之善料军事。于时上天乃眷,强氐自泯。五尺童子,振袂临江,思所以挂旆天山,封泥函谷;而条纲弗垂,威恩罕树,道子荒乎朝政,国宝汇以小人,拜授之荣,初非天旨,鬻刑之货,自走权门,毒赋年滋,愁民岁广。是以闻人、许荣驰书诣阙[注 2],烈宗知其抗直,而恶闻逆耳,肆一醉于崇朝,飞千觞于长夜。虽复‘昌明’表梦,安听神言?[注 3]金行颓弛,抑亦人事,语曰‘大国之政未陵夷,小邦之乱已倾覆’也。属苻坚百六之秋,弃肥水之众,帝号为 ‘武’,不亦优哉!”
  • 唐代某贵族“公子”[注 4]虞世南的对话:“公子曰:‘(东晋)中兴之政,咸归大臣,唯孝武为君,威福自己,外摧疆寇,人安吏肃。比于明帝,功业何如?’先生(虞世南)曰:‘孝武克夷外难,乃谢安之力也,非人主之功。至于委任会稽,栋梁已挠,作镇,乱阶斯起[注 5],昌明之谶,乃验于兹。加以末年沉晏,卒致倾覆,比踪前哲(按:前哲指晋明帝),其何远乎?’”[8]

家世

皇后

妃嫔

  • 张贵人
  • 陈归女 淑媛,后追封为德皇太后,生晋安帝司马德宗、晋恭帝司马德文。

儿子

  1. 晋安帝司马德宗
  2. 晋恭帝司马德文

注释

  1. ^ 东晋的版图,一直到417年刘裕北伐后秦,才被占领关中刘裕给超越
  2. ^ 《晋书‧司马道子传》:于时朝政既紊,左卫领营将军会稽许荣上疏曰:“今台府局吏、直卫武官及仆隶婢儿取 母之姓者,本臧获之徒,无乡邑品第,皆得命议,用为郡守县令,并带职在内,委事于小吏手 中;僧尼乳母,竞进亲党,又受货赂,辄临官领众。无卫霍之才,而比方古人,为患一也。臣闻佛者清远玄虚之神,以五诫为教,绝酒不淫。而今之奉者,秽慢阿尼,酒色是耽,其违二 矣。夫致人于死,未必手刃害之。若政教不均,暴滥无罪,必夭天命,其违三矣。盗者未必 躬窃人财,江乙母失布,罪由令尹。今禁令不明,劫盗公行,其违四矣。在上化下,必信为本。昔年下书,敕使尽规,而众议兼集,无所采用,其违五矣。尼僧成群,依傍法服。五诫粗法,尚不能遵,况精妙乎!而流惑之徒,竞加敬事,又侵渔百姓,取财为惠,亦未合布施之道也。”又陈“太子宜出临东宫,克奖德业”。疏奏,并不省。中书郎范甯亦深陈得失,帝由是渐不平于道子,然外每优崇之……道子既为皇太妃所爱,亲遇同家人之礼,遂恃宠乘酒,时失礼敬。帝益不能平,然以太妃之故,加崇礼秩。博平令吴兴闻人奭上疏曰:“骠骑咨议参军茹千秋协辅宰相,起自微贱,窃弄威权,衒卖天官。其子寿龄为乐安令,赃私狼藉,畏法奔逃,竟无罪罚,傲然还县。又尼姏属类,倾动乱时。谷贱人饥,流殣不绝,由百姓单贫,役调深刻。又振武将军庾恒鸣角京邑,主簿戴良夫苦谏被囚,殆至没命。而恒以醉酒见怒,良夫以执忠废弃。又权宠之臣,各开小府,施置吏佐,无益于官,有损于国。”疏奏,帝益不平,而逼于太妃,无所废黜。
  3. ^ 《晋书‧孝武帝纪》:初,简文帝见谶云:“晋祚尽昌明。”及帝之在孕也,李太后梦神人谓之曰:“汝生男,以‘昌明’为字。”及产,东方始明,因以为名焉。简文帝后悟,乃流涕。及为清暑殿,有识者以为“清暑”反为“楚”声,哀楚之征也。俄而帝崩,晋祚自此倾矣;《晋书‧安帝纪》:初谶云“昌明之后有二帝”,刘裕将为禅代,故密使王韶之缢(安)帝而立恭帝,以应二帝云。
  4. ^ 学者李锦绣怀疑此公子实指唐太宗,陈虎则认为就是太宗无误,不过是登基前的秦王李世民与虞世南的对话纪录,见李锦 绣:〈读敦煌P2636《帝王略论》文书札记〉,《论史传经》(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4)、(唐)虞世南撰、陈虎译注,《帝王略论》(北京:中华书局,2008)卷一
  5. ^ 《资治通鉴》卷107:琅琊王道子恃宠骄恣、侍宴酣醉,或亏礼敬。帝益不能平。欲选时望为藩镇以潜制道子,问于太子左卫率王雅曰:“吾欲用王恭、殷仲堪何如?”雅曰:“王恭风神简贵,志气方严;仲堪谨于细行,以文义著称。然皆峻狭自是,且干略不长;若委以方面,天下无事,足以守职,若其有事,必为乱阶矣!”帝不从。

参考文献

引用

  1. ^ 晋书》未载,《晋中兴书》辑本〈清暑〉条:“烈宗起清暑殿。识者曰:‘清暑反语楚声也。为殿以酸楚之声为号,非吉祥也。’顷烈宗崩,桓玄自号楚。”可证孝武帝庙号烈宗。
  2. ^ 《晋书·孝武帝纪》:“毒赋年滋,愁民岁广”;《晋书:志十五》:“自(太元)八年(383年)破苻坚后,有事中州,役无宁岁,愁怨之应也……(太元)十三年(388年)十二月,涛水入石头,毁大航,杀人。明年,慕容氏寇扰司兖,镇戍西北,疲于奔命,愁怨之应也……十五年(390年)七月,沔中诸郡及兖州大水。是时缘河纷争,征戍勤瘁之应也……十七年六月甲寅,涛水入石头,毁大航,漂船舫,有死者。京口西浦亦涛入杀人。永嘉郡潮水涌起,近海四县人多死。后四年帝崩,而王恭再攻京师,京师亦发众以御之,兵役频兴,百姓愁怨之应也。”
  3. ^ 《晋书·姚兴载记》:京兆韦华、谯郡夏侯轨、始平庞眺等率襄阳流人一万叛晋,奔于兴。兴引见东堂,谓华曰:“晋自南迁,承平已久,今政化风俗何如?”华曰:“晋主虽有南面之尊,无总御之实,宰辅执政,政出多门,权去公家,遂成习俗。刑网峻急,风俗奢宕。自桓温、谢安已后,未见宽猛之中。”
  4. ^ 《晋书·卷九》载: 秋九月庚申,帝崩于清暑殿,时年三十五......时张贵人有宠,年几三十,帝戏之曰:‘汝以年当废矣。’贵人潜怒,向夕,帝醉,遂暴崩。
  5. ^ 《晋书:孝武帝纪》:帝幼称聪悟。简文之崩也,时年十岁,至晡不临,左右进谏,答曰:“哀至则哭,何常之有?”谢安尝叹以为精理不减先帝。既威权己出,雅有人主之量。既而溺于酒色,殆为长夜之饮。末年长星见,帝心甚恶之,于华林园举酒祝之曰:“长星,劝汝一杯酒,自古何有万岁天子邪!”太白连年昼见,地震水旱为变者相属。醒日既少,而傍无正人,竟不能改焉。
  6. ^ 《魏书:僭晋司马昌明传》:是时(384年),昌明年长,嗜酒好内,而昌明弟会稽王道子任居宰相,昏醟尤甚,狎昵谄邪。于时尼娼构扇内外,风俗颓薄,人无廉耻……初,昌明耽于酒色,末年,殆为长夜之饮,醒治既少,外人罕得接见,故多居内殿,流连 于樽俎之间。
  7. ^ 《晋书:司马道子传》:于时孝武帝不亲万机,但与道子酣歌为务,姏姆尼僧,尤为亲昵,并窃弄其权。凡所幸接,皆出自小竖。郡守长吏,多为道子所树立。既为扬州总录,势倾天下,由是朝野奔凑。 中书令王国宝性卑佞,特为道子所宠昵。官以贿迁,政刑谬乱。又崇信浮屠之学,用度奢侈,下不堪命。太元以后,为长夜之宴,蓬首昏目,政事多阙。
  8. ^ 《唐文拾遗》卷十三;亦收入(唐)虞世南撰、陈虎译注,《帝王略论》(北京:中华书局,2008),页128
  9. ^ 《晋书·卷十九·志第九》:元帝既即尊位,上继武帝,于元为祢,如汉光武上继元帝故事也。

来源

书籍
晋孝武帝
东晋
出生于:362年逝世于:396年
统治者头衔
前任:
晋简文帝
司马昱
(父亲)
晋朝皇帝
372年-396年
继任:
晋安帝
司马德宗
(长子)
中国南部君主
372年-396年